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一月 2016

Let’s Talk about …Some Podcasts

昨天不舒服,射了波,聽了這個podcast,介紹一本新書,swimming with sharks。書的作者,一個荷蘭記者,用幾年時間,為英國(和好像德國)的大銀行內的員工,即bankers,以不認名的方式,做了幾百個interview。作者喜出望外的,以為他們都是貪錢而麻木不仁的冚家,但記錄出跟華爾街之狼完全兩回事的圖畫-銀行對自己的員工,跟對銀行以外的其他人,都一樣病態式的profiteering and predating。而在裡面工作的banker都跟普通人一樣,寂寞、恐懼。都只是為一個憧憬的美好假象而每一行屍走肉。有員工更因為普羅大眾為銀行的罪孽而深感不快,寧願減薪去令自己抬起頭。有另外的banker更講出,銀行對員工都是咁,你怎能期望它會對街外人仁慈。作者直接指出不是某一個銀行家的問題,甚至不是好大粒的銀行家的問題。而是銀行本身的運作系統本是很危險的系統,而政府沒有就金融危機後引入機制,令銀行pay their own risk, wipe their own ass。

但我比較深刻的反而是作者開場白解釋為何開展這個project。他發現左翼的人大多因為各種原因:如不懂金融運作、或不屑去了解萬惡的金融運作,大多不太去看財物或金融版 (這解釋為何包括我在內,RT金融新聞的次數寥寥),作者希望透過這書為左膠們提供機會了解金融。所以書名才叫與鯊暢遊。

這點種死穴。我看經濟學人最近得到的感覺是:好XYZ悶。我甚至根本唔想理它說什麼(反正都是嗰D就是了)。但左翼要推動改變,其實更應懂金融。希臘syriza的革命一敗塗地,昨日一篇文分析,就是說因為syriza原來從來沒有想過脫歐的scenario,根本沒有為這條路如何行下去的詳細辦法。在這理解上,syriza tsipras 其實變相出賣人民。打岔:Paul Mason今年訪問過Yanis Varoufakis,前財相,直接問為何公投支持對抗緊縮政策的佔多數,Tsipraz 從歐洲回來帶一模一樣的政策,仍然贏出大選。財相用了一個比喻。類似是:一個陷怨的人要被行刑。搞完一輪知道一切都完了,絕望,無機會再申辯,只可乖乖就犯,唯有選個行刑時會行得無咁殘暴的人。唔識金融的左膠,就算掌權,都只落得好人少少的暴君的下場。我相信那暴君都不多好受,因為他一樣被打敗。

但左膠好叻計金融呢?仲敝。Naomi Klein的This Changes Everything講到炭巿場這些精密騙局(書中講,炭巿場原為用金錢鼓勵大工廠大能源公司減排。但結果是他們錢就拿了,但炭排放沒有少一分,更反過來指環保組織用炭巿場變相賄賂政客。當然賄賂的發起人就是他們了)原來就是一群計金融好叻的環保精英的發明。書中更講:當環保精英每日進出ball room board room,同大商家飲靚酒,慢慢他們都會以為自己是敵人那一邊。心在曹營心在漢;但日子一久,就會講,其實曹生是講道理的人,又欣賞我,劉備,不如一齊傾下州縣互換啦?

在這兩個危機下,我找不到屬於自己滿意的方法。最多下次看經濟學人找pad note drop下碌屎。

Source

http://www.bbc.co.uk/programmes/p03g7428

http://www.theguardian.com/membership/audio/2015/nov/24/syriza

http://www.theguardian.com/commentisfree/2016/jan/25/one-year-on-syriza-radicalism-power-euro-alexis-tsipras

廣告

Let’s talk about….secularism

前日篇文再補多一飛。

你們講到做信徒同做公民不同。做公民無得揀,但做信徒就有得揀邊個教。那顯得你們眼光真的短淺得以為這個世界得香港,英加美,和新加坡。宗教有得揀,即宗教信仰自由,在這個世界很多國家都是難以想像的。又用前日的巴基斯坦做例子。你想像一下你們若是他們,生於亂世的責任就是什麼?你們尊崇的昂山素基的緬甸,有個地方叫Rohingya,入面的人信回教,你嘗試找找牠們的新聞。這個牠我是特意的。因為緬甸舉國從不當他們是人。因為緬甸人應信佛教。你們那麼熟歷史,應知自古至今,人民容許在自己居住的地方自由尋求自己選擇的spirituality,然後又安然無恙的去公民社會過公民的生活,不是常態。在孟加拉,就連講句我是atheist,即係你信你的事,我信自己(香港人核心價值)都會被殺。

