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三月 2016

福音(PLOT)-第六幕

場境-上海一間酒吧

人物 - Maria, John

Maria:佢由細到大都是這樣的。(手袋中拿起煙,點燃,吹一口。望向遠方所剩無幾的漆黑和寧靜)

John VO:你從來無想過眼前這個看上去還不到40的金髮女人就是JESS的阿媽。

Maria:你跟左他幾耐?

John:幾個月

Maria (望著JOHN良久,笑):你似他。

John:我?

Maria:暗。。。你有點似他細個。

John:他細個點架?

Maria:他?他似他老豆囉。他。。。。同他老豆一樣,你永遠唔知他怎麼想的。要走就走。要來就來。(眼角開始有淚流下來。John遞紙巾)唔該你。他們都似你現在就好了。

John:他們對你不好?

Maria (哽咽後):都唔怪得他的。細細個有爸爸等如冇爸爸。

John:你。。。地兩個離婚?

Maria:好複雜的。同你未夠熟,唔講你知住。熟D吖。熟D先講你知。

John VO:唔知點解,她講呢句時,我覺得她好像還是一個細路女。可惜。。。我只有廿歲。否則,我應該追她。可惜。。。我只有。。。廿歲。Maria.

Maria:聽日又跟他去第二度?

John:係,去海南。

Maria把頭向前傾,眼神示意John把他的頭也向前挨:總之。你們要小心。你們的事,在這裡是會拉的。

John:在這個世界。做什麼事他們都可以拉的。Here’s no crime, but law. Here is no law, but crimes.

Maria:唔怪得他喜歡你。你真是好似他。

John:他同你講的?

Maria (擰頭):我感覺到。頭先喺Capernaum的時候,我感覺到。

鏡頭剪回Capernaum時,Maria原來就坐在Jess那張檯的後一張檯。Maria看到Jess和John在傾談。正確來說是一個師傅在lecture,一個protege在細心聆聽。Maria開始回憶。

鏡頭剪回JESS十二歲時,Maria好擔心的表情。四處奔波找Jess。原來發覺Jess就在旺角女人街看一個銷售員在向街坊LECTURE。

LECTURER:嗱。。。呢位師奶。你自己試下拿著。係咪好重?係。係咪?所以點解要拿著呀。你想關節炎。拿著。否則。就把它勾在這個勾。點解呀?好簡單。重野唔自己拿。重野人地幫你拿。

Maria 從來未見過一個小朋友是如此投入聽道。還要抄NOTES。她看到JESS的眼神。好像看到光似的。Jess 擰一擰頭看見她,表情像看不見她一樣,又擰回那個銷售員。

鏡頭又剪到Jess未出世的Maria。鏡頭影住一個十五歲的Maria。就坐在餐廳。對面的是一個叫Gabrielle 的人,身穿西裝。

Maria:得你嚟?我有左佢BB,得你嚟?

Gabrielle:你知他唔可以露面。

Maria:搞我時就可以露面。搞完有左唔可以露面。

Gabrielle:他冇要你落喎。他找個人給你結婚。所有野安排好。你同一個幸福媽媽冇分別。分別就是你幸福D。唔好咩咁?

鏡頭ZOOM那個年青的Maria,慢慢變成在旺角望住JESS上LECTURE的那個Maria,慢慢變成Capernaum望住已LECTURE人的那個Maria。JESS VO:你知我是我父差我來的。你見過我的父,你知我一定要做我父所要我作的工。慢慢又鏡頭又回到酒吧的那一刻。

Maria:總之(雙手按著JOHN的手)小心D。都同我睇住他。

John無奈的回答:我會。

Maria轉身走。

John:你去酒店?我送你吧。

Maria (擰頭):我返香港。你送唔到我。

John:都得架。

Maria (擰頭):幫我睇住他。你自己都小心。(走)

John VO:我仲可以見到她嗎?我可以點睇住JESS?究竟JESS老豆係邊個?頭先酒店時,點解她又會對住JESS喊?JESS做左D乜?我點解唔把握機會問呢?我仲有冇機會呢?

