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四月 2016

福音打包

第一幕:

https://lakeso.wordpress.com/2016/02/26/plot-%E7%A6%8F%E9%9F%B3-%E8%AC%9B%E4%BF%9D%E9%9A%AA%E4%BD%AC/

第二幕:

https://lakeso.wordpress.com/2016/03/06/%EF%BC%88plot%EF%BC%89%E7%A6%8F%E9%9F%B3-%EF%BC%8D-%E7%AC%AC%E4%BA%8C%E5%B9%95/

第三幕:

https://lakeso.wordpress.com/2016/03/13/plot-%E7%A6%8F%E9%9F%B3-%EF%BC%8D-%E7%AC%AC%E4%B8%89%E5%B9%95/

第四幕:

https://lakeso.wordpress.com/2016/03/20/%E7%A6%8F%E9%9F%B3-%EF%BC%8D-%E7%AC%AC%E5%9B%9B%E5%B9%95/

第五幕:

https://lakeso.wordpress.com/2016/03/23/%E7%A6%8F%E9%9F%B3plot-%E7%AC%AC%E4%BA%94%E5%B9%95/

第六幕:

https://lakeso.wordpress.com/2016/03/27/%E7%A6%8F%E9%9F%B3%EF%BC%88plot%EF%BC%89%EF%BC%8D%E7%AC%AC%E5%85%AD%E5%B9%95/

第六幕a:

https://lakeso.wordpress.com/2016/04/03/%E7%A6%8F%E9%9F%B3plot%EF%BC%8D%E7%AC%AC%E5%85%AD%E5%B9%95a/

第七幕:

https://lakeso.wordpress.com/2016/04/10/%E7%A6%8F%E9%9F%B3%EF%BC%88plot%EF%BC%89%EF%BC%8D%E7%AC%AC%E4%B8%83%E5%B9%95/

第八幕:

https://lakeso.wordpress.com/2016/04/15/%E7%A6%8F%E9%9F%B3%EF%BC%88plot%EF%BC%89%EF%BC%8D%E7%AC%AC%E5%85%AB%E5%B9%95/

第九幕:

https://lakeso.wordpress.com/2016/04/22/%E7%A6%8F%E9%9F%B3plot-%E7%AC%AC9%E7%AB%A0/

第十幕:

https://lakeso.wordpress.com/2016/04/29/%E7%A6%8F%E9%9F%B3%EF%BC%88plot%EF%BC%89%EF%BC%8D%E7%AC%AC%E5%8D%81%E5%B9%95/

 

廣告

Braided Challah Bread — No Thyme to Waste

I have to be honest – I actually screwed this bread loaf up by forgetting to add the salt to the bowl, and trust me it makes a huge difference! Don’t forget the salt! It’s another chilly grey Monday so I’m spending the morning baking bread instead of heading outdoors. Nothing exciting to report, but […]

