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六月 2014

Let’s Talk about Hiki

1_100680010l

Oh shit! 音樂人黎架嘛! 講地下講INDIE先啱架嘛! 走去講宇多田光? 俾人知原來自己走去聽J POP點算?

不過,都係講小小啦! 後知後覺的我,經常都係D歌星樂隊死左啦、當DUM啦、唔撈啦,先發現到佢地的好。ERIC CLAPTON如是,JIMI HENDRIX SRV如是,BEYOND如是,鄧麗君如是,HIKI都唔例外。

最近唔知點解一OT呢,開YOUTUBE一係JUNO,一係就係佢。我真係特別中意Flavor of Life隻碟,所以都去左圖書館搵左呢隻出泥RIG落ITUNE。

以下是其中最好聽的幾首

Prisoner of Lov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6QjKT1A2pI

Flavor of Lif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3Ta0vEnki9E

Kiss and Cry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3xIFtYF-b4

Beautiful World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A0ysTh-QIk

甚至我家中兩個小鬼問我有咩歌聽,我都係播番隻KUMA KUMA俾佢地。(梗係啦!唔同播隻MARLON JD 嚇佢地咩!)  佢地表示好中意(有TASTE)

Boku wa kuma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7ZMuaR-uMtI

當然可以介紹埋呢隻俾大家啦 (不是同碟的)

SAKURAドロップス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lwCZm2MQbQ

尋日因高登仔的介紹聽下佢隻英文碟 (好似話其實都賣得唔錯),大家聽下呢首所謂的主打

COME BACK TO M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KPA8L5ZpqU

我唔知大家點睇,我個人非常失望,真係同國際台個D MUSIC STATION 入面係咁LOOP嗰D濕鳩R&B可以話一D分別都冇,嗰種天空靈氣一掃而空 (我都唔知自己講乜鳩)。都係番去自己部IPHONE聽番KISS & CRY 算數了。

題外話,無論是我的屋企人,支持公投的香港人,鄰居,朋友,明星,國內的推友及支持香港這次行動的朋友,BBC RADIO 4 我真心好感激你們,You make this actions a kind of hipster and an inevitable waves to sweep the South China in this precarious and precipice epochs. (頭盔:雖然我冇份搞! 阿爺唔撚關我事架!我鳩吹咋!)

 

廣告

大律師公會反擊白皮書:尊重法治不是中共的依法辦事與施政

都是那些日子

1999年6月,600黑色衣法律界人士,舉行「黑色沉默大遊行」,無聲抗議特區政府繞過終審法院,提請人大常委會解釋《基本法》,損害香港高度自治。當時法律界舉動,震撼國際及香港,港人開始知道,我們珍惜的法治,原來,可以隨時失去。

中共前日發表《「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當中說法官和司法人員是「治港者」,要維護國家安全,愛國是「基本政治要求」,大律師公會昨日立即反擊,強調,行政、立法、司法要三權分立,把法官及司法人員錯誤定性為「治港者」,或訓示他們進行「政治使命或任務」行為,會令人誤以為法院是政府機器的一部分。

公會更表明,法官不會學習、理解或領取其他人對基本法「一錘定音式的最終解讀」。

大律師公會似乎已感到,白皮書又再次將矛頭指向香港法治。公會特別在聲明中,將以下一段印上粗黑體:

「THE HKBA REPEATS THAT RESPECT FOR THE RULE OF LAW (AS UNDERSTOOD IN HONG KONG AND THE COMMUNITY OF CIVILIZED NATIONS) MEANS FAR FAR MORE THAN MERELY“DOING THINGS ACCORDING TO LAW” ( 依法辦事) OR “GOVERNING ACCORDING TO LAW” (“依法施政”).IT INCLUDES PROPER SELF-RESTRAINT IN THE EXERCISE OF POWER IN A MANNER WHICH GIVES PROPER WEIGHT AND REGARD TO THE IMPORTANCE OF THE INDEPENDENCE OF THEJUDICIARY.

(香大律師公會必須重申:尊重法治(根據香及國際文明社會所理解的「法治」)遠遠超乎事事只求「依法辦事」或「依法施政」那麼簡單,它括在權力行使上適當地自我制約,好使司法獨立的重要性得到適當的重視和彰顯。)」

公會如此重視的一段立場,港人應銘記於心,法治是得來不易,一旦失去,我們將追悔莫及!

View original post

Let’s talk about book

最近真係的起心肝開始睇Jurgen Habermas的The Theory of Communicative Action。睇呢本書真係有尐似細個第一次打歷險GAME咁,真係好難打(SOSAD),每個嘍囉都好似打大佬咁。已經好耐都冇試過睇睇下本書會盅眼瞓 (上次睇Antonio Gramsci’s Reader都未咁慘情),同埋成個月頁數都未過50大關(BANDHEAD)。仲要有2個VOLUME,我想真係佛誕都睇唔晒。。。

由於本書未睇晒,只是開左個頭,唔想班門弄斧,今次唔會提及書的內容。就好像Guardian一篇評論話齋,現代人應該學去埋頭Read line by line,而唔係走去睇個封面(影張相打卡),睇下個序,後記,封底呀邊個權威人士的書評(加埋唔過十頁),把相POST上FB,再鳩吹兩句自己的閱後感(我花左幾多個鐘做乜乜柒柒嗰D),搏LIKE扮文青。(可能其實咁樣我已經是扮緊。。。)