廣告

十年與一百年

知道有呢套片. 我都是香港人. 而最重要是, 呢套電影在GRANUIAD 電影版講過兩次. 我實實在在告訴你. 好勁架啦…超級大片 超人VS蝙蝠俠都是寫個一次. 仲要影評嘛嘛. (一早叫你唔好搵BEN AFFLECK. 條仆街票房毒葯來. 拍必賣的穿梭機片, 有埋LIV TYLER+BRUCE WILIS 都可以票房出事的.).

但十年, GRANUIAD 電影版好認真咁形容, 它是赤裸裸的把港人恐中央的apocalyptic dystopium 納喊出來. 而據我所知, 套戲的票房出奇地好 (連馬鞍山戲院都有上就知出事). 仲要被中央綠霸. 仲要話今年最佳電影….嘩! 勁呀.十年來的恐嚇,  十年來的竭斯扺里, 十年後的預視. 交織出一部作品. 有意思. 即使你是男斯, 都應該用歷史的角度去嘗試欣賞這部作品. 尤其你們歷史那麼強, 要不五千年, 要不百幾二百年, 來取笑年青人眼界只有三十年.

昨晚聽PODCAST, 原來蓋大的出生地愛爾蘭正同時慶祝/記念100年前(1916)的easter uprising. 愛爾蘭人爭取獨立運動. 而舉辦的單位, 愛爾蘭政府, 決定用當時的鼓舞運動的詩人, 如james joyce, Y B Yeats, 的作品去做ADAPTATIONS. EXHIBITIONS, 去作軸心回溯當時發生的事. 例如英國人引致的大規模飢荒.

http://www.bbc.co.uk/programmes/b07414h4

但我比較深刻的(你知啦…我扮野之嘛….嗰D詩人識佢老鼠)是同時在倫敦辦的愛爾蘭文化節, 用當地的民謠去記念. 記者問佢, 對這個回溯有什麼感受. 他好平和的當, 其實都已經唔緊要….我們都找到自己的IDENTITY.

好似唔知邊個講過. 如果1916年有人覺得你的想法不對, 不要緊, 因為我們著眼於2016年人點看這件事. 唔知你們的想法能否帶來什麼, 又能否帶到100年後, 有人為你唱歌. 因為我不能判斷. 我不懂.

但….有樣野我應同你們的…香港人有佢獨有的IDENTITY. 即使這IDENTITY我到今日為止認為未足以成你可獨立出來的理據…(西藏比之更有ID). 只是我又講唔出是乜野的ID…可能就好似呢篇文咁…唔中唔英掛. 有的…不過即使有. 都要live with it. Terms with it. 總不能我是香港人, 所以請你聽我話唔係我逐你出境那麼陶傑的.

共勉之

福音(Plot)-第五幕

場境: 中國, 上海浦東最豪華的一間酒店上的一個club. 是LIFE亞太區總部的專屬CLUB, 叫Capernaum。 一般只可以有公司頭三層的職員才可進入.

人物: JESS, JOHN, PETER, 祖, 尖, 利迷, 加埋在大陸JESS收來的大陸低級員工, 加埋就係所謂的十二門徒. 其中一個叫奕斯嘉, 女性, 極可人的面貌及身材. 亦是JESS新請的唯一一個女性. 就係故事如願發展會出賣JESS的鬼頭仔(或女). 他們興功.

JOHN VO: 這是我人生第一次看見乜野叫做成功. 成功的指標, 就是這種高貴而腐壞的專屬. 和外人完全沒有察覺的這種榮美和神秘. 在這個樓底接近五十尺高的華麗殿堂, 正中央有兩句JESS說是LIFE的MANTRA.  ego sum Alpha et Omega

JESS: ego sum Alpha et Omega principium et finis dicit Dominus Deus qui est et qui erat et qui venturus est Omnipotens. 我是始,也是終,今在、昔在、將要來臨的那一位,是全能者。誰想當最前的, 就要站在最後. 誰想當領袖的, 就要先作眾人的僕. 另在最後的反當最前的那一位.

JOHN VO: 我呆了. 我完全唔知條友UP乜. 但只感到這人的說話每一句都充滿權威. 其他的同事都冇理過JESS, 只全副精神跟奕斯嘉嘻笑.

奕斯嘉 (普通話): 不要叫我英文名字了. 很見外. 我最不喜歡我的英文名…Monica. 但我只知道這個名字. 來LIFE時就這麼介紹了.