透過 Braided Challah Bread — No Thyme to Waste

倒敘◎天晴~yingju-Lu — ~牧羊女的風鈴詩坊~

~倒敘◎天晴~ 連續三天之後,夢停了。無夢亦好眠的那天清晨,天色從前一天的暗灰逐漸轉為素藍,接著一整日淡淡的晴天,微溫的南風迎面襲拂,令人舒爽,宛如春神降臨…。 鳥群飛過窗畔的身影,被光擄獲了影子篩落在大窗下的地板上,吱吱喳喳、啁啾啼鳴從四面八方傳來,鳥的世界似乎總是這般充滿歡愉,彼此間像有說不完的話。我極羨慕牠們,不管聽得懂聽不懂或不想聽彼此間的嘮叨訴語,牠們都這樣自在活著。… ★★★★★★★ 昨夜,夜極深,也不知為何,有別於以往的靜默,很深沉的情緒籠罩。 夜深時,我在頂樓佇望小鎮的風景,約莫十分鐘之久,一輛車行咆嘯的引擎聲也沒有,寂靜的四下這條暈黃的街像一幅綿延深邃的景,路的盡頭不知通往何處?一隻定格中的花貓縮在街邊房角下,不仔細看查不出牠的存在,但牠這姿勢,難不成是看見我?令人納悶。 明亮的街燈恪盡職守一如往夜驀然點亮,閃著一雙亮翅的流螢和一群難以計數的飛蚊正在燈罩下不住地亂竄翻飛,從這邊看像一股亂流,然而夜晚的世界依然那麼沉靜,有與無的存在,靜與動的生命之間,好似也無法多作明說,唯暗夜的存在是如此巨大,令人敬畏於它懷有著巨大無比的力量,如此而已。若說能讓我深覺殊異神秘的仍是天上的星辰,但此際春分的夜晚星光稀疏,抬頭,好像也只有一顆星星和我對望之中! 地上的所有也許受制於天上的力量,我有時確實是這麼想著的! 耽溺於夜晚的寧靜,今晚也不例外。沒有車行,沒有人語的時空,可以將心情瞬間置入另一境地,冥想…。 回到書桌前,繼續挑盞夜燈習慣我入夜後的模式,時間慢慢溜過,卻也不知從何開始的,屋外的夜晚悄悄的在改變,等我抬頭再往窗外探看,一片霧紗迷惘,在路燈的渲染下顯得泛黃而衰老…。我睜大眼睛努力看仔細,真怕是自己眼花,吃驚地走到窗前一看,原來是飄起了濃霧我趕緊把檯燈關上。… 我想,這正是一至二小時間發生的事吧! 窗外夜啼鳥粗嘎迸裂似的啼鳴在迷霧中迴盪不已,望著窗前鄰近的住戶內的微光突然之間像消退了好幾里路遙之遠,眼前像有個鏡頭莫名被拉得很遠很遠,夜啼鳥孤寂嗎? 我想像自己此刻若是一隻正在遼闊的穹蒼間遨翔的鳥,我真會誤以為自己闖入仙境了吧!今晚,小鎮裡的人們都在人間仙境裡…。 我極少留意過夜深時份興起的濃霧,她什麼時候來的,如此靜悄無聲,不是謎嗎?!而這樣,清早就會天晴了嗎?! ~倒敘◎天晴~ ~yingju-Lu~

透過 倒敘◎天晴~yingju-Lu — ~牧羊女的風鈴詩坊~

Critical Conversations: Theatre and Music Performance by Octopizzo, Apr. 29 2016 @ Alliance Francaise — Nairobi Now :: arts, culture and events

Workshop and Performance Date and time: Friday, 29th April 2016, 6.30 pm Venue: Alliance Francaise Admission: free About As part of the project, a theatre workshop will be featured with refugees who live in Nairobi. The workshop will be directed by the Italian artist Olivier Marcal. At the end of this workshop a short performance […]

透過 Critical Conversations: Theatre and Music Performance by Octopizzo, Apr. 29 2016 @ Alliance Francaise — Nairobi Now :: arts, culture and events