耶穌的讓上帝的歸上帝,讓凱撒的歸凱撒,就是世俗主義,secularism,的真義。社會的空間和心靈空間有條界線。雖然有時條線會移動。但移動得太過份,令一邊覺得受干擾,就有反餑來對抗,使之回歸平衡。這才有為什麼高主教叫人唔好打飛機咁多人聲討。但倒過來如果社會要D基基牧師做同性戀婚禮,就會有個女教徒寧願坐監都不屈服(只是拿份文件去俾人處理)。因為前者被視為上帝干涉凱撒領域,後者則是凱撒搞人上帝D野(教徒相信婚姻本視創立,其實唔承認的你們是好事,男女可群P本是眾生之福對不?)但好多地方這條線被干擾是常態,並政府人民歌之頌之。法國,回教徒回校戴niqab不容許。但你們,以致法人,很少去問,我戴乜喺個頭關你撚事呀?這就是明顯的干擾宗教自由,即使是民主的殿堂。北愛,女性要搭船過英格蘭做墮胎手術,因為在北愛這天主教地區,嬰孩被殺是重罪。教會去好多地方傳福音要人捐款,地點會叫某國,因為地方是機密,否則有殺身之禍。信錯,要殺頭槍敝的。在中國,唔洗講了,你們比我熟,西藏,共產前政教合一,讓上帝的歸上帝,讓凱撒的都歸上帝。共產後,讓上帝的歸上帝,讓凱撒的歸凱撒,但只可由凱撒揀上帝。因為國家主席才是上帝。

我很不喜歡梁家傑,但他曾有一句名言,銘記於心,有得揀你至是老闆。我把它修改,我不是老闆,what a shame,但我至少有得揀。我冇得揀我的特首,但我至少有得揀我的上帝。至少有得揀我唔去投票,去迎合一個冇權冇實,虛有其表,甚至表都冇,的橡皮圖章。這,自由,在我而言,是珍而重,是神聖的,冇得傾,亦應該一起去守衛。因為很脆弱的。所以李波,我好憤怒,在香港,我話任何人是甚麼,都不應被收購,被平安,被神聖的法律以外的力量竭止。所以林老師為保護法輪功的弟子而被逼迫,我憤怒,因為香港的核心,從來都是我拜個閪都唔關你事,你阻我打功夫? 這才是神聖,這才要保護,是值得的。因為你在網絡胡說八道一番冇人上來打你,都因為這些。而不是你那轍頭轍尾的民主霸道。不投票就不是公民! 生於哪兒,你冇得揀。才應該為你現在擁有的一切而感恩,而戰爭。

我13歲第一次去星加城,回來爸爸就指著香港一個牌,請勿吸煙,然後跟我說,這就是香港和星加城的分別。對巿民的選擇最基本的尊重。所以星加城有多風光,我都不向南望。我是因人廢言。因為唔尊重humanity的國家,我們都唔應該尊重。因為他們用幾多錢都買唔到我有的野。施主保重

失序的冬季~yingju-Lu

~失序的冬季~ 一日天冷的冬日午後,清冷的二樓後陽台上先出現了一隻身形豐腴的白頭翁,後陽台這裡之前原也放了不少…

來源: 失序的冬季~yingju-Lu

Let’s talk about sacrosanct 

真是唔寫文都唔知上面個字咁點題。解作神聖得不能討論。

始終不太喜歡Twitter 。字數所限,你小一句,我駁一回真不爽。要屌,最重要的是,夠長篇大論。所以我愛死部落。但在正式屌人前,我首先要講一單今日的新聞。

在巴基斯坦的Punjab ,最近發生了一單奇聞。正值穆罕默生辰,會堂開始叫口號,邊個敬拜穆罕默的舉手。會眾個個舉當然。旗手再補一條問題,邊個唔敬拜穆罕默的舉手。當中一條on9仔因聽不清楚問題,竟舉了手。會眾憤怒異常,追著那男子討,罪名是blasphemy 。可否講句sorry? Sorry ,blasphemy is blasphemy ,點都要道歉。點道?露出胸部?那男子用右手blasphemy ,心甘情願,回家把右手放在電鋸下鋸出來,一氣呵成拿斷手向會眾謝罪。因為他心知一係手一係頭。最過癮是個老豆因為個仔為神獻手感安慰。