祖 (很撚衰的普通話): 那我們應怎麼JIA你….

利迷 (大陸落來的. 當然是比較好的普通話): 不是JUA….別那麼在女生前講色情. 是JIAO嘛.

奕 (普通話): 他沒有呢…叫我JIA JIA 可以…

(他們繼續嘻笑)

JOHN:我從沒有想過世界是咁的。

JESS: 世界是由關係組成出來的. 而LIFE真正的目的. 就是重新建構呢個關係. 你冇想過令每一個人都得到自我救贖是有多EMPOWERING. 而LIFE可以令到每個人將自己身邊的關係發揮到極致. 呢個由每一個個體建構延伸出來的網絡, 就變成一副好美麗的圖畫. 個滿足感就會使你自身完全. 就是MANTRA的ego sum Alpha et Omega.

JESS拿起華南日報. 鏡頭ZOOM落去一單新聞. 標題: 一個奇蹟-LIFE使一個天生眼疾的人開眼. 畫面轉去湖南的火車站. 鏡頭影著JESS和十二門徒的背面一路走出車站. 鏡頭轉到十二門徒上車.

祖: Emmanuel…

JESS: 其他人應該咁叫我, 因為這是我職銜. 但你地唔洗. 你地是我徒弟.

祖: 師父, 你唔跟車了?

JESS: 我有D事要去上海. 你地兩個兩個一組. 唔洗帶電腦. 唔洗單張, 亦唔洗做佈道會. 嗰度是農村. 佢地唔洗呢D. 你地去就咁講就得.  無論在哪裡,你們進了一家,就講我是LIFE,人人都當悔改就得啦。 如果有什麼地方的人不接受你們,也不聽你們,離開那裡,用地圖做個記號就得啦。

鏡頭影佢地在農村SELL野.

JOHN VO: 咁大個仔, 第一次見過比香港葵青區更易做的場. 真是唔洗SELL. 每一個都貧窮, 但每一個都願意為這個福音傾家盪產. 我又想起JESS 講過的 “舉目向前, 盡是禾田. 應求收莊稼的人". 但JESS原來同一時間就在上海做了一件更非而所思的事.

畫面轉去地區有線電視台關於上海那件奇蹟的專題報導。

電視台新聞畫面(普通話):上海巿XZ區早前發生了一單奇蹟的事. 一個自出世就瞎的青年,因為塗了一間神袐公司LIFE出品的眼膏而瞬即開眼了。

鏡頭轉到那個開眼男在新聞報導內出現。家人亦陪同。

開眼男:是。我本是在兩歲時發高熱而拼發的失明的。家人怎麼找醫生也醫不了。昨天吧。我遇到一個人。他是外來的。他沒有說名字。他只說是他來自LIFE的。給了我這支膏塗。我一塗了眼就開了。就像我從未失明一樣。我很多謝他。

開眼男家人:我很感動。(一家人擁著哭)我講不出話來。

新聞報導VO:但有關當局對LIFE的這支膏的功效有懷疑。

(當局一個醫生受訪問)

醫生:它只是一支很平凡的膏。沒有任何特別的成分可改變腦神經所致的失明。

新聞報導VO:因為那家人不是上海當戶。未能找到那男士的過往病歷。

(新聞報導FADE OUT。鏡頭剪回Capernaum,回到JESS拿著華南日報那個MOMENT)

JESS(起身,拿起酒杯):C’mon my Sheep. To them which see not might see; and that they which see might be made blind.

門徒(起身,拿起酒杯):To them which see not might see; and that they which see might be made blind.

(遠處傳來掌聲。走來幾個身光頸靚的人)

JOHN VO:後來才知道,最中間個肥佬是LIFE第二層的大佬,叫Pharo。其餘幾個都是第三層的大佬。

PHARO:JESS,做得好好。

JOHN VO:JESS個樣話我知佢同佢地有D牙齒印。後來JESS用左D隱喻交待過LIFE的真正大佬講過派佢來整走佢地。話是佢地,總公司才叫佢來。

PHARO:但你知道LIFE有他的傳統,有他的制度。唔可以你想點就點的。

JESS:身為第二層,我帶班朋友來食飯都唔得?