穀雨剛過…~yingju-Lu — ~牧羊女的風鈴詩坊~

~穀雨剛過…~ 才剛四月中旬過沒幾天而已,室內溫度一下子就飆高近30度,很熱的天了,我也開始必須紮起馬尾。不只我覺得熱連狗也是,在竹門古厝那邊養了一條狗,主人照例每天下午都會帶牠出去散步,那裏視野佳風景好、空氣清新,是不錯的居住環境,唯獨蛇多讓人心驚。 狗兒每天都很開心和主人走在鄉間小路上一塊散步去,散步完後還有點心可以享用。室外溫度衝破 30度後,下午四、五點還是熱,這天狗與主人又要一塊去散步了,沒想到出門沒多久,走那麼一下子,狗兒停下腳步了,無精打采,接著轉個頭,自動調頭要回家,主人一看也沒輒,只好被牠拖著又往回走。 清明假期時在竹門古厝發現二條蛇後,一直覺得那一帶可能真有蛇窩,不然在小河溝河堤大肆整頓之後,早已不見些年前雜草叢生的景況,為什麼蛇還一直出現呢? 我曾在那看見金澄色的大水蛇,一堆普遍常見的草蛇,還有些是工人們所描述大小不一的蛇種,看來蛇是不少,我們都懷疑應是鄰近一間空著的老舊古厝,因長年無人居住打理,說是家產共業尚未分好,家族人員都懶著動,就任那偌大的傳統古厝一直放著…,如今裡頭可能窩藏了很多蛇類了吧!結果才經隔幾天,4月21、22日又都發現蛇,尤其4月21日聽爸媽說竹門古厝捉到了3條蛇,看來是和上一回捉到的同類。天氣太熱了,蛇全家出動出來透透氣,被眼尖的人發現。還好有被發現,才能把蛇捉起來。這次又見二條體型較小的,一條卻超大的,爸媽不敢碰,只好打電話給消防局請派隊員來處理。 蛇鑽來鑽去行蹤不定,消防人員要我們提防。 捉到了二條蛇,一大一小,另一隻小蛇被溜了。媽媽問,這些被捉起來的蛇要怎麼處理?他們說帶回深山去放生。 其實,沒錯,好像大部分人對待蛇的方式就是這樣,把牠趕出去或者捉到遠處放生,好像也無法殺牠們,覺得有罪惡感。 我們家有人一向反應直接,有時是不加思考脫口而出,她一聽竟是這樣的處理法,立馬回說應該把蛇關起來,讓牠們永遠沒有辦法再出來閒晃,把蛇放生,牠們不是依然存在繼續威脅別人嗎?那消防人員永遠有做不完的工作…。 把捉到的蛇關在一起,光想像畫面就覺得恐怖,蛇又不是犯人,關牠,是不是還得繼續養,還會繁殖得越來越多,還是,意思是關著就任牠們死去?… 想大部分人都還是怕蛇啊! 才四月我就想「立冬」,多麼希望蛇繼續藏伏避寒去!^^” p.s.4月22日又出現一條大蛇,和21日是不同種類的蛇,比21日出現的蛇都大,又請來了消防人員,但可惜人還沒到蛇就溜了。@@” 附︰ 清明後的十五天便是穀雨,在農民曆上是暮春三月的中氣。 以前山東人有個習俗,在穀雨這天把畫著斜刺的五毒圖貼在門上以驅毒蟲! 這五毒包括蜈蚣、毒蠍、毒蛇等。 據文獻「月令粹編」上說︰ 「青齊(今山東省境)風俗,穀雨日畫五毒符,圖蠍子蜈蚣、蚧虺蜂蜮之狀,各畫一鍼刺之,刊布家戶,帖之以穰蟲毒。」 在穀雨這天貼五毒符,畫針刺之。… ~穀雨剛過…~ ~yingju-Lu~

透過 穀雨剛過…~yingju-Lu — ~牧羊女的風鈴詩坊~

福音(PLOT)-第十幕

場境:上海的Capernaum入面的一個會議室 。人物:Caia,Pharo帶領下的LIFE另一旗高層。一個中南海來的高官。

高官:都是同門,你用不著那麼做吧。你讓你總公司發落把他處置不就得了?

Pharo:那人大搞個人崇拜。把我們的Business搞得神神怪怪。

Caia:這還事小,威脅政權事大嘛。我們做生意的,知道人民在上,我們在下。他就快把人民弄得失心瘋了。這個嘛⋯⋯我看不上眼。

高官:各地的情況我也知一二,是開始有點失控。沒辦法,上面未強勢,下面不能全面整頓。人民是上,人民卻整天向上望。要英雄。要救贖。但⋯⋯你們可想一想。用什麼罪名要他死,你們又安然無恙。

