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十一月 2016

一隊POP BAND是怎樣練成的6

上 回提要

全部都唔洗記住。記得呢句就得啦。

這種永遠都覺不協調的協調。就是這個故事將會發生的主調。

***************

昨晚發了個夢。夢中我在一個Gallery。Gallery是藍紫色的牆身。是晚上。遠處看見一幅畫。應該是一隻被拉纜而前半身離地的野馬。但幅畫是未完成的。一個畫家還正在補油。右邊有一張長枱。放著一些中國書法。在寫字的兩個人竟是我老豆和我的叔叔。吖係。。。佢兩個鍾意寫書法的。乍看是草書吧。

我一真向那幅不斷被增補的油畫走去。紅色的畫家帽的那個畫家擰轉頭向我望了一眼。好像是那個Rino,又好像不是。她又回到自己那幅畫。

那個Gallery很光。因為天花板上有一個成張餐枱咁大的黃燈。好亮。但好像有聲音在叫"邊有枱食飯呀"。突然,那棧燈就跌了下來。就變成一張會發光的餐枱。大夥兒都興奮地走過去進餐,而我亦從夢中醒來,眼看著房內天花板那棧跟夢中相同形狀但細很多的房燈,和床對角的那部舊all-in-one player。已是清晨。要返學。

不要問我讀咩系。讀咩系在香港,甚至在這個世界,是沒有關係的。女的,打開報紙,麥雅緻,郭羨妮,陳法拉,楊思婍,萱喧,以至麥明思,Hermione,Ava DuVernay,個個讀的系,以致學校都唔同,最後都是殊途同歸,做人阿媽。男的呢⋯⋯做人阿爸掛。係呀。就算是Noel Gallagher後生扮晒型咁,又話自己是第二個耶穌(洪秀全?),最後都係做人阿爸的啫。即使是洪秀全。甚至是他頭號粉絲孫叔山,都是做人阿爸。每個人無論原本定的目標是怎樣,到最後都是做人阿爸阿媽。何不一開始就立定志向呢。

而讀咩系其實又真是沒甚麼分別是嗎? 除非你是未來真正棟樑那些神科. 什麼醫呀. 精算呀. 建築呀. 其他的科. 上堂都係咁啫. 大學週期. 第一至第三週. 一定上足. 睇吓個教授咩要求. 或是否冇要求. 知道幾是Mid term. 知道幾時要抄功課. 知道是否要同人分組. 睇吓可否自行分組. 搵D會做功課的人一組, 烚他們勤勤力力擔屎唔貪食, 仲會食埋你嗰份. 第四週至第八週. 除MID TERM外絕對唔上. 如所有大學訓詞一樣. 學習不是求分數. 大學志於發展全人. 進行大學生更應做的事. 即係唔好浪費光陰在那些textbook, reference, library 上. 第九週至第十三週. 差唔多要present和講點考試, 即管上多一至兩堂. 科科都是咁. 系唔系都係咁.

而今日返學順便要做一樣野. Vicent的一個短訊. 喂原來未散BAND架…… 個短訊係Whatsapp 錄音來的. 要禁個PLAY ICON先知嗰D….屌你咁懶的. 打下字都唔得的. 個錄音是咁的:

“喂….聽日一點鐘上返嚟BAND SO 房…傾下一個SHOW"

仲要再睇返才見到原來ADD左我入一個叫Woolf Lovers的Whatsapp Group. 真是之前懶冇退GROUP先收到你個錄音. 一入U一個二個add埋D ON9 Whatsapp Group. 咩春秋二制大姐GROUP呀….乜O物O組仔組女GROUP呀…..真是轉個頭就退晒你老味. 就係差呢個. 仲要串錯字的….Wolf呀….狼呀你老味…….

 

***************************

 

讀U另一個新習慣就是每朝都要去個Department度打一打卡. 叫做同D人say 聲 Hello 咁. 通常都冇咩人的. 都是一兩個坐喺張梳化度On99講下演唱會. 周柏豪嗰D咁….可能會加一兩個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關心的愛港愛國好男兒企埋一邊講下中國如何崛起, 超英趕美咁. 但今日. 部LIFT一開好多人. 真是好多人….多到Hidden Agenda等入場咁….有點不妥.

“歐海淳黎左呀….咁多狗公的?" 我問身邊一個男士. 因為真是男士佔絕對多數. 好似Donald Trump D選民比例咁.

“正過歐海淳添呀….聽人講"

“吹水咩你….."