PHARO:你知我講乜野。佢地是你的新人。新人是唔可以嚟呢度。唔係話做幾單大的,就可以你想點就亂來的。再講,你搞單咁的野。LIFE會on their radar的。你自己死唔緊要,你D人死晒都唔緊要。但你唔好連累其他人。Now better walk your every step with your balance rod。

JESS:健康的人不需要醫生,有病的人才需要;我來不是要召高貴的人,而是要召想求變的人。當一間公司想改變,要的就是想變的人。你改革,但是D老的坐晒喺度,not workable。你帶D新人入來,但制度唔變,最後D新人又變番舊人,detrimental。要work,要兩樣一齊搞。你明的。

PHARO:總之你好自為之。(成班人走開)

JESS:繼續玩大家。

鏡頭剪到一間K房,房裡影著奕斯嘉同一班咸蟲門徒唱歌攬頭攬計。

JOHN VO:聽日要落海南。但他們想繼續玩落去。但我仍然在想JESS和那單新聞。一看就知假。但JESS可以令單野上晒報導報紙真是唔簡單。大陸一般唔容許有神怪事的傳播。一般一出就綠霸了。但呢單竟然在這裡成為viral spiral。究竟他是咩人。

鏡頭去到酒店。影著遠處JESS坐在LOUNGE,隔離有一個年約四十歲的女性,一看就知混血。那女性突然哭著走了。

JOHN 偷偷跟著走出去,跟著混血女性。

JOHN VO:我冇想過,前面呢個女人,我會由今晚開始,不停咁跟住她,直到。。。永遠。咩是永遠。死是否算永遠。還是。。。我會否因為JESS,而唔會死。

 

 

只是被遺忘吧?!~yingju-Lu

~只是被遺忘吧?!~ 濕雨已三、四天,從那晚突然颳起陣陣狂傲的南風開始的,略帶暖和的空氣卻宛如颱風般的風勢橫掃…

來源: 只是被遺忘吧?!~yingju-Lu

福音 - 第四幕

JOHN發了一個夢,夢境是在香港Asia World Expo的最大館,台下坐滿哂觀眾。鏡頭的盡頭影著一個身穿黑色西裝的人,劉德華咁的款但又看不清楚他是怎的樣子,clat clat clat的鞋跟接觸地面產生的聲音鬆容自若。他一路走上台。台上的背突然發光刺眼,台下變得瘋狂的歡呼聲。台上的那個人聲音竟然可以大得蓋過這班觀眾,說:我是道路,真理,生命。

JOHN的夢就醒了。鏡頭又回到他的睡房,影著他從夢中開了眼。

鏡頭剪到JOHN在梳洗。

JOHN VO:仲諗住買套靚靚西裝準備第一日的博殺。點知阿尖話钜JESS的message,話一定要著便服。仲講明邊個個頭染過要到會場前染返黑佢。我問佢會場喺邊。佢只是話葵芳。又唔講喺邊度。

鏡頭影著JOHN的背面走路。當時還是清晨。一路走直到見到尖、Peter同阿祖。

JOHN VO:咦?多左個利迷的。

鏡頭影著一個穿著利物浦波衫的一個大頭光頭四眼佬,樣貌囂張得來還是有善。利迷走過來打招呼。

利迷:你好。你又嚟擺檔呀?我叫阿寶呀。

JOHN VO:得啦。你叫咩話鬼知你吖。你係利迷的。你真名是咩人地都係叫你利迷架啦。

尖開始以TEAM LEADER的身份Brief其他人。

尖:嗱JESS話左,今日其實是收割會。尐阿公阿婆呢,9點鐘,就會喺和宜合道一間地鋪呢排晒隊,如貫入場。佢地全部ready架啦。JESS都ready左。佢會走出來講一段。跟住我地就做野架啦。JESS話,記住記住,當自己去老人院做義工咁,對佢地好D,禮貌D,笑多D。幫佢地拉埋凳都唔緊要的。一日的啫。OK?

入到場,開燈。有幾張長檯在牆角。他們開始擺凳擺滿整個場。一個場可擺得大概100人的凳。期間利迷走過去同JOHN傾計。

利迷:你係大學生?

JOHN:你點知呢?