Caia:多層銷售主腦。

高官:十年

Pharo:煽動群眾威脅國家。

高官:二十。老,卻不能死。

Caia:收集情報,癲覆國家。

高官:這個也只是四十年。在獄中死。不能快。

Caia,Pharo四目交投,無言。還有些無助。

高官:不如這樣。就第一條。出司有名。我們抓進牢,你們放個人,他自殺,畏罪。

Pharo:第二條。進牢,自殺。

高官:你要記住。我們是以法治國。用這罪,你們的公司就要消滅,取締。你們自己也保不住。

Caia:就是想他保不住。名,就只是名。天主教,猶太教,基督教,東正教。改個名,Business as usual。那個人在這裡TOUR了一圈,LIFE已是他的了。不先滅了他,滅了他的所有,傷及總公司,那邊不會想別的。

高官:哈哈。那你們喜歡。我們要名。也勸你一句。名,重要。做甚麼,改甚麼,有那個名,才合理。改了名,所有東西都不再合理。Anyway。上面要謝你們。這扇門你們堅持打開。可以。但記住。天國的門一開。所有東西都開。你們喜歡的英文cliche。Always beware what you wish。

John VO:JESS話要去北京。是尾站。我在想。為什麼要去北京。做傳銷,最怕聰明人。所以做農鎮,小康戶最好。但JESS話這不是父的心意。他講了個比喻。多的,父會再加添。少的,就連他剩餘的都要奪去。他接的是外省來冇戶籍的工人。北京有最多的無戶人口。另外,他又講了一個比喻。父最喜悅把全部財富都投下的人,因為他有完全的信。只有一無所有的人,才能完全的信靠,完全的交託。還有,JESS說了

JESS:天國的門要打開了。父差我來作的最後的事。要在這裡完結。

JESS和十二門徒來到北京的一個無戶人口村的村口。村口一個大橫額,寫著生命,我潵了。村口的路鋪著紅地毯一直引到會場。村民都拿著LIFE的旗仔熱烈歡迎JESS和一眾門徒。乍看還以為是美國選總統。JESS和一眾口徒踏著紅地毯,一路揮手,架著太陽眼鏡。村民都大叫我潵了。

配樂:The Chemical Brothers Left Right

JOHN VO:我們在這些無戶人口村內搞完一場又一場,信眾來自各省各縣,神暈癲倒。好像全國都屬於我們一樣。我們在北京外環最豪華的飯店包場慶工。但JESS卻跟大家預示大家不祥的未來。

JESS:你們可有想過。我們跟同類的銷售好不同。

PHILIP:一般的銷售我們這些層級不能看見第一層級的人如你。

JESS:你說的是。這種層級並不是人際網絡營銷的原意,也不是父的心意。層級,製造權力,特權,彼此,你我。但營銷本來追求的是一體。公司、產品、財富、生產、員工、購買者,全部成一體,擁抱同一價值,再向外申展,成生命,有機體。我在你內,你在我內,所有的稱呼,物體,只是同一個生命體的不同形態。合一。所以父差我來,作他想我作的工。

JESS望著天花板。胸有成竹。

JESS:時候到了。天國的門亦打開。人子要被高舉,聖化。

全部人都不著頭腦。不知JESS在講甚麼。

JESS望著眾人:實實在在我告訴你。除非麥穗墜下入泥,死亡,它只一顆獨個存在。但它死了,就能結更多。誰愛惜生命,反要失去。誰垂棄生命,反保存至永恒。誰想侍從我,就讓他跟隨。我在哪裡,我的侍從就在此。我的父就令他得著榮耀。

祖:平日令講野我們都多數不明。但今天我們有點不安。

JESS:你們不要愁煩,你們信LIFE,就是信我。LIFE和我是一體。將要發生的事一過,我父將有很多地方,而我,是去為你們準備地方。你已經認識我,就是認識我父,因為我們是一體。