這就是你們有人今天講的神聖的感覺。無獨有偶,屌你老母今天你們又咁啱用回教徒應該點點點做例子。原來神聖去到一個地步,連講句聽錯sor9ry 的餘地都沒有。那人類一直引以為傲的進步,理性、溝通,就謹止於此了。habermas 講的西方文明源於把一切認為神聖的都常化,俗化,理性化,思考才開始進步,制度開始成形,因為任何事概念都可用argumentation 去駁斥。你們竟然又把神聖搬回來?一樣野變神聖,就掂都唔掂得,講都唔講得。咁有乜空間討論?咁同說唔撚好講!我啱晒!有沒有分別?如果是咁,就干脆不要扮討論,一句死五毛死全家搞成了!

我不介意你話人自私,低能,窩囊,港豬,更不介意你話咁你無資格做公民。反正我拿bn,去個當我是公民的地方就行。但一把任何一件要爭議的事視為神聖,就是最危險,亦最無謂的一著。以下是我跟另一朋友討論宗教的節錄,可引用。

但有些事情我倒可以跟你分享我的看法。對信仰應在社會佔據哪些空間的看法。我認為,基督徒每每被社會看作不合時宜的原因,是因為錯誤演譯神是萬有的主的意義。很多信徒因為神創造一切,統籌一切,所以認為世上發生的任何事都有從宗教角度去判斷的依據。而我認為這演譯是錯誤,亦因此帶來不必要的看似被逼害。神是創造一切,統領一切,是推論時的一個given a background ,所以推論時再以此引伸任何結論是無意義的。舉個例子。洪都拉斯,一個天主教國家,墮胎是嚴重罪行。要坐六年監。即使因被強姦而懷孕。理據簡單,生命是上帝賜給,所以只有上帝能收回生命。神所賜不能殺害。十戒。但這正是以神創一切去演譯人類實際操作所產生的荒謬及殘暴。神也是創造頭髮,為什麼要剪頭髮?神也創造森林,為何去坎?為何一些生命可以任意去除,有些不行?你可以解釋因為人的生命不能從來,不似森林。所以要非常謹慎去看待和珍惜。所以xyz。那就重回正確的理性推論,因為神創一切這一個概念回given,而不是推論的premise 。其他事情都會一樣。

其他事情都會一樣。我未屌完。如果你覺得你有任何改變是必須的,請用最直接的前提推進的方法。sales 賣電話都不會跟我說iPhone 是神聖的。你飽讀聖賢書,所謂何事?竟回歸野蠻,還說總之我有道理?你幾大呀老友?你咁樣叫雞都會出問題的。我的陰莖是神聖的,所以只可環保吹。到時候我怕你有生命危險。

英國人有俗語叫人聖牛。我不知道意義為何。但總不可能是什麼好東西。謹記

Let’s Talk about This Weekend

Two podcasts: all with which I found strong relationship.

This first one, A Guardian Book interview with a English poet (Sarah Howe) who won TS Elliot Prize this year with her debut poetry collection: Loop of Jade. I don’t want to get you wrong further. I don’t find myself related to her as a poet, as I have never been, nor will I be in future. Rather, it’s because she was born in Hong Kong in 1983 (the same year my younger brother was born), to British father and Chinese mother, who came across Chinese border as a refugee from Communist China’s purge. During the interview, she performed one of her poems in the collection about her experience visiting Canton / Guangdong, about her early life living in Hong Kong, listening to chatting next door, playing mahjong next door. Some basic Cantonese came out in her recital (哎呀!  壹貮叁肆。。。。).

Objectively, her experience is strange to me, as a Native speaking Cantonese, born about the same year to a local father and a local mother (my father is even Aborigine). Grown up speaking Cantonese like it’s under my skin. Local schools, local unis, local jobs. I can never share the strange feeling from recollecting Cantonese and people playing mahjong (I even sometimes play it too) as Sarah did. She is just like one of my mates in Uni New South Wales who told me he used to grow up in Hong Kong, playing Rugby Seven, studying in Southern, recollecting the funny feeling of eating 生菜包,visiting 深水埗, while I am anxious than hell to tell him I have no feeling doing those things at all, as they are what I do like every day.

