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十一月 2013

世界變了樣

最近好似興呢隻歌:

http://www.youtube.com/watch?v=PH9U1Pyacno

上FB之後聽左幾次。SUNNY的聲線的感染力我唔想係度講了。

YOUTUBE下面有個COMMENT

係CONCERT聽到個時個人覺得首歌同BEYOND既AMANI帶出左差唔多既感覺, 個鋪排方法都類似AMANI

LAM下口水尾先。只要我擺AMANI係度一齊聽,你發覺甚麼?

http://www.youtube.com/watch?v=2CIliMD72Io

冇錯了,NAKUPENDA同世界變了樣是同一個CHORD PROGRESSION 同NOTE INTERVAL的。

我唔會話佢抄。確實,咁樣唔算抄。反而想講的是,黃家駒的影響力是大到DEFINE了我們喜歡的音樂應該是怎樣的。所以如果BEATLES是英國人的音樂泉源,BEYOND就是香港人的,不為過。

佢提醒我,STEVE JOBS 提醒我,近日的罷睇提醒我,

You don’t sabotage to change the world . You create something new to change the world 

I want to make some new music 

共勉之

廣告

萬千熄機賀台慶 我想講的係…..

下星期二就係萬千星輝賀台慶 (好似係)…近日呢邊箱見到阿叻又話跪又話死咁…(佢真係當所有野都係馬係波,可以拿來對賭);另一邊箱又開始號召萬千熄機賀台慶,期望一鋪清對方袋的雄心萬象。今天甚至睇到有無線匿名員工上FB來個虎穴呼應,期望來個裡應外合。見事好奇怪。

利申先:我都唔鍾意無線,也是如果有得向神許三個願望,會立刻就鳩叫無線快D執嗰挺人。但我好想同各位同志講。今次的行動真係冇用架。

在我看來,所謂的無線龔斷,原因其實是因為睇無線變左一種超越娛樂的集體社會系統,或慣例。佢變成左同夜晚刷牙呀、阿尿洗手後用吹風機嗰D咁。是非意識的行為。你一方面覺得冇得揀,但另一方面你亦無動力去揀取締品。COZ ITS JUST THERE EVERYDAY. 而萬千熄賀台慶則是一種有意識的集體動員,一種人人都會視為偶一為之的集體浪漫經歷。同嗰D一年一度熄燈日、便服日、七一遊行、元旦靜坐嗰D。人人都樂於參與,皆因人人都知道熱情過後,明天生活如常。所以就算真係可以逼到阿叻去死 (我其實又覺得冇所謂,非洲和尚俯拾皆是,我又唔介意多一兩條狗周街吠),當日無記真係EMBARRASSINGLY 得兩點,第二日依然BUSINESS AS USUAL。大台依然獨大,二奶仍舊對酒當歌,WIKI照樣冇台,警界線還是不日放映。We are putting a lot of effort in vain and we get nothing change what our action is supposed to change something. 

反而我們應想法自自然然地去打破呢種返屋企,好倦,開電視,睇無視聽下廣東話的社會集體習性。要改習慣,一定要找代替品,找娛欒代替品。人人都用基礎的創意,想一想自己比較喜歡的娛樂,使自己唔洗再做完愛‧回家。我可以睇書,可以睇YOUTUBE,可以跳舞,可以落酒吧,可以出街食飯,可以睇粵劇,電影,釣魚。總之找新習慣,務求使睇無線由集體慣例,降格回普通娛樂一種。

但,究竟我們是否清楚自己想要甚麼?又有否勇氣去尋找?有否毅力去堅持?香港人…我有點懷疑。

共勉之,吹水亦完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