就在我講"吹水咩你"之際, 前面的人群就突然好像摩西的分水降嗰吓, 從中間一分為二, 中間出現乾的地, 還好像我身後的窗有神光射向我的跟前. Miracle O Miracle. 眼前的對岸就是三個女仔在selfie. 企中間嗰個邊然就是….莉乃…TVB咩你…….又會咁的….尋日見到今日就見番? 仲要我地頭? 邊個寫劇本的同我死出嚟食番佢唔該. 我覺得太老土咯….以上是我深層次的自白…但淺層次的我當時是Freudian Slip了

“莉乃…..?"

講完呢句後, 紅海分洪的時間亦過. 幾番好很擠逼的Hidden Agenda Lift口, 或諾亞條舟….如果我覺得自己是入面D動物的話…都啱的….這裡大部分的都很像動物…狗公. 只是咁的諾亞舟的男女比例, 持續40日的話, 同性婚姻/平權運動, 應該在四十日落船後已開展. 唔洗等到今日, 仲嘈緊.

真是好似TVB….個劇情. 欠的就只是我講"莉乃…..?"時側邊有個人好娘咁問我"你識佢架?" 現實是唔會有人咁問的. 因為現實是大部分的狗公視綫及天綫都tune左去前面selfie嗰個/班女. 唔會有狗公去理會另一隻狗公是否已認識牠們的獵物/假想獵物. 除非….我已經食左件獵物. 劇情會否如TVB式推進, 我與莉乃從此日日相嗌唔好口, 但又兩心拉近. 到撻著時WEI WEI又返嚟話想同我一齊, 自此陷入三角直至結局呢…..? 廿幾歲人是否不應存太多性幻想呢? 但同時滿腦都是性幻想又是否有問題呢? 屌…你當我哲學家咩……

我只道, 原來莉乃將會是這年國際生實習計劃的學生, 來幫本科生加強英語寫作及會話能力的. D人仲幫佢改左個中文名, 叫利維莉…..屌你邊撚個諗架……咁你不如叫番莉乃…….

 

 

戰爭與和平竟是MK潮文

網友提一提, 其實我是在回煲BBC1 呢年年頭播的戰爭與和平. 原因是: 1. 多謝NOW TV的BBC ENTERTAINMENT. 真是追得夠快. 現在有得睇全套之餘又唔洗VPN咁每半個鐘CUT我線一次. 和2. 真是好多女. D女又真是靚. 唔靚嗰個仲要比Jim Broadbent成日鬧, 真是夠晒現實. 只要靚乜都得. 乜都順D.

重申一次. 我是未曾看過Leo Tolstoy的原著的. 硬係驚好似是情深深雨濛濛, 趙薇古巨基嗰D…..點知….

假設BBC1 的劇組是沒有修改原著修得太利害的話呢, 其實都幾似現代港式MK文學的….我看到第五集. 讓我解釋一下人物先…

1. Pierre – 四眼死肥仔 (Sorry Paul Dano. I just tell the truth). 好有錢. 富二代中的富二代. 因為個一代已經死晒…..Yeah…但貪快透過熟人介紹 (即係D UNCLE啦) 娶左個靚到爆, 但係會令你頂帽好綠, 綠到enamel的水性陽花.

2. 水性陽花 – 靚到爆. 但有極強性需要. 很喜歡去波結識公子哥兒然後閃電上床. 全城皆知的千人斬. 是Pierre老婆. 唔去波都唔緊要. 老公帶個friend番屋企即做. 名乎其實很想要吧隔離嬌妻性飢渴別要弄壞我的小穴穴. (我真是衰. 衰咸濕. 咸到5集都未聽真佢叫咩名.)

3. Andrew – 都有錢. 但決定保家衞國做軍佬(即係當差啦). 是Pierre個老死. 有老婆. 但生產時死晒. 現一支公無所事事, 醉心軍事.

4. Natasha – 即係Lily James (灰姑娘嗰個就是). 首先. 係處. 是16歲….還在青春期(化左妝都有暗瘡陰公)見到都想….唔講咁多. 是Pierre青梅竹馬, 但個女同個男知他們永遠只能做朋友. 雖然你不是我男朋友, 卻比男朋友更親更重要 (你話幾咁UPDATE呢…)

5. 水性陽花個細佬 – 個樣極似跟車MK, 但自命靚仔, 把口浪過油, 可以TUMP到天下的女人同佢上床. 非常爛玩的大PLAYBOY, 但有個老婆收埋在波蘭 (即係大陸有一件了) (我真是衰.又係未聽真佢叫咩名.)