But still, her recital of 1980s Canton and Hong Kong created a lot of vivid pictures about this place in my mind. I really want to tell Sarah. We don’t share a lot of things but one – the weird and mystic feeling Hong Kong and Canton gave us, like I am familiar with them, but finding myself totally stranger just second thought. Such feeling doesn’t subside because I live here every day.

http://www.theguardian.com/books/2016/jan/12/loop-of-jade-sarah-howe-poetry-winner-ts-eliot-prize?INTCMP=sfl

http://www.theguardian.com/books/audio/2016/jan/15/poetry-music-and-identity-with-sarah-howe-emmy-the-great-and-solomon-ob-books-podcast

The second one: a drama about a girl, Jenny, who wanted to be famous in Social Media (Twitter!) and how she got herself addicted to it step by step, hollowing all she owned out of her (love, family, her job, her ego). I have to admit I used to be addicted to Social Media. Never have I become famous though, not even one second. But, just share with you twitter guys. You may find yourself related to Jenny one way or another. Try listen to it if you have time, and will. And, guys, your life is always out there out of your screen, not in it.

http://www.bbc.co.uk/programmes/p03fgmw2#play

Ziggy Stardust

好早前, 已經講了我真是唔識他. 我唔是林奕匡, 在音樂上我有太多野唔曉. 老實, 不是他提過他是一個很聰明的音樂人, 我都不會上itunes download他的精選來聽. 坦白講, 我不是很搖滾的人, 別誤會, 當林先生講the Who, Bruce Springsteen, Bob Dylan講得如專家的豐富時, 我只有乖乖學習的份兒. 也不敢出來懷念爺爺, 講他對我而言是甚麼. 我認為多我一個人出來講major tom只會是對他的輕薄(我講過, 藝術家不喜歡ON9走來跟自己講好喜歡自己). 甚至我聽他的Fashion時, 我覺得很奇怪 (段guitar solo倒是很有趣的).

1960年代的搖滾明星, 如野黃所講, 全部年近/過鑽禧. 未來將會更多懷念爺爺的活動. 不禁令人想起一句大家都不願提起. Rock and Roll will never die. Well…but it is dying. It is true. Ziggy 回到他的星球. 期餘的外星人…..都會一個一個回去. 可能有一日, 外國要跟香港人樣, 把葉問搖滾版. 出到第三集, 講eric clapton 同sugizho battle shredd, 仲要贏了(eric隻手因鴉片關係, 慢得好緊要).

不妨正面D, 他們每一個的圓寂, 就是我喜歡他們的契機. 黃家駒, Alice in Chain, Kurt Cobain, SRV, Jimi Hendrix, Freddie King, Albert King, BB King, James Brown, The Doors, Bob Marley, Marianne Faithful (屌你呢個未死架), Cardigan, John Lennon, George Harrison, Gary Moore…. 令我想起一句話, 有燈就有人, 願Rock and Roll死得慢少少, 唔洗出葉問3.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Xq5VvYAI1Q

雲海落腳~yingju-Lu

~雲海落腳~ 年初一場濕暖的落雨之後,當天夜晚天空放晴,出現了久違的燦爛星光,夜啼鳥也回到美麗的靜夜,在天空中…

來源: 雲海落腳~yingju-Lu

Time to Left- The Capital Volume III (Chapter 15)

第十五章-獲利率(the rate of profit)下跌定律的內部矛盾

這一篇是馬生針對亞當史密夫的富國論及列卡度的唔知乜野的一篇。馬生下半生就是為了在反駁他倆而生存。我害怕我下半生都如他一樣。但這篇跟其餘不同,不是間中抽下水,而是由頭到尾去解釋他倆,尤其是列卡度,的迷思:為什麼接近完美的資本主義模式,竟會為生產造成障礙呢?他為這問題用了二十多頁去解答。我只抽取最精要的去講。

