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四月 2014

Let’s Talk About Bus

近日同一個自由市場原教主義者"傾計”,嬲撚到我鎮的情況下我BLOCK柒左佢(我認我小氣、詞窮乜柒都好)。

其他人還樂樂此不疲地繼續辯論,事情發展到以巴士線做例子辯論了,甚麼如果無政府製造財閥巴士公司,市場的商人仍會自行調節最佳線路分配云云。我只想在此表達一下我的睇法,唔係想辯論(因為真係好倦)。

巴士的定義

首先,一開始你地講嗰D假設有十個人要坐巴士嗰D真係錯晒。巴士,用香港的情況,就是至少要坐4-50人,最多要坐百幾人的大車,佢地需要以指定的路線,指定的站口,指定的班次來接載乘客。你自由市場主義者(我只講那位,你們懂的),可以因應需求調節路線、班次嗰D香港曾經有個名稱之,叫白牌車。

巴士的經營要求

正因為巴士要年終無止的在同一線路,同一個行法,同一組站位,相若的班次去行駛,這就注定它要用好大的投資去維持一定的巴士隊供應,當中包括司機、工程師,通訊系統等,亦因為巴士需任何時候都要提供相若的班次密度,這要牽涉不繁忙時段(以至路線)的規損所𧗠生出來的補貼。這亦解釋了為什麼不是財力雄厚的都不做巴士(因為根本做不來)。所以你所講的市場純正情況,即人人資本不多,個個PRICE TAKER,根本解釋不了巴士這個需要龐大投資及損益的事業。

巴士出現的地方

巴士是不會出現在任何地方的。通常巴士會出現的地方,一定是多人,多車的(如果不是,D車鳩行咪得囉,洗撚指定路線指定行法)。極端D,你唔會見到馬爾代夫有巴士。以我的看法,巴士是用來減少路面擠塞的,才要對路線的規劃和規例那麼嚴謹。當然現在話因為巴士塞路才使擠塞惡化我又唔敢駁你。每次規劃路線,都牽涉巴士公司的收入,所以發牌一方(通常是政府)和經營線路一方都要有長時間的磋商,當中牽涉好多談判技巧,權力的角力。是否壟斷以不是問題了(更不要講是否自然壟斷那麼濕鳩的問題),最重要的是你那些假設有十個乘客嗰尐A LEVEL式MICRO ECON假設已派不上用場了,因為太簡單,解釋不了牽扯政治、政策、SHOWHAND、等的複雜市面情況。

政治經濟絕緣在此例子的不可行

我亦唔敢講政府組織在路線規劃比私人一定佔優。我只是想指出在現實的例子,交通工具,以至道路發展,都唔可能是純粹的經濟問題,無咁簡單。亦唔需要去想像如果只是私人去起道路,交通規劃,世界會否不一樣。因為在太多地方,it just doesn’t exist。你們經常用的一個技巧,ceteris paribus, let there is no government to play no role,至少在此事上,幫助不了解釋問題。

見你是一個純良的推友,才苦口婆心的提醒你,用那麼純淨的經濟模型去企圖解釋世界,再與其他挑戰者舌戰百回,就算讓你贏晒,你都是一個可憐的人。因為你因而失去觀察世界複雜性的能力。恕我語氣重了,到此為止。

廣告

Let’s Talk about 盧菀欣

Image

作為一個淨鍾意執人口水may抽水的我,梗係講呢d啦! 

睇完套野,好笑之餘,硬係覺得怪怪地。在我作出我的評論之前,先報導一下一個觀眾(我老婆)的視後感先:

我:喂!你睇左未啫?

佢:睇左!(沒心情回應地) 但係東旭苑升值好過柏麗灣好多喎!