利迷:有樣睇的。同埋。。。我曾經都係大學生。

利迷開始講佢的經歷。

利迷:我好叻仔㗎。13歲由石龍嚟香港。我發奮讀書。我入到港大讀math & finance 架。但D本地人,都是睇我地唔起。上到大學仲難頂。讀讀下冇讀啦。就嚟左LIFE啦。係JESS有日來學校叫我的。

JOHN:叫你?

利迷(VO,場境港大):係呀。佢見我一個人ON居居咁坐喺度望住個天。他走埋嚟。

鏡頭影住JESS的鬍鬚大頭。

JESS:你願唔願意同我一齊打江山呀?

利迷:你識我的?

JESS:你頭先喺EUY HALL走出來架嘛。悶悶不落咁。

利迷:你跟蹤我?

JESS:我留意左你好耐。由你嚟到呢個世上我的父已經留意你。父知道你一直是好努力的孩子。

利迷開始喊。

JESS:來香港受好多怨氣白眼係嘛。父愛任何一個人,只要佢有鬥心。所以佢愛你。佢揀左你。你願唔願意同我一齊打江山呀?

利迷擁抱著JESS:我願意我願意。咦?咩江山。

有道光照住JESS

JESS:LIFE。You will never walk alone

鏡頭剪回攞檔現場。

利迷:佢連我鍾意利物浦都知呀!

JOHN:咁又唔難睇的

利迷:吓?

JOHN:冇野。ER。。。。好神咁。

利迷:只要佢做到神做到的野。其實佢是邊個,佢是咪神。其實唔重要的。

鏡頭剪到JESS已入來。這是JOHN第一次親眼見到JESS。雖然只是便服。但JOHN已覺得這人不同凡響,立刻視為偶像,儘管一面之緣。但已像前生已為此準備。

JESS:OK。第一次集齊你地。好高興我的團隊是咁年青。但我地時間無多。D公公婆婆喺出面啦。要叫佢地入嚟。佈道會要開始。

鏡頭開始影熱切迷惑的阿公阿婆如羔羊,失喪的靈魂。入場坐無虛席。又影每個門徒對JESS熱切的奇待,但又不明這會是甚麼的一回事,又影後巷堆積如山的LIFE產品。

JOHN VO:他看見群眾,就上了山;他坐下之後,門徒來到他跟前, 2 他就開口教訓他們:

鏡頭遠處的JESS一步一步鬆容自若。平凡的白色裇及牛仔褲及光鮮藍色波鞋。滿面的鬍子。慈悲而威嚴。門徒如貫行在他身後。他坐在其中一張大檯上,舉起雙手。PROJECTOR 發出一個很光的字

LIFE

JESS VO:

心靈貧乏的人有福了,

因為LIFE是他們的。

哀痛的人有福了,

因為他們必得安慰。

溫柔的人有福了,

因為他們必承受地土。

愛慕生命如飢如渴的人有福了,

因為他們必得飽足。

憐憫人的人有福了,

因為他們必蒙憐憫。

內心渴求的人有福了,

因為他們必看見LIFE的奇蹟。

使人和平的人有福了,

因為他們必稱為我們的兒子。

10 為義遭受迫害的人有福了,

因為LIFE是他們的。

JOHN VO:

人若因我的緣故辱罵你們,迫害你們,並且捏造各樣壞話毀謗你們,你們就有福了。 你們應該歡喜快樂,因為你們的賞賜是大的;在你們以前的先知,他們也曾這樣迫害。

JESS VO:

你們是地上的鹽;如果鹽失了味,怎能使它再鹹呢?結果毫無用處,唯有丟在外面任人踐踏。

你們是世上的光。建在山上的城是無法隱藏的

照樣,你們的光也應當照在人前,讓他們看見你們,又頌讚我們LIFE的父。

JOHN VO:

你們不要以為我來是要廢除律法和先知;我來不是要廢除,而是要完成。 我實在告訴你們,就算天地過去,律法的一點一畫也不會廢去,全部都要成就。

以上就是我第一次見到的LIFE。第一次見到的JESS。第一次後巷的LIFE產品在一個鐘內去晒。第一次收到JESS的短訊-你應求收莊稼的人。舉目向田,待收的莊稼多,收莊稼的人少。第一次我感受到,天國的門打開左。

Wanted…

Do you have any plans for the end of April 2016? About the 11th – 25th? I’m looking for a third person to join me and another photographer on a 6000 mile round-trip from the Isle of Man to th…

來源: Wanted…

(Plot) 福音 - 第三幕

場景:大學某個已BOOK定的細房

人物:John,John哥哥阿尖,John的一個同學Peter,Peter個阿哥阿祖,Jess,Johan

John VO : 點解會有Peter的呢?Peter隔離嗰個又係邊個呢?