PHILIP:但我們真的未見過那個父喎。

JESS:你不是跟我生活了很久嗎?你還不懂?你見過我,就是見過我父了。要見過才相信嗎?真正的信,是不需見的。我就是我父。我告訴你的每一句話都不是出於自己,而是我的父,他住在我的身體,和我同在。記著,誰相信我,就是做我做過的所有,甚至更多。誰藉我的名做任何事,我都會做,父亦被榮耀。因為神選了我,我選了你們。你們就是我,我就是我父。你們就是我父。我們是一體。你若愛我,守我的吩咐,因為我的吩咐即我父的吩咐。一體。再不多久,世界將會不一樣。但你們仍會見到我,因為我將活過來。誰若愛我,信我每一句說話,守我每一命,我就跟他一起,一體。忘我。因為我說的不是屬我,而是我的父。否則,就是枯枝,要坎去,丟進一旁。守我的每一句,我的愛就住在他身體,正如我住在父的身體,他也住在我的身體。

JOHN VO: 佢講到呢度,人人都開始驚。但是佢繼續講。

JESS: 再過一陣人再見不到光。但再過一陣,你們會再見到光。期間世界會憎恨你們,逼迫你們,WARRANT你們,但你不要怕。因為他們因為憎我才憎你們。世界看見我,卻不信我,因為不信我的父,就是不信我就是我的父,我就是LIFE。但我將要得到的榮耀,你們將會得到。因為父選了我選了你們。

JESS用最溫柔的眼神,好像就獨獨看著一個人,但又同時是一氣過看所有人。

JESS: 記著,愛就是信,愛就是父選了你,而不是你選愛我愛我的父。這事你們無權。有權就不是信,不是愛。人間的愛勝不過這愛,就是把你的生命為眾人擺上。

JESS突然轉為陰沉,向著奕斯嘉。

JESS: 你要做的事,馬上去做吧。

眾人都望向奕斯嘉,奕斯嘉好像跟JESS打了眼色,但又不似,就怱怱離去了。

JESS: 時候到了。你們準備吧。

他亦離去了。但大家只有不安,卻完全不明所以。

Let’s be proud of Chinese English

呢篇是 Let’s talk about Chinese English的延續。

有人講過,英文的語法非常接近中文語法。所以Please sit higher. 或You can sit higher我相信就算外國BABE都會聽得明。所以過關。

舉一反三,好多中文IDIOM ADAGE 都可以用咁樣直譯,外國人都掌握到精粹。

經典例子:王晶又是你啦。阻人扑野燒春袋。If you disturb others fucking, your spring pocket would be barbecued. 所有的英文語法都啱晒。仲多了高階英語用法如IF唔一定要跟THEN。把名詞動詞化。對不起,我冇認認真真學過英文語法。嗰D語法專詞我一個都唔識。I just know they are right. 但我相信外國人都會明。唔好以為他們不𢤦SPRING的含義。OFFSPRING是他們發明的。同PIZZA是我們發明一樣。只不過我們叫燒餅。Dough Fried。

曾經有套電影講移民,個老母(Old Mother)教人冚家鏟是All Family Die。用來自嘲英文唔掂。(係呀。90年代的電影香港人唔係淨係笑大陸人。我地都會自嘲。因為我們當年有胸襟 We self-deprecate because we have air in bossom.

我用那對白可以駡連尼家了 - 走數死全家。You run away your book you all family die

其他的例子-東家唔打打西家 You can’t rob house at the east, you can rob house at the west. 阻人發達尤如殺人父母。You prevent others become rich is like kill their parents. 我唔需要証據。我隻眼就是證據。I dont need evidence. My eyes are evidence. 冥冥中都總注定你富或貧。是錯永不對真永是真。In Universe already determine you are rich or poor, It’s wrong never right. True is always true. 鐵塔凌雲望不見歡欣人面。Effel Tower over the cloud, can’t see jolly human face. 我真是唔信外國人會唔明咯。儘管全是chinese english syndrome.

Because it’s not syndrome. It’s our way of saying things. We should be proud of it, and tell the people overseas we have our way of saying things.

