Archive | 七月 2014

Let’s talk about MacDonalds’

咁我呢D懶係事事關心的,就梗係喺呢D時候抽下水啦…唔係等幾時呢?再講,我真係有心經營下個BLOG,想谷個VIEW RATE,就唯有講下人人都關心的至HIT題目,做一做東張西望吧!(前幾個講音樂睇書呀咁,令到收看率仆直,才出此下策)

自從JAMIE OLIVER開晒鑼鼓指控老麥用豬狗都唔會食的肉做扒俾人食後,又加埋單野燒到香港後,新聞封面見得最多,唔係D唔食得人的豬哨製作圖(我好奇怪點解唔係),唔係老麥的銷售量改變,(Maybe we all know that the recent drop will be nothing more than a blip and then rising as normal shortly afterwards),都唔係老麥的真正老板(好似有巴郡份),而係一個人稱香港老麥一姐,FACEBOOK照舊有人聲討,甚麼措辭強硬,死不悔改。甚至有人把佢同馬賽比較,點解受害者的要道歉,害人的點解唔洗云云。

姑且不談消費者的責任(如:你買8蚊個包又漢堡又CHEESEY又菜咁,隔離美心個空心包入面乜都有都要賣4個半,你唔係天真嬌的以為D肉冇在成本上做過手腳吧),我反而在想,在公司,以至一姐的角度,佢全力去撐公司,反而道德的表現。喺度我講吓一個精彩的政治社會學者,1920年代的意大利共黨領袖ANTONIO GRAMSCI。佢講過社會為何需要道德,或社會點解要有一套我們所認知的道德,如:要努力讀書工作,不赴厚望。受人二分四就有責任為公司躹躬盡粹。要敬業樂業。。。他提到一切的道德規模是當權者集團(政治體加控制經濟的集團的聯盟,你們現在稱的所謂霸權 HEGEMONY)為了確保社會生產力而慢慢產生。霸權會由政治經濟慢慢申延到決定人才的選拔、學校的教程、民間組織的關注議題、文化價值、以至特定的人生價值觀。(好恐怖吧!你現在抬頭看一看香港?看一看最新的簽名數字?對經濟崩潰的歇斯底里式的恐懼?對單元式的穩定和諧繁榮的義不容辭?用見鬼一的說法,一件事恐怖,因為它就發生在你身邊而你平時又冇細心留意)

那一姐的表現其實在這企業文化下的正常表現,我做得呢個位,我收呢個人工,就梗係撐公司撐到底的。莫非要向你跪係度講對唔住,然後加句其實我平時都唔敢食老麥的才可以?至於是不是助紂為虐,支持暴政,呢個真係觀點與角度的問題。在資本主義已固化的香港,所謂的助紂為虐是否就是不道德亦值得商榷(紂王俾助年薪二三百萬你,叫你去維持治安,維護繁榮穩定,捍衛市民廣泛認同的核心價值,你唔係唔做下話?)

我無意得罪任何人,這只是我自我思想訓練,去探討道德為何物。如認為有些少冒犯,只可說大家都只是一隻棋,自我本似有還無,無謂咁上心,送首歌俾努力工作的大家:

Let’s talk about 金鋼圈

主場收皮了。不過對我而言無所謂。~我都唔睇香港報紙既!~(這句我自從加入政府後經、常掛在嘴邊)。再講,相比起輔仁和獨媒,主場只是一份 magazine news for bourgeoisie totally out of touch of the mass。少左主場,無減港人的思想啓蒙,沒大不了。

蘋果被人抽廣告那天,部分港人大呼新聞自由已死。中央用高強度的經濟政治力量去逼迫緊剩的代表港英式自由民主派報。~係咩?一早預左啦!~(這句我自從加入政府後經、常掛在嘴邊)。再講,蘋果只遲英國daily mail的垃圾gossip nonsense。我早就冇再睇了,沒大不了。

明報被人搞了!部分港人又呼前所未有的威嚇。~係咩?一早預左啦!~(這句我自從加入政府後經、常掛在嘴邊)。再講,明報一向都是左右逢源扮中立的窩囊廢,我一向都唔睇的,沒大不了。

特首高調的傾斜一方的政治立場了。去支持把佔中和暴力被刻意混淆的簽名大行動。~係咩?一早預左啦!~(這句我自從加入政府後經、常掛在嘴邊)。再講,如果港人認為特首的行為,一方的厚顏無恥,是香港前所未見,你們就要有心理準備,在中央對香港加強攻勢,更多前所未見的事都會出現。沒大不了。

白皮書,律師公會,前律政師⋯對我而言我都是~係咩?一早預左啦!~(這句我自從加入政府後經、常掛在嘴邊)。沒大不了。

早在2013年的教會生日分享,我講入到政府是神的恩典那當刻,腦內就響起了一個懸念—是否也是魔鬼的誘惑?