John的問題還未完,阿尖已經開口講野。

尖:嗱呢個就是一個communion (發音出奇的純正),Jess話齋Multi-Layered Marketing (又係出奇的純正紐約發音),簡稱MLM,最需要的唔係大網絡。你一個人識幾多人啫?100個好未?當你好叻仔,可以sell到當中的80%,你可以賺幾多?仲要喎。當你嗰80個relationships都sell到佢地的relationship的80%,而你又可以收番你嗰80個relationships當中的收入的30%做commission。如此類推,你賺到的,都多架⋯⋯

尖一路講一路把這條計算寫在房的白版上。Peter懶醒咁講左個答案出來。

尖:Peter仔勁喎。你讀Maths的?

Peter:唔係,我讀Sociology的。(對眼望一望John)

尖(伸出手指輪流指Peter和John):哦!你地同學來的。OK呀。Communion最需要是呢D關係。一陣我會講。但其實Peter,個答案是唔重要的。最重要的是Jess所講。

鏡頭cut去Jess在尖的回憶

Jess:這是舊的約。我來,不是要廢掉舊的約,我來是完全原屬我的約。

鏡頭cut回尖的大頭在細味Jess的說話

尖:他話,呢個是他來之前的MLM模式。Life原本的模式。但他又杜拜過來接手後,發覺呢個模式搵得唔夠多。因為MLM的potential未發揮得最好。

John VO:阿哥唔係成日番屋企,本就對佢好陌生。但今日見到的佢,講野有莫名奇妙的charm,有莫名奇妙的authority。而佢一路都話呢D係佢見到Jess之後的改變。令我更想見一見Jess的盧山真面目。

呢個時候,阿祖搭嗲

祖:Jess來之前的野我知道一D。

眼光都集中在祖身上

尖:係喎。祖。我老友。佢仲要入來Life早過我。

祖講時,鏡頭影住Johan間大屋的泳池

祖(VO):佢來之前Life個Emmanuel (又係好純正的紐約發音)叫Johan。我地都叫佢Baptizer。因為佢好中意幫人Baptize。佢渣甸山間屋有個好大的泳池。佢嗰時成team都是女來的。仲要唔靚唔揀。每個同事一入行,就要去佢屋企,等佢施洗。條友是有D變態的。鍾意唔著底褲,只是褸住件刁鼠皮。佢鍾意食蜜糖。點食呢。條女要著住套suit,Johan就會將蜜糖由頭倒落個女同事度,跟住Johan會除佢件suit,一路奶佢身上的蜜糖,又用自己身體幫個同事body massage,搞到周身都是蜜糖。跟住Johan就會話:

Johan :I indeed baptize you with water unto repentence.

祖(VO):咁個女仔就要同佢一齊跳落水,個女仔要成個人浸落水,去完成個施洗儀式。

鏡頭影Peter及John呆晒的樣。有點難以至信。祖繼續。

祖(VO)(鏡頭影住D女著住suit,但戴著黑色面紗步操):係呀。嗰時個風氣唔好。但其實Life的產品主要的target是女性。Johan要全女班其實可以理解的。而每個女同事baptize後,又真是成個人唔同晒。好似撞邪咁,會出去猛sell人入來。直至Jess由杜拜掉來,Life Headquarter要換走佢

鏡頭影Johan著番suit,好興的在自己房對著大screen teleconference

Johan: There cometh one mightier than I? The Latchet of my shoes He is not worthy of stoop down and unloose!

鏡頭影Jess走了入來。幾著白鴿從後放出來。有把聲音從screen播出來。鏡頭只影projector的光

Projector: Thou art my beloved Son, in whom I am well pleased.

鏡頭影回祖尖John Peter的房間

祖:由嗰日開始,Life唔再用女同事。Jess反而講Communion (又係好純正)。

尖:他話。最重要的堅固的Communion,互相扶持,去各地幫助有需要的人。越窮就越要福音。越容易感到被拯救。而窮人佔全世界99%的比例,才是我們的方向。但就需要我們。明天就是葵芳一個大型佈道會。我地要為明天好好去準備。

鏡頭轉黑

有得你食你仲想點撚樣啫?