獲利向下的數學模型

首先,如推講過,但無人回,profit rate下跌,只是一個數學模型,去解釋工人的生產力上升及生產因素(constant portion of productive capital) 佔產品的價值愈來愈高,及資本累積 (accumulation of capital)的資本生產歷史進程:-

profit rate (p) = surplus value (社會中所佔總產值中工人加班而無水補的部分)/ total capital value (社會總資本值)= s / C

s’ ( surplus rate / exploitation rate) = s / v (社會中所佔總產值中工人薪金部分)

C = c + v

所以,p = s / (c + v)

p ( c + v ) = s

pc + pv = s

pc / v + p = s / v = s’

p ( c / v + 1 ) = s’

即使假設 s’一直不變,但資本家會傾向使c在生產的比率上升以增加s (reminding you s’ = s / v),p在模型下必然隨年月下跌,即使s和v的絕對值上升。

馬生進一步說一個dialectics: 資本即加快獲利率下跌,但同時獲利率下跌亦加速資本家間的競爭,去集中資本,趕走低等資本家,致使在資本體積擴大去抵消獲利率下跌造成的每單位資本獲利減少。

馬生的這個模型,充分反映資本家生產過程的天生矛盾。

在資本主義下,即使你可以不斷渣取s,剝削勞工去減低生產成本,但不代表就能獲利。而獲利的唯一方法是把貨品出售,而出售的價格夠高而包含s。而這則人大一弓口靠社會各階級(而主要是勞工)的購買力。所以在模型下,無論生產還是消費都沒有絕對話權。但這模型下勞動者消費力又偏偏受資本家以出糧這制度而嚴格限制。而資本家在每次貨品出售後得到的利益盡量回歸到生產,所謂的資本累積。這會進一步促使限制貨品中作勞動者消費的部分,變相進一步限制社會的購買力。但,這卻會影響資本家出售貨品的能力。這就是馬生的分配對抗-antagonistic conditions of distribution。

資本家只看profit,亦知道增大profit是靠兩樣:(1 )增加生產下c的比例,使v的比例相對下降,簡言就是每一單位的勞力產生更多的貨品和貨品價 (s’ rises if v falls, leading to p rise)。(2 )減低總資本C的價值 (devaluation of capital) (because p rises if C falls, s assumed constant)。

資本家如何被獲利率連成一線

載於同書的的第十章。是第二十五章的背景。資本家看不到s’,而只看到社會的平均獲利率p,並不理自己的資本所投資的產業如何,就只盲目追求這個p,或比這平均值更高的獲利率。看成自己投資應得的份。

競爭,是一個雙方鬥多對壘的遊戲。弱勢那面的個體面對強勢就似孤身作戰。相反,強勢那面就好像集結成一線的向另一方推進,施壓。聯合一起的唯一誘因就是利益。資本家追求獲利如出一轍。獲利的量夠大,就大家有錢齊齊搵。但一看到某小攝人能在某行業,某生產,用某方法,製造出平大圍更大的獲利,其他的資本家就會一窩擁去那方法,致使獲利率從社會來說都有趨向單一化,平均化,這就是為何社會不同的投資都會依照一個單一的獲利率(即上面的p)前進。

在資本主義生產模式下,手上的資本產生剩餘價值/獲利,而這獲利按比例跟其他資本一樣,就是唯一目的。售賣產品,就原為賣出一個價格來產生這個平均獲利。在這思維下,資本家變得很自覺自己是一個黨,亦朝著同一目標(社會總資本的平均獲利他能佔相應的份),這就是馬生的社會力量 (social power)的意思。他們從不在乎生產甚麼,他們只在意渣取勞力以產生"應得"的份。而能夠令他們達成這目標,他們必需爭取資本的投資行業及地域上完全無阻隔,及勞力可自由驅使。這就是他們強調的自由貿易,及爭取勞力的自由流動。

在資本家都在追逐平均獲利/應有的份下,只要一個人手上有資本去投資,就會集體地關心勞力的渣取多少,加班情況如何,生產力如何等這些直接影響到s’, s, 及p的因素。即使投資者不直接參與勞力管理,都會對這些發同等程度的熱心。這解釋了在資本是強勢下,即使他們彼此是競爭對手,都變得同氣連枝,同聲同氣。