見證著自己對香港事的反應的轉變,我看到的,不是恩亦不是惑,而是西遊的金鋼圈。原本一個天不怕地不怕的,跟佛祖挑機,大鬧天宮的齊天大聖,因為五百年的石壓,甘願戴上金光圈。去做世人認為洗心革面的事,濟世助人,逐妖除邪。看到任何想憤怒的事,心生嗔時,腦內即響起緊箍咒,口中即響起這話

~係咩?一早預左啦!~

何其頓悟

一樣送兩道歌:

http://www.youtube.com/watched?v=5sMrxU87JAI

/http://www.youtube.com/watched?v=OF5L-934cZk

以上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那人的軟弱,愧對同志。

Let’s talk about intuition

 

上星期日教會講解intuition為主要認識世界渠道的人。愚見認為講者唔明白我地。但這不是講者之過。事關俗尐講,我都唔係好了解我自己。但希望以些少篇幅現身說法,講下這種人的特點和界限。

沒受過太多心理學訓練,但也了解intuition vs sensation 正分別兩種了解世界的方法趨向。即王家衛導演所謂的見天地。intuition 為主的人有一種特別的能力,想像力非常豐富,代入感亦非常強。以我為例,閉上雙眼已能在腦內產生很多很多關於世界的圖畫,孰真孰假自己都分唔清。我用一個好簡單的例子你就能知道這種人的世界觀是如何的真假難辨。

看過歌詞的都知歌詞所講的有多少是真。pathetically none!但更震驚的地方是約翰相信會成真的。而intuition為主的人如我亦自然而然的代入,產生共鳴,即使我們無法從現實世界找到相應的資料。當然,這並不代表以感官看世界的人就不能代入,否則這歌不能炙熱人口。但我不了解他們,不能為其代言。

但想像要得到實現,就要靠很多仔細的工夫才能使人看得見其實我們看到甚麼。這方面我的確比較弱。又舉一例,小弟曾以為自己是音樂天才(當然很快這種冇根據的想像好快被事實擊破),走去膽粗粗跟一些弟兄講作左隻歌,仲真是學人唱出來。在冇拍子,冇backup rthymn n drum,甚至和弦都冇,清唱。。。全世界啞了。這算是人生最魚的一次之一。

後來學懂了萬事起頭難,一係唔整,要整最起碼都用時間學做以上的東西去long住個旋律。這些都花精神,但去表達自己,建築夢想,nitty gritty逃不掉。我主觀認為很多音樂人藝術人都花很多力去照顧細節。我朋友幫人搞一套五分鐘動畫婚禮片,原來佢話成個月冇得訓,原因。。。大量detail。但或許真有人作品全是吹灰之力,我井底之蛙未領教。

還有一點,intuition的我對世界多靠想像,卻忽略真實去拿現實資料。咁就出事啦。最近要幫人填首詞,要講手足情深 。靠想像又不與人溝通的我,寫來處處碰壁,因為腦海冇真實數據,唔知點寫。有尐野,冇就是冇,冇得老作。

但我仍相信,世界需要想像力豐富,代入感強的人去為大家建築夢。人生苦,只有夢想才能堅持,堅強,創出更美的現實,就好像Steve jobs 所言:

I think if you do something and it turns out pretty good, then you should go do something else wonderful, not dwell on it for too long. Just figure out what’s next.

What’s next就是我們每天愛問的問題。

在此想分享一首關於夢的歌,本人都好喜歡:

隻歌於我而言太熱血,太年輕。但你們可能啱。

Ps 或滿懷熱血做音樂的我已消失,但我會努力為想做的人提供我能力範圍的協助如。。。er。。。借部電腦俾你lor。

吹水完畢

Let’s Talk about Metal — Again!

傷痛…最好用方法去調劑‧….