點樣開始好呢…

不如, 我們由自殺開始. 首先. 睇得報紙多, 你會知道, 報紙的A版有pattern的. 假設嗰年冇咩大大獲的話. 就會一個月報一樣. 跟住下個月又做另一樣. 每年重覆. 所以當去到五月, 人力資源顧問一定會被訪問, 講而家D見工者有多不濟. 去到十二月至二月, 就會有港女港男交溝趣事. 去到某個月就會講痴線佬殺人. 某個月醫療事故. 更扺死的是: 份份報紙個週期都差唔多. 讀者的錯覺就自然會覺得嗰期, 甚至嗰年, 那件社會事件特別嚴重. 但當找到數據, 又會發覺, 跟上年是差不多的.

所以依我推段, 這個月, 報紙周期到了兒童壓力問題. 亦即係話, 香港終於有罕見的平靜. 否則, 就會有大大單的事件來打破這個周期….所以報紙今期集中講兒童自殺, 乃港人之福. 正所謂, 日日都有人死架啦…日日都有人跳樓架啦. 別上鋼上線…這些事一單都嫌多, 但生於世上, 去廁所發現無廁紙的事亦是一單都嫌多的, 尤其是你肚痾時. 那即是, 兒童自殺事件, 震撼力雖大, 亦只是跟無廁紙同級, 無什麼大不了.

反而昨日聽這段由24分鐘開始的專題, 更令人關注. 兒童要長期服抗抑鬱葯的比例升到一個地步, 就變成女人要打BOTOX一樣咁普遍. 去到德國這些發達大國更去到接近30%. 記住喎…德國乃港童天堂…未到六歲唔準讀書的…冇得學雙位加減. 冇得學分數. 冇得默 We save paper save wood 我的家在中國的. 咁正的地方都抑鬱?

http://www.bbc.co.uk/programmes/b072hlp2

不如用另一個角度看: 天堂都抑鬱, 那地獄有幾個跳樓濕濕碎了. 無廁紙痾屎咁啫……. 小題大造….又是社會問題? 一個人自行選擇決定自己的生死, 正所謂 “條命是我自己架!", 幾時又變成是社會問題呀……我以前細個咪又係咁, 你面對的問題, 我都面對過..我都做過靚仔的…..我都好憎過呢樣嗰樣的….我都冇死, 是你廢啫….而家有得你食抗抑鬱葯, 有得你住喺老豆老母度, 又有得睇達哥, 有得一年去日本幾次 (我當年諗都唔洗諗啦), 你仲想點撚樣啫….

你看到那個narrative 有咩問題? 我看不到有咩問題.. 我只看到有人有以上你所講的生命生命這好家伙, 那麼多的娛樂, 那麼好的資源, 消費, 依然去死, 咩即係, 至少對那些抑鬱傾跳人士來說, 解決不到他們的問題. 而你覺得咁樣就解決到問題. 或者可以compromise唔再去問問題. 或者你堅強, 從來唔覺個世界有問題, 唔代表就冇問題. 上面的專題有樣好. 就是不嘗試用你的高度去看/解釋這問題. 而是選擇坐在那青年旁邊, 聽佢彈結他 (彈得OK), 聽佢講佢的問題….然後搞完一輪, 都唔去想方法解釋個問題. 點解? 因為冇答案咯….因為暫時無一個肯定的答案. 如果任何人有, 無論左右, 恭喜你, 你的驕傲已使你變得非常討厭.

最近看Happy Valley這套劇, 真心講, 好好睇(女性主義者會好開心)….happy valley 發生在一個叫halifax的地方, 入面個個都唔happy. 主角個孫Ryan, 是強姦犯強姦主角個女已生的. 個女因為抑鬱自殺. Ryan唔知. 強姦犯條女偷偷送盒超勁玩具放門後, 寫著from Dad. 主角一知道即刻從Ryan手中搶來丟了. RYAN好興 (正常吖). 主角話我買過一盒一模一樣比你. 佢真是做左.

RYAN: 我唔要.