資本過剩和資本家如何為獲利率而相殘

資本過剩 (overproduction of capital),相信是列卡度講過的。馬生指出,這其實只是過量的資本累積。但幾時才是絕對的overproduction of capital呢?就是社會上各行各業都資本過剩時。馬生進一步說是當多到不能再增加的時候。此時,必然有部分資本閒置,亦必然導致社會的獲利總量profit mass下跌。亦因此不會再在生產下增加勞力。同時間資本家與資本家逼於無奈要競爭。現有的資本甚至會接受短期的獲利下跌,甚至虧損,去趕走新來的資本家,細舊的資本家,以減緩資本過剩所帶來的獲利率下跌。這現象會持續至資本量回到獲利率回升為止,期間很多資本,包括當中的勞工,都不能參與生產,即失業。產業倒閉,信貸危機,生育率下跌。

資本過剩/生產過剩為何跟大規模貧窮並存

資本過剩只解作生產因素的生產過剩,當中包含勞力工具及勞工的生活所需。即可用作賺取獲利的東西。可渣取勞力的工具。但正如上述,資本過剩同時會出現多餘人口,即不能用作賺s的人口。因為資本累積的要決,或副作用,就是減少勞力的成本及投入以增大生產力。若資本要到國外,不是因為不能用於國內的勞力,而只是因為國內的勞力不能用作賺取社會平均獲利,或加大的獲利。這突顯資本的本質,生產的本質,被扭曲,不是為生產人類的需要而只是為了獲利。生產的計算只從生產的角度出發,但另一邊產品要接應的需求亦被資本以薪金牢牢控制,生產障礙就是這樣造成。最吊詭的地方,為何一面說需求缺乏,要到國外尋找巿場,但明明國內的需要欠缺照顧?這正因為在資本主義下,需求是要有利用價值才算,能變回資本才算。這就是生產的作X自縛。

亦不是對應國內的勞動人口製造太多生產工具。相反,模型製造太多被閒置的勞動力。這使社會的生產力被生產模式嚴重壓抑。

由於資本家只看到社會平均獲利率p,而看不到自己勞力,或自己的生產線的資本勞力比例(即s/v = s’),他們甚至會為增大獲利而阻礙生產單位的生產力的最大化。請留意上述的公式。當v數量下跌至最低水平,資本家甚至可以靠c的蓄意下跌而增大p。所以獲利為前題會使增加生產力的資本家原來任務扭曲。無資本家願意引入新方法去增加生產力,如果這令獲利率下跌。s’及p的相沖便是資本主義的天生基本矛盾。

 

 

Let’s Talk about….Journalism (Not Again?!)

昨天還是大昨天,美國總統奧巴馬用行政指令臨時對美國槍展(好像香港的工展會)及網購槍械(即係FEDEX或順豐速遞支槍過你)強制要求加入背景審查, 要買槍者証明自己唔係痴線(都痴線的. 邊有痴線的認自己是痴線的?),才能購買槍械. 在一群受槍擊案而無辜奪去親人的苦主前, 奧巴馬留下男兒淚, 展現令人心碎的一幕:

http://www.scmp.com/video/1875615/cy-leungs-speech-scmps-china-conference-putonghua

sorry….搵錯料, (都話自己唔專業), 下面才對:

http://www.theguardian.com/us-news/video/2016/jan/05/obama-crying-executive-action-gun-control-video

看到我都差點流淚…..但是是萬梓良的流淚…..SO WHAT!!!!!!!!!

2_n

演說演到可以拿影帝, 或視帝, 或叱吒男歌手金奬的奧巴馬, 今次都冇令人失望, 下面是那場戲的台詞:

“Our inalienable right to life and liberty and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 those rights were stripped from college kids in Blacksburg and Santa Barbara and from high schoolers at Columbine, and from first-graders in Newtown,”

“我們生而不能奪走的權利, 生命, 自由, 以至追求快樂. 不論白勒斯堡及聖巴巴拉的high dip仔、還是哥林拜的form 6仔, 到紐頓的小一雞, 他們這些權利, 都被奪去.

(演員步入沉痛及哽咽) “小一雞…"

As his speech rose to its climax, with tears rolling down his cheeks, Obama said: “Every time I think about those kids, it gets me mad and, by the way, it happens on the streets of Chicago every day.”