 

see! 一語道破電影工作者沒做好資料搜集所帶來的問題。但更深層次的問題是大部分的悲情高登仔,以至這電影的製作人都犯下的毛病:把社會問題過份歸納 (too generative)。樓市,以至衍生出來的人生前景分類,除了樓宇的擁有權(即公屋、居屋、私樓)外,樓宇的區分,樓齡等,都有決定性的影響 (that’s why you need to study geography!)。

但另一個更大的問題是,高登仔,以至這套電影的製作人,應該對無記的膠深痛惡絕才是。而無記的其中一樣膠就正正是對人性刻劃的樣板化和脫離現實。俗d就是:"大佬呀! 就算個八婆再西,都唔會西得咁跨張架! 尤其是私樓個scenario,個伯母啱啱先屌完佢,就算聽到是好有米,都唔會完全唔顧尊嚴咁變臉架。有些既唔好意思又好很想撐的內心戲都應該有瓜?" 人與人之間的表達交手往往是好subtle的。無記最膠的地方正正就是佢把所有劇種都變成Shakespeare drama,每個主角的對白表情都變成關菊英同李c琪。偏偏這套為人津津有味的短片,shows every trace of tvb’s drama。

咪話我得個批評,如果此片的西伯母選角改做金像影后鮑姐,一定會好很多。欣欣太tvb了。 

Let’s talk about my metal journey

有人說食濃烈的菜式會愈食愈重口味,原來聽歌都一樣。

其實我聽metal n core都是近一年的事。以前都會跟一般人的意見相似。「音樂唔洗成日鳩嗌既!」「洗唔洗咁呀!」「根本是噪音!」諸如此類。

最初接觸的metal是katatonia
http://www.youtube.com/watched?v=H0b3is7qmUE

喂!真是唔嘈架噃!?但點解尐音樂聽完好似好想死咁既喂?!

經過神通廣大的高登搜尋,發現原來metal 是完全獨立於rock的一種體系。有好多分支。而katatonia呢隻叫doom。

嗰次體驗冇令我立刻愛上,但總是陰霾未盡,在腦海時與縈迴。

後來學下人YouTube x japan,咁除了endless rain ~呢隻係人都知啦!~都搜下有否其他。我又搵到呢隻
http://www.youtube.com/watched?v=xR-khnY4wDI

咦今次又ok 尐喎!

同牧師傾頃,佢話有個測試,發現花聽交響樂會開靚花,聽金屬會枯萎的。基於做牧師指示相反的事是常識吧的原則,初嚐禁區的我,就更想進一步踩入深水區去試下。

試過去band 房,抱著支持本地音樂的原則,亂買了一隻叫記憶 凌亂散落的碟。聽到以下一隻歌,立刻為之瘋狂了
http://www.youtube.com/watched?v=93ZqoEGch_g

再次高登搜尋,發現這種歇斯底里叫core。

如此小弟愈趨好奇,想知更多,買了兩張唱片black sabbath 13和老師推薦的trivium strife

有一種叫black的分支「最初我是拒絕的」,但又遇到些樂迷推薦,我又迷上了dark tranquility。真是有尐野是返唔到轉頭的。

咆哮,是憤怒的其中一種表達,抑壓也是憤怒的一種表達。core n metal 則以高純度的技巧把它倆用美麗的方式表達出來。這是我對它的了解,皮毛的。

抽水講句,為人津津樂道的我是歌手,每隻歌無論輕鬆的,痛苦的,性感的,無意義的,都用咆哮表達出來,比之而言,我認為metal n core 更為有內容得多。對於大眾疲於奔命的談論,我一樣可以用咁樣的回應~「音樂唔洗成日鳩嗌既!」「洗唔洗咁呀!」「根本是噪音!」諸如此類。

但我更明白各有所愛,自由自在,其他人喜歡什麼,不必由我說三道四,干涉內政,影響人民感情。

嘈煩已久,樣大家回歸平靜,亦響應britpop出現二十週年,送給大家本人最愛最愛的一首歌oasis champaign supernova
講明先,隻歌講吸毒的快感的,不過學gem話齋,先唔好去judge佢做得啱唔啱,我相信Noel 作呢隻歌時都好大壓力。我只想同佢講聲加油。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