SARAH: 點解唔要

RYAN: 都唔一樣

SARAH: 一模一樣喎

RYAN: 唔同架…嗰盒爸爸送的.

如果你擁有上面的大智慧, 你的對白可能是: 有得你玩你仲想點撚樣啫…… 但如果是咁, 成個故事就比你毁掉….因為在人與人的關係中, 你的自負及愚頑使故事變得好乏力乏啫, 只餘下銅板下的機械….那樣的故事, 留番比你.

有冇考慮過阿叻做特首?

http://www.theguardian.com/books/2016/mar/04/genius-donald-trumpspeak-steven-poole-words?INTCMP=sfl

有個網友同我講過看衛報好難懂. 今次呢篇連我都覺得難. 真係要查字典.

你知道嘛….EMI (English as Medium for Instructions) 的教育下, 人最不懂的字通常就是最無聊的字. 因為日常溝通講最多的都是無聊野. 而同學習和工作, 新聞報告等有關的詞彙, 偏偏多難都難不倒我們. 我在澳牛的日子, 有一日唔小心講了curtail這個字. 白人同學都圍了來. 真心的說…..全澳大利亞都冇人識呢個字….. 但偏偏…I goona mug you in in Muffin Tray you stray fucking dog..呢D無聊野呢, 人地兜面講十次, 偏偏就聽不到…

上面那篇文, 只是第一段已經要查字典, 仲要查幾次….Bien Pensants 是咩?  Wonkish 呢? Non sequitur呢?

而non sequitur 其實就是廣東話的1999.

所以下次你唔識嗰個字, 唔洗擔心. 就當無聊字唔洗理….

呢篇文就是講, 原來in a way, Trump是當代最有魅力的演說家. 當你比之落奧巴馬…就是一個引經據典. 每字每句都可以引回幾十至幾百年前某偉人的文章, 講話….. 最愛的書是Gilead (未看過. 同紅樓夢一樣未睇過. 其實好多書都未睇過); 另一個, 就係乜都冇….又vague…..係咁講so much so happy so high…撩到你興烚烚….就搞掂….

但我最深刻的反而是佢個win 字…..

I will make you win win win win, winning so much until you are tired of winning and say please Mr President, I don’t want to win so much….so dull. Can I lose a little bit? And I still say…No way! you are going to keep winning. I’ll keep you winning until I bring the Great Back to America….

除左令我想到Ukip 外…. (Bring the Great back to Britain), 就係香港人的偶像阿叻…. 我包你贏到開巷….叻…我至叻…我地餐餐都做阿HEAD…叻我至叻…我地玻璃可變鑽石……我地醒水冇喱HEA, 搞乜都鬼死咁叻…….我至叻…基本上是一樣的. 就是Vague, 乜都冇講過, 冇藍圖, 冇目標…..自HIGH, 集體打飛機….

原來受的…..所以阿叻應該出來選…..佢的年齡, 從政剛剛好…

有人用阿叻開紅館的現象來講港人由始至終都冇進步過….一直都是咁CHEAP. 但在我看來, 可能97年來太多的憂鬱, 太多的憂患….太多的犯錯….我們總是有點進步了….至少, 阿叻再不敢出來開演唱會….至少, 阿叻不會考慮參選 (or…not yet). 至少, 香港人唔會因為有人話bring the pearl back to the Victoria 而感到充血. 至少, 香港人知道, 隻珠/豬, 早就被人食了, 香港, 早就被姦了, 不再美, 只是一個妓女….仲是一個就來被丟的妓女….等性病把其消滅….

勇武的你們. 我唔同意你們, 笑你們愚蠢, 唔代表我看不到你看到的. 更唔代表我不認同你們的觀察….亦為你們開始對一切的希望之人變得cynical skeptical critical感到欣慰…

在這方面, 香港其實比美國好多人都成熟…..但, 人總不能自滿, 要繼續學習.

 

 

Exhibition: This for That, Mar. 17 – Apr. 9 2016 @ the Art Space – off Riverside Drive

Exhibition Opening “This for That” by Michael Musyoka and David Thuku Date: Thursday, March 17, 2016 Venue: The Art Space off Riverside Drive Time: 6 pm Exhibition Runs Until: April 9, …

來源: Exhibition: This for That, Mar. 17 – Apr. 9 2016 @ the Art Space – off Riverside Dr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