去到第五集. 講Andrew 偶然下撞見處的Natasha, 男的被女的陽光及處吸引. 女的被男的幽深攝住. 立即撻著. 並得到永遠是好朋友的Pierre祝福. 但Andrew 老豆不滿兒子不經安排下娶Natasha這等下欄貴族(即唔夠上流, 大概去波時企埋一邊嗰D), 私定終生. 決定要倆人延期婚時至一年後, 並要Andrew siphon 去法國做野. 咦….咁咪即係long D 一年囉…..中間大家skype 下 send 下 情深說話未曾講式email , 呢度好凍想你現在攬住我云云.

點知….就在差唔多long D完的時候….跟車MK看上處Natasha….並用一次見面, 就開行副計浪油浪到條女突然痴左線..同自己姐妹講 “我而家先知咩叫真愛….我唔結婚了…..跟車才是真正愛我的….不要教我甚麼才是愛…我比誰都清楚囉…OK?" (你話幾傻幾天真幾MK FACEBOOK 文學呢)….條MK原來只是想引Natasha去 elope. 但其實elope的意思只是爆房 (仲要真是卜左間房SOSAD)….最誇張係…Natasha話咁都值得, 仲要偷走出去…叫 “唔好阻住我出去尋真愛" …

阿姐妹通知Natasha 老豆老母…在爆房地點及時捉住跟車…但莫斯科個圈好細…好似係….件事揚晒出來….揚到Andrew 一落車/機, 已經從paparazzi 得知…..所以決定飛左阿處女Natasha….Pierre 企圖上Andrew 家探口風游說是否有彎轉…..

Andrew…"She is free now as she used to be"

Pierre…"但你會原諒佢的是嗎…..都冇發生過任何野…."

Andrew…."I admire your forgiveness to people who faulted you….But I have to tell you that I am….different kind of man. I couldn’t forgive her and I won’t forgive her." (擺明潤佢帶帽)

之後仲補多句…."please don’t meddle between us again if you want our friendship to stay"

之後Pierre仲走去安慰處女….

Natasha…"佢是咪已經唔原諒我…..我知我唔抵可憐"

跟著用對死人可憐眼問pierre

“比著是你你會原諒我是嗎…." (仆你個街)

Pierre…"你是我再努力都佩不上的女人…你知道的…如果我已成為佩得起你的男人, 我馬上就娶你"

兵到呢…….兵故來的…

兵故…LongD….MK 爆房…..綠帽…..這些就是LEO TOLSTOY….用這個角度看…文學真是很貼地….並不高深莫測….並不耍高調…

 

我們都是新海誠

我都話現在我很貼地的. 這標題是我現在瀏覽FACEBOOK時看到的. 套戲現在的票房, 可以講是phenomenal. 所以我真是好cheap的. 人睇我又睇, 人講我又講的云云眾憎之一.

我仲睇左添. 同老婆睇. 老婆話. “D人話會喊架噃"

“咁咪即係喊唔到囉…" 我答.

“唓" 她再答.

好可惜的是….真是唔係幾喊到. 畢竟年紀有番咁上下. 我只要記得你個名, 去到邊度都會搵番你的對白, 真是再喊唔到了. 人生實在經過/聽過太多呢D吹水, 但最後唔會做得來的山盟海誓. 而我在戲院甚至同老婆講用韻石撞地球這個McGavey 有點假, 令人投入唔到添.

好惜的….最後都喊到的. 之前看過衛報為新海誠做的訪問, 我知他是想講福島大地震. 女/男主角為了拯救系守町時的熱血, 加上警報的響聲勾起的圖畫和東京以至整個日本當日的聯想, 真是有點哽咽.

圖畫很美. 這我知的. 我有看過秒速五厘米的. 多謝那位朋友. 而戲中連續多個回眸錯過的剪接, 都全是新海先生的signature. 好似吳大導的白鴿一樣. 但去到臨尾. 我回想秒速五厘米最令我著迷的就是導演就是要令兩個主角碰到但永遠再不能重逢的令觀眾鬱住鬱住. 我一路看一路講

“新海….我欣賞你….你堅持自己…..堅持要撲空的空虛."

點知…..

“我係咪見過你架?"

“我都有咁的感覺呀…."

我屌…….我真是屌了出聲….我念念有詞. 新海…我唔尊重你了. 你為了票房扭曲自己….你玩HAPPY ENDING…你TVB…..我下次罷看你…我號召FACEBOOK 罷看你.