曾經一個馬來西亞朋友問我可否求期用英文譯著歌,佢唔識看中文。今日朋友,我譯比你。

Under the Lion Rock Mountain

Life should have joy, Inevitable it always has tear

We together under the Lion Rock Mountain meet, after all joy is more than regret

Life is not free of ruggedness, It’s hard to be completely without worry

Having aboard the same boat, under the Lion Rock Mountain let’s help one another

Throw the differences we seek co-habitation

Let go each other contraries in the heart. Dream we together chase

Same boat men sworn follow each other.

No fear No panic

Living together in the corner of the sea and the sky. Hand in hand trample the ruggedness

We together with toil and effort write down that

Imortal Smelly river well-known sentence.

告訴您 告訴我

嘗試再多加點點自己,找時間做喜歡的東西,例如做菜,例如看戲,例如看書。 《Winter on Fire: Ukraine’s Fight for Freedom (2015)》是眾多橙色革命紀錄片中最具名氣,亦最易入口的一套。印象中這是我第四套看同一事件的紀錄片,亦是pro dem(不是pan-dem)的一套。網站Off Guardian說這樣的紀錄片無知,非常偏頗地只記載其信奉的表象。我們又來看一看:    我身邊只有兩位烏克蘭朋友,當然不能以偏蓋全,但他們說的都值得參考。 兩位朋友一位住Donetsk(烏克蘭東部,據稱有最多親俄份子的區分)一位住Lviv(烏克蘭西部,靠歐洲等地,為除Kiev以外較多國外人認識的地方),他們都有相類似的說法:1)烏克蘭多年來經濟積弱,雖然無人敢說走入歐盟圈子就能解決未來,但大家都認同繼續跟隨普京步伐將不會有重大改變。親俄支持者多數跟我們親愛的民建聯、工聯會或是候志強一樣,既有於現政下得到利益,也有情意下認為所有新事皆醜陋的戀舊者;2)烏克蘭的英文名字Ukraine源自烏克蘭語Україна,字可拆開為兩部分 – У-країна,首部指「我/我的」,尾部則指「國土/國家」,與作者所指有異。 喂,「我地頭」喎,你搞我我唔同你死過唔係人啦吓話? 部分聽起來好像好耳熟對不?嗯這跟2014年香港的那件事開首非常相似。只是,烏國示威者沒有在78日後被成功清場,政府引入了berkut snipers幫忙做最nasty的東西,包括挑撥離間、混入人群製造事端、至後期更明明目張膽當街掃射平民,示威者,救護員都不獲幸免。 死了二百戰友(官方死亡數字約130人,失蹤約70人)後繼續抗爭的平民哪裡來勇氣支持下去的? 我試將情況套在香港上,其實現在回望,如果我們勇敢一點,我們也可以令統治者午夜潛逃嗎? 沒有。沈旭暉也有說,眼下沒有人可以解決「佢地頭」的問題。這是經濟危機與自我認同危機的一場戰爭。無色無味但面目猙獰的決鬥。我們要買時間,還是要買一對讓自己飛起的翅膀? 記於2016年4月25日 – 烏克蘭切爾諾貝爾核電廠焚難三十年前夕

https://janagora.wordpress.com/2016/04/25/%e5%91%8a%e8%a8%b4%e6%82%a8-%e5%91%8a%e8%a8%b4%e6%88%91/

The things I saw (Tokyo) #3

More visual meanderings and photographic sketches from a recent trip to Japan… Eating in Tokyo can be problematic, especially if you stray merrily off the tourist route, like we did… a lot of restaurants have a digital ordering and pre-pay system – you go in, select your food, you get a ticket and go and […]

https://philkneen.wordpress.com/2016/04/24/the-things-i-saw-tokyo-3/

The things I saw (Tokyo) #2

More visual meanderings and photographic sketches from a recent trip to Japan… Me and Jess both tried to sleep on our first night in Tokyo, but the 9 hour time difference was telling our brains it was the middle of the day, not 4am… so we got up, got dressed, left our hotel at 5am […]

https://philkneen.wordpress.com/2016/04/23/the-things-i-saw-tokyo-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