我今日只講,我講過唔想再睇小說,原因是我(1)想由自己出發,睇多尐思想政治文化的書籍,去用理性改變香港的現在(講完自己都有D唔知點),這是受現在在獄中含怨的長毛歌啟發的;(2)我想真係試下跟每本書談戀愛。

點談戀愛呢?就好似你見到一個女仔,個樣(封面)有D神秘感又靚靚地,你就會行前找方法搭下嗲。跟住就是帶著這份神秘感及好奇心去了解佢。尤其是最初你根本只覦覬佢的美色,你唔知佢有咩理想,講野時慣常用的術語是乜,語境是乜,背景是乜,同事是邊個,有冇D八婆姐妹出嚟做電燈膽。。。(即所謂的你根本唔知佢開邊飯) 所以一般來說要浪費最多時間去看序,PREFACE,AUTHOR’S NOTES。

好喇!有左基本認識,又知你會同佢(本書/條女)好夾,你亦開始摸熟佢的脾性,你開始用自己的方式HEA下佢(即有D書個作者會用一些很abstruse的語言/表達手法去講一個概念,但你就會腦入面(屌!咪即係咁咁咁囉!)。但你亦開始同佢有更深入,更靈魂的接觸(嗱!今次我就係用左D好詞不達義的文字。其實我的意思就係簡單的四個字→同佢做愛)。你甚至開始用自己的角度國度想像去構想那條女/本書所繪畫出來的一個世界,有色彩有憧憬的世界;更可以同佢同笑同哭同怒同疑惑。

當然,最後一定會分手,你亦知道要完結,因為已沒有任何野可以延續/讀,你知道要走了。能存的亦只有回憶裡的溫存。你會有時同第二條女/本書談戀愛,鬧情緒時想起同過佢的美好存在。

這就是睇一本唔知佢開邊飯的書的樂趣。睇暢銷小說一般帶不到的樂趣(他們就好像一個著到花枝招展的女,在吧檯FLIRT你向你拋媚眼。你一眼就知佢想點,佢亦從不SUBTLE,從不慾拒還迎。你亦知你好易就可以SEX WITH HER WITHOUT ANY THOUGHT WITHOUT ANY WIT WITHOUT ANY LOVE)。至於睇暢銷股票攻略,心靈雞湯,化妝心得,成功人士分享,就更NOT EVEN NEAR THERE。

希望我呢篇可以讓你重拾閱讀的樂趣。若覺文章末段過份偏激,或STEREOTYPIC,或白鴿眼,那我只可說,個人感受/品味就是那麼目中無人,那麼崇優棄劣,我自說自話,你亦冇抗辯的必要,亦與我何干。

低津政策大改突顯政府機器開始衰敗

都是那些日子

近日,香港政局紛亂:立法會有立法會的拉布與剪布;北京與特首梁振英有他們的炮打佔中;泛民有他們的公民提名與非公民提名互相爭拗。

但,這些「口水戰」對香港來說,基本上不是大問題,嘈嘈吵吵,司空見慣,只要作為制訂、執行運作日常政策的公務員體系不出亂子,香港沒有梁特、立法會,也可如常運作。

問題是,童工發現,負責具體運作政府的公務員體系,也開始出現劣質化、甚至,為求完成上級政治意志,完全無視客觀現實判斷,把一些根本不能運作、未完成政策夾硬出台。

昨天,有一則未為傳媒廣泛注視新聞。勞工及福利局長張建宗昨天說,負責審批的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工作,將由原本的效率促進組,改為學生資助辦事處,並改名「在職家庭及學生資助事務處」,預計2015年底實施。

表面上,這個消息似沒有甚麽重要性,但,看看今年1月,負責計劃的政務司司長林鄭月,怎樣在記者會上交待相關細節,就知當中問題:

「在掌握了這些意見之後,我們會去財務委員會申請撥款,希望在明年二○一五年能夠推行這計劃。由現在到二○一五年,我明白到還有一年的時間,在一年內是否能再為這些低收入在職貧窮家庭做一些事情呢?」

「在運作安排方面,我們建議由效率促進組擔當執行機構,向勞福局負責。這個你可以說是有點創新,但也都是考慮到我們的實際需要。大家都告訴我們,希望這個計劃盡量減低標籤效應,找一個比較中性的機構去執行。而事實上社會福利署近這一兩年都承受很大的工作量和工作壓力,所以在這一方面我們今次也創新行這一步。效率促進組已經其實協助我們一直討論、反覆討論細節,它已經有參與,所以不是說今天才請它去擔當這個工作。」

一個在《施政報告》公佈、涉及71萬人計劃,不是說在某些小問題上要修改,而是涉及到整個政策執行及落實,由林鄭原本說的「一年的時間」,變成了近兩年;原本有參與「反覆討論細節」「不是說今天才請它去擔當這個工作」的效率促進組,忽然由不知從那兒走出來學生資助辦事處代替!

當一個政策在出台前,連執行部門也忽然改變,那是前所未有之事,唯一解釋是政策出台時根本未完成,因上級政治意志,連次貨也要先出台,之後才大修大改,事問,我們政府制訂及執行政策質素,何時淪落至此?這,等同說運作香港的核心機器,也開始衰敗!

這,才是足以動搖香港的大問題!

View original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