但更扺死的在後頭.

我同老婆講. 這是HAPPY ENDING…佢的回應真是愈想愈妙…

“唓….見番之嘛…可以之後頂唔順分手架."

係噃….當我們香港人看慣葉念琛大導, 立刻就聯想到餘下的故事. 男主角同女主角天造地設, 經歷生死. 但手機還有靚女前輩的號碼. 還日日LINE. D 對白又是…

“你點呀….我老公對我唔好…我才回想你的純真…" 再加個嘴唇EMOJI. 呢邊又加個AUBERGINE EMOJI. 跟著女主角生疑, 又覺得前輩靚自己咁多. 日日鵝個主角, 呢樣嗰樣…..

咁樣…才再回想. RE-REWIND…..其實, 當天撲空, 永遠留在Cauldron 邊的那段記憶….可能才是happy ending. 因為葉念琛才是現實. 而我們亦慣了這個現實…我們人人都憧憬我們都是新海誠…但心內卻比誰都清楚, 我們都是葉念琛….我的導演朋友所COMMENT的….

“個個導演都有心中的MESSAGE…呢個則歪理連篇…我最憎佢"

我都最憎佢…偏偏知道心入面嗰浸就是佢….所以

I am self-hating. We are self-hating…Helplessly self-hating.

文章又重溫

因為看到有人看過我幾個月前的文, 才陌生的去回顧一下過往. 原來自己過去寫的, 除很多錯別字之外, 是那麼政治的. 自己看到都嚇了一跳. 今日再叫我寫, 我寫不來了. 即使有人俾錢要我寫, 我都應該推掉….我唔識寫.

感謝你們對過去的我的支持.

一隊POP BAND是怎樣練成的5

上回提要

主角淦灶和新成立的Band友在老人院的第一激. 仲被主角見到Angela Merkel 及靚女短褲助教. 遊緊魂的他唯有擰轉身望住Vicent.

這樣的睇神對望真的很搞笑. Vicent錯愕的眼神好像在叫我擰番過去. 但他又不是太方便開口. 或費事開口. 可能過埋今日, 以後都唔會再見到大家. 這事司空見慣. 網上約過夾野的人都知道, 十居其九, 一次之後, 下次不會有下文. 只是大家禮上往來, 俾吓面同此時此刻的here and now講聲, “你都OK吖! 冇同人夾開? 唔似喎. 似玩左好耐喎. 不如抄低電話吖…. 唔好上高登約啦. 個PM QUOTA咁少….你叫咩名話?" 這樣大家就抄了大家牌. 可能有了彼此的facebook, snapchat, instagram, tumblr, tweeter, whatsapp, line. 可能對方之後會在你的timeline上時不時出現. 甚或liver吓自己唱歌、拍拖、生日云云. 或許彼此又給彼此like 心 笑 emoji….但大家彼此再不會見面. 甚或街上撞見都不會認得. Not to mention點吓頭.

幾似 one night stand呀呵……

冇任何一個人提出去食吓tea之如此類。過去yaak碗嗱喳麵都好吖。。。都冇。個個彼此點吓頭就各自散咁鬼瀟灑的。火腩飯間茶餐廳咁的。好啦。走啦。我提著我的fender highway one行去柴灣地鐵站,如孤獨的劍客,仲要有D肚餓嗰隻。柴灣總站地鐵,是整條港島線唯一有機會有位坐的地鐵。但這日不好運。像每一卡都好像差些少。在靜止的卡車一直向前穿越,加上其間因為支highway one撞到站著扶杆或車頂上把手的乘客而產生的眼神離開手機斜啤我、有點困擾的表情及我的"唔好意思"。一直走到第一卡。終於看到曙光。唔係。唔係咁簡單。直情係oasis。那個空位的隔離就是老人院國際學校那個。。。甜。到。漏!仲要單拖。有冇搞錯。是否悲劇的序幕。Perfect Storm前的風和日麗咁呀。現在的她,已經把那個髻梳下回直長髮。Pantene咁。頭髮略帶magenta。染髮,ohh yeah。I like染髮的呢。向我一邊頭髮閣起架在耳框上。耳框上一個濶耳環。耳塞的ear plug線沿著帶紅的臉頰及咢骨一直向下引,掂著其胸口的灰色top,成了數學概念tangential 的狀態。大佬呀。。。真是有點搞撚錯。最搞撚錯的是。。。佢認得我。

