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一月 2014

又講音樂 麥浚龍

聽聞麥生要開演唱會。高登開始出po叫人投最愛juno五隻最愛。我利申先,我真是因為尐高登仔影響而愛聽juno。個po咁講一講,我被social marketing 的魔爪致使一口氣上iTunes 買了nothing lasts forever 及 chapel of dawn。

聽 nothing lasts forever 有個好處,就是令你聽到 how Juno made himself as he is now。唱有人,白石末莉奈的佢,唱歌其實唔難聽,但亟其只是非常普通的歌手。但現在已成不錯的studio singer producer 了。佢行的路好正確,但你冇佢咁有錢千萬唔好試。

Wyman 話 cod 是藝術品,但個人而言,無念的混音更強。條友又老吹了。但呢隻碟應是麥生音樂路的路標,叫佢一直行唔好返轉頭。

但⋯我是一定不會去演唱會的。studio thing stays in studio right?

陽菜bb寫真待j但不至

我都叫讀過下中國文學。以上的標題,我是想用賦比興的賦來帶起我今日想講的主題。特別的朗誦技巧。

利申:我睇完段片都是笑到痴撚線。見到條友元神出竅咁,我地可以笑完再有兩條軌跡發展。

一,屌朗誦樣版戲,個個一式一樣誇張做作,唔識尋找自己,同適合自己的方法此人生觀及宇宙觀。再行文革式推舊立新改革朗誦比賽,上至評分的老屎忽,下至學生的中文文藝教育。

但mind you 西洋那邊的樂器表演,最高水平的比賽,都是個個元神出竅咁。你睇尐朗朗李雲滴!我地要一視同仁,批鬥埋佢地的世界。點解厚此薄彼?唔通西洋例外?

另一個軌跡,就是⋯嘗試問翻自己:究竟是梁同學個樣子出現問題,還是我地又係時候搵個人黎制旗。

我都中意批評,但反思自己的行為也緊要吧!

又講音樂

近幾個月聽番達明一派 (多謝龍哥),又disc 1 (即天問) 聽到disc 3 (即馬路天使), 入面好多歌都極有前曕性

我有兩個

這樣那樣

十個決定去救火的少年

大亞灣之戀

你還愛我嗎

好多好多都好政治,好現代,到二三十年後的今日仍好啱洗。其中十個救火的少年更是現在社運的結局預言。其中一句母親話害怕走得太前,同剩低的三個比人話無撚用,真係扺死得嚟又好悲哀。This is HK!!!!!!!!!!!!! FOrever will it be 

尋日聽Michael Jackson 的 Man in the Mirror 有感而發。

If there is a hymn that is the solely one 

其他的可以行撚開了。

WIsh everyone well in whomever wherever whatever you put your trust in 

開工,再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