今個早上最留下深刻印象的兩首歌是

Don’t Look Back On Anger

同 Trivium 的 Vengeance Falls

第一首可能聽得太多的關係,葯性已純,沒甚感覺了。尤記得2012年香港大選泛民被打破地區直選的6:4黃金定律,我在火車上聽這首歌時,眼淚酸得不留情面,就在尖東站哭崩城牆。Those enthusiasms and passion are all but gone. 現在聽起上來,那股熱血沸騰已完全消失。可能因為今次並不憤怒(最強的球隊攞冠軍合理非常,沒有怒的藉口),而是看見美斯時生出的憐惜和哀傷。可能來一隻BOB DYLAN 的 All the Tired Horses比較合惜。

至於第二首,我開始知道我還是不會太喜歡TRHASH的原因。太單調了。我不是指「屌你首首都9嗌的」的單調,認真聽過METAL同CORE的朋友應該知道大部分的曲DEATH TONE(即係人稱9嗌)的部分其實好少的。我指的是個底,即VOCAL同主旋律以下的SUPPORTING TRACK的厚度及繁華,我亦指曲內時段之間的DETAILS的多少。其實亦合理,THRASH一隻歌講緊160-200 BEATS PER MINUTE,即一拍與一拍之間一秒都唔夠,你可以有幾多DETAIL呢?同不明我講什麼的朋友我試圖用以下的比喻解釋:

你幻想你是一個畫家,現在有一塊畫版可讓你任意上色。但你只可站在圓心,圓周則用黑布包著,除了你前面一格長及闊都同畫板一樣的空格讓你上色。畫板會按BPM的大小在繞圓周轉動,BPM愈大,畫板的轉動速度就會愈快,亦即每次可給你上色的時間隙會愈短。快到每次你上色的時間只有一秒唔夠(BPM160-200),任你有多強的音樂才能,能在畫板加上的DETAIL必定大幅局限。這就是我想講的單調。相反我現在放一隻SRV的 TIN PAN ALLEY (BPM ~60),你細心聽,就會發覺音樂DETAIL的密度遠超你想像:

TIN PAN ALLEY

我都唔知咁的比喻好唔好。不過這就是我對音樂的體會。另外,推友介紹97年DAVID BOWIE的一首中文歌剎那天地,本人就真係沒甚麼感受,亦不見得有多神。但如果你有聽過PAUL WONG的目空一切,你會發現這首歌的旋律以至編曲都好像從剎那天地得到很大的啟發,亦有相似之處(嗱!唔代表抄下)

目空一切

今日GUARDIAN的一篇COMMENT,寫BLOG已為年青人所棄。我希望我可以幫忙抗衡下個潮流吧。

Let’s talk about 李純恩

THE PHOTO

Sorry 各位,昨日的盛會,我冇去到。幾時我都只是一個鍵盤戰士,所以其實我冇資格笑陳雲,和其他的義士, NO MATTER LEFT OR RIGHT。

我尋日個Whatsapp都有人廣傳李純恩的文,我的回應是,港人是對中共不知感恩,但深圳,廣州,吐蕃,東突吉斯坦,上海,山東,安徽(你上TWITTER就會知道幾多國內城市都有支持香港的民主發展及社會運動)都是一同不知感恩的時候,筆者就要諗下,反省下你的恩出左咩問題。就當真係外國勢力無耻之徒搞事,但這亦証明你的恩亦不足成抗衡力量,那表示甚麼?至少指出你的公關技巧仍然拙劣(相較外國勢力而言)。那你仍有好大的進步空間。

最後想講的是,香港人只是你的威權下的受體,受體在你的百般武藝冧功皮抽下仍講句 I WAS IN PAIN WHEN HAVING SEX/RELATIONSHIP WITH U,你冇理由責備受體冇情趣,不識抬舉,而不去檢討下是否其實是自己不舉? 或過於用力?或真是太長太粗整痛人,應該改下姿勢?

對不起,學推友話齋,我只是一介淫青,識野唔多,只識咸野,但希望覺得嗰篇文對極的人,用性關係或任何你們所經驗的社會關係做比喻,去將心比港/己及其他同中央政權有關係的人民,UNDER WHATEVER CIRCUMSTANCES THE RELATIONSHIP HAS HAPPENED, UNDER COERCION (WHICH IS THE CASE OF TIBET AND EAST TURKESTAN) OR DECEPTION (WHICH IS THE CASE OF CONTINENTAL CHINA LAND) OR MUTUAL CONFIRMATION (WHICH IS THE CASE OF HONG K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