Hi. Guitarist. 她笑著說。應該是同我講。嗱問題嚟啦。國際學校。助教吓。。。一陣佢全程明珠生活呢。棧柒㗎咋。自己知自己事吓。但我作為一個gentleman。唔係唔打聲招呼嘛。。。D oral是DSE後俾番晒個阿sir,但nice to meet you呢。。。都還是可以的。阿邊個話齋,香港,國際都會吖嘛。

Hi. e…can tsu e…let me se..頂你個肺。。。seat呀。。。點解會唔記得架。。。仆你個街早知平時真是去睇下明珠台。。。唔好成日掛住睇達哥上高登啦。。。仲要睇明珠台都要睇明珠生活唔睇個唔撚識讀的英文版。

Alright. 她又好似明咁。隻眼睄一睄她隔離的空位。我當然嗱嗱聲坐埋去啦。呢D時候就是你覺得支highway one最銀阻訂的時間。放邊都唔係。放邊都濕滯。

You played well…I mean your band….the….like……so much fun… 屌。今次真是shit啦。仲要listening。聽到斷吓斷下咁,實出洋相㗎嗄。好彩。跟著嗰句聽懂。接到。

The song sounds like some oldies…

yeah….it is …a song for ….e..very old TVB ..drama. 係。。。drama…事鬼旦啦。

what’s it about … is it about carnival? 呢句唔係好知佢噏乜。但都要落去的。Pink Floyd 話齋 the show…must….go….on…….

e…the song is….about love…love is er..in many mountains and water…蕭sir!救我呀蕭sir!

like love is everywhere?

yeah….蕭sir…我應承你。從今以後我會好比心機。tiger crap都learn to speak 英glish㗎啦!

wow…..lovely.

yeah…lovely…真是lovely。我指佢。但我繼續咁落去我會太funny。

e…my lame is…fire gold…..淦灶真是唔知可以點譯。蕭sir都冇用。

Fargo you mean? the drama ’bout ‘th west? 我真是知她講乜。

yeah…就是每次唔知佢講乜,或諗唔到嗰句應該點講時候的回應。

My name is Rino….喂呢個我識喎….. Sashi Rino 吖嘛…指原莉乃嘛….我雖然是一個憤世嫉俗的搖滾結他手, 但我都鍾意AKB48的. 雖然我唔怕冇女扑, 但我都怕冇女J的. 呢段唔好爆出去唔該. ….莉乃…莉乃..乃…

ha? 甜到漏/莉乃像問我在講什麼. 弊…諗野諗出聲的我……

e…it sounds Japanese 我補飛問.

yeah…sort of..you know Japanese? 呢句答唔答yes 好呢。。。。

Oh…I nearly miss it. Nice to meet you guitarist. Bye….原來不知不覺架車已到鰂魚涌。她就落車。仲要講埋我原本為自己度身訂造的對白。nice to meet you。又抄唔到牌。不過覺啦。咁樣落去年er er er 咁。我棧變janice man的啫。。。。唔知邊首流行曲歌詞類似講過,有些東西絕不可碰。我相信就是呢D。我相信wei wei在加拿大應該每日都係咁。或者她會好D又唔定。

音樂有個概念叫alteration。從scale的角度去看音樂,或把音樂分類,大概可以把音樂分成major及minor兩類。這全仗那一篇樂章用了那些chord。我們嘗試用最簡單的C D E F G A B 七個音標去分析。每個音可向上每隔一隔找一個音而形成一個三個音標為一組的chord。如下

I – CEG

II – DFA

III – EGB

IV – FAC

V – GBD

VI – ACE

VII – BDF

由於一些更複雜而我今天不想講的原因,形成以上的CHORD中,I,IV,V 的中間,或叫3rd,是原整的全度,形成了major chords。而II。III,VI。個3rd成不了原整的全度,變成minor chords。一般的樂曲,要不就把major chords環繞整首歌。作為主結構。要不就把minor chords貫穿整首歌。音樂自此撈唔埋。major minor好少可以並存。gamchuria,首歌只會變得好怪。

但中間有人想到把一個叫alteration的方法,就是gamchuria把七個音標的相互距離改變。擠壓。而產生一些奇怪的接駁和弦,來作major 和 minor的橋樑,使兩極並存。難度就在於alteration本身是非常怪的音色,其本身跟major 和 minor 都有一些不協調。

這種永遠都覺不協調的協調。就是這個故事將會發生的主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