(演員眼淚要留下, 並要用指公拭目) “每次我想起這些小子, 都令我控制不住. 而….這事每天都在芝加哥的街頭發生" (台下拍掌….沉痛而帶歡懷, 但有3-6分的激動)

這就是影帝的narrative (溫總嗰D, 去TVB做罷). 好多人都覺得冇問題. 至少我在亞洲的推特群體看不到有人有問題. 但美國有一半人認為有問題, 認為是嚴重干犯美國神聖的第二修正案. 老實, 我從來未看過第二修正案, 亦唔知是什麼來的. 但就好似美國問題的萬能KEY一樣, 成日都會出現.

昨晚, world tonight 的 Ritula Shah 就此事問德撒斯州的州長, 並做足功課, 講出由2013年開始, 美國的槍擊事件及死亡人數上升. 但那州長都有他的narrative, 或台詞, 如下:

“你QUOTE數, 我都識QUOTE數. 2013年到現在, 美國罪案率在下跌. 而在最少槍管的州份如德州, 下跌尤其明顯. 而同時間, 槍擊案上升的州份, 正正是槍管最嚴的州份. 這証明: 1. 犯事的人不會選擇有槍自衞的地方下手, 所以槍管只會剝奪美國人的保安能力. 2. 犯事的人, 有冇槍管都會有槍. "

而他的narrative都很有道理是嗎?

Journalism就是要確保對同一件事的不同看法都有同樣的空間發表, 流動, 對沖. 所以BBC做得很好.

另外, 我只可以承認, 美國真是一個好特別的地方, 於我而言. 我真是唔明, 所以我好少講. 如果英國事我還扮晒野充一時之快. 美國事我真是不敢評論. 我只可講我覺得好奇怪. 至於自己的國家, 中國, 我更不敢評. 因為我唔明的地方更多.

Let’s Talk about…. Journalism Again

新年番教會, 看了一齣一班兒童演的名為《小明星》的二幕短劇. 不夠十分鐘. 有專業的導演設計劇本, 用心度過的舞台形體動作. 用心的配樂. 當然兒童明顯排練不足, 出現甩台詞、甩cue位等情況, 而且筆直所限, 無配合的props同舞台佈置燈光. 但兒童展現出來的天真及力量, 本人亦看得出戲味來. 尾幕講主角(流落凡間的天邊一夥小星星)在地球抬頭漆黑的天際是我的家園看到自己在天上的同伴(就在主角身後的幾個兒童), 講出獨白 “原來星星是咁光咁閃架! 我又見到你啦遨遊星 (那叫遨遊星的兒童在圍圈跑動)". 我在當時自言自語講"呢幕掂. 可惜無props同舞台佈置燈光, 否則, 舞台全黑, 打燈, D兒童著銀色反光衫就PERFECT池". 在旁的老婆相當不屑 “好似自己是舞台總監咁"

佢真是鬧得我好啱. 我真是一個唔扺可憐的仆街. 事實上, 我人生無看過幾多套話劇. 在大學時參與過的話劇只有兩齣, 加起的對白只有兩句 (而其中一套對白數量是0). 就是俗語所講的跑龍套/死咖哩啡. 中學曾非正式執導, 效果是被屌老母. 一句講晒. 唔專業, 亦無得扮專業.

看似與今天的題目風化猴不相目及. 但我正正是想說, 傳播事業, 是一門非常專業化的事業. 專業得無得高叫"人人是導演"、"人人是記者"、"人人是攝影師"、"人人是演員、"人人可編輯". 以上的口號好像隨科技, 社交媒體, 拍攝儀器, 錄音儀器普及化而甚囂trendy, 亦聽上來很充權(empowering), 但高叫的人只要不偏不倚的去看實例, 就會知道講就凶狠的真義. 看過網絡挑機的當紅youtuber如何在專業媒體下出羞就知道人人是乜乜乜幾近痴心妄想. 自己成日寫文都知practice makes perfect, except for amateurish. 怎樣寫都不會變專欄作家. 所以到目前而論, 一般大眾要知道大眾事, 建立/培育觀點, 口味云云, 隨了選擇適合自己的媒體, 品牌, 或多看幾個媒體, 品牌外, 別無他法. 某網友評網民的所謂品味, 知覺只建基於某端的飯來張口是有點不公道. 因為網民隨了飯來張口外, 是不能自己製造觀點, 熱話, 醒覺, 公民討論的. 而某網友害怕公民被傳媒機構設框限制自己的知覺, 亦只可以說句無何奈何, 只呼籲大家看多幾份, 小心選材, 不明多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