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一月 2015

Let’s talk about Aesthetics Continued

上回講到我們有沒有辦法完全逃離自身的界限(文化、性別、階級、信仰、政治立場, ETC),純粹的去看美。這是非常逃避的方法,或佛家所講非常自覺的追求,是一種本有去無的追求。其實是比較低層次的。

更高層次的追求,是廣闊自己的胸襟及自身的界限,以美為出發點和歸屬去認識、尋找和鑑賞身邊事物,從中去找出美來。即我心中已無任何既定立場及價值,只以美為單一價值。這是佛家所講已無我的追求,是本無去無的追求。

即係咩呢,簡單講,就是乜柒都欣賞,乜柒都嘗試找它的美。好,大家現在可以做少少測試:

測試1

(長頸族? 好殘忍啫…個製作過程)

唔係呀,個女仔幾靚呀,好似某香港明星喎…

測試2

(嘩! 屌你紅劇? 你講笑咋…)

唔係呀,FUSION喎,把中西的文化實驗地融合創新喎… 好AVANT GARDE 呀。

測試3

(呢個講湯房喎…講美會否太殘暴呀?)

但張相的構圖本身靚嘛…係咪?

測試四

(你的樣子….)

我唔係問你佢之前係點,我問你呢一刻佢靚唔靚呀….

測試五

(….)

人本要一死,本身有其美。

事實上我做唔到呢個境界,但對美有感召的人多以這境界為目標去進發,嘗試去接納更多本來不懂的東西。就如細個不喜苦瓜,長大才明白其美一樣。

菩提本無樹
才看明珠台
本來無一物
方可惹塵埃

純想搵D野吹下。多謝各位。

廣告

Let’s talk about Aesthetics

近來真的連推友的文,只要有中文的都會自動略過,技術之純熟實在感到意外。

但當然都會有例外⋯⋯推界享負盛名的一個人的戰爭,早於星期初一個PO,講幾間歐西名店都公佈佔中影響到其2014年業績,當中有Cartier 同埋一直以英國人subtlety見稱的Burberry。(咁其實你想講乜柒啫⋯⋯)

我當然唔會講佔中啦,it’s never funny, while I always try to be funny. Don’t you feel that?我只於晚上閒話家常的講起這件事,才知道FACEBOOK鬧哄哄的講起另一件看似不相關的事。

「BURBERRY?!你知唔知最近佢出條有福字的絲巾,核突到呢⋯⋯」

我才知道最近發生了咁的事。

另一件看似不相關的事是我今天無奈下要去海港城,商場內的設計欲將其母之私肏之,今天暫不赘。但我發現了很多知名的品牌都加入很多『中國因素』(CHINESE FACTOR),如 Confette La Passierie (真係唔知是咪咁串,總之就是法國賣甜品嗰D啦)非常應節,成間鋪紅當當,四處都是炮竹及揮春圖,右邊就有Issey Miyake將會開將的手袋概念店,叫BAO BAO (唔洗講都知佢咩意思吧)

撇開為大陸遊客搖尾乞連的論斷,我相信有些歐西設計師會真心覺得加入中國因素的設計是美的,是HIP的,法拉利的中國版波棍有條龍那麼娘,我相信設計師都是覺得美才加入去的。那麼美AESTHETIC是否就是附庸風馬,跟紅頂鶴呢?

某程度上是的,看過一些書,講ART,AESTHETIC,以致審美本身滲著很多的文化纏絆、權力不衡、種族情緒等在內的。講得具體一D,點解你會覺得歐洲的金髮妹,36C,長腿,白滑是美呢?這些元素本身是美,還是你自少的文化,朋輩,讀物(WHATEVER IT REFERS)以致政治領導的偷食品味,都在塑造你對這些女才為之美,性感,女神,WHATEVER,的印象,的先入為主,PREJUDICES。只要你出生的文化,霸權,環境不一樣,你對美的PREJUDICES OR PHILOSOPHY就會唔一樣,所以近日欣宜被人讚美同性感理應不要意外或作出生理排斥反應,因為美本身太受文化主觀限制。

所以我今天終於對於幾個月前HUFF ARTSCULTURE講 KAZIMIR MALEVICH一生都只畫正方形,而著名的作品就只是一個大黑色正方形,我開始有點體會,當把文化,權力,朋輩,不平等等等的社會問題全撇開,所謂的美要用最直率的演譯時,剩下的,可能就只有這個正方形。

但都是個句,美學的野,我識條。。。。多謝

Let’s talk about more than words

最近聽左個廣播劇,男主角同女主角表白,上埋床後,女主角失蹤,唔聽電話,只駁留言,又搬埋(條女原住隔離)。男主角只有日日留言,講尐野。甚至去到講:I think I begin to hate you. I think you just tried to make me hate you. And I’m close to. 最後男主角吹到冇野吹,竟然清唱標題嗰隻歌。

你只要上YouTube 你唔難看到cover的數量,拍得住Eric Clapton tears in heaven。咁你就知幾多人想學。作為一個失敗結他手,我當然學過,幻想過學識就會好勁云云。屋企仲有本彈指之間。當然後來會知道學識唔代表勁。而我亦冇成功學晒成首。(都話失敗結他手。。。)

聽番感受又有些許不同。我當然wiki過,知道是extreme 隻concept album 內,講關於性愛吧。但今天聽到 all you have to do is close your eyes and just reach out your hands and touch me. Hold me close don’t ever let me go. 時,我不期然有點感觸,嘗試採比較純粹的hermeneutic 去看。「你愛我可否攬下我?」

就算是咸濕地「你愛我可否俾我做呀」我都依然感受到那種對愛的渴求。what harm is it right? 愛,在這世代,人人都太缺了。對不?
http://youtu.be/UrIiLvg58SY

Let’s talk 中英聯合

新年流流梗係唔係講中英聯合聲明咁笨實啦!(譚生都話完左冇得講啦!)今次是講2014年去得最多的主題公園。yeah!!!! (屌離撚晒罩喎。。。)開始。

先講本地首先開發,由充滿善心公益社群慷他人之慨的賽馬會機金*營運的ocean park。最近開左個由譚玉英姐姐賣廣告的燈海,號稱海洋公園內的海洋公園。原理是世界之窗內建一副1比50的世界之窗模型。(屌。。。)再加上老土到緊勝沙田中央公園的燈飾。所以你進內只可集中視覺以外的其他野。館內無限loop著二年前海洋公園的廣告主題曲,由韋以珊主唱的
去玩 去癲 嚟ocean park
有趣有勁有fun (嚟ocean park)
你會好開心 (嚟ocean park)

咁其實你想講乜啫?
哨安無噪。因為我將會講埋另一個主題公園,迪士尼!(屌你仲嚟。。。)

根據歷史#,美國名牌娛樂集團迪士尼在我還是中學雞時,主動聯絡香港特區政府,在香港選址興建亞洲首個迪士尼樂園。(屌日本在歐洲嗎?)融資方法是先在香港成立香港迪士尼有限公司,再同香港政府以51:49的方式共同擁有樂園的股權,並又大股東香港政府營運,務求賺就對拆,蝕就有港府不幾泵水美國母公司唔洗上身。

(咁你其實想講乜啫。。。)

其實,是我尋睇完兩個parade之後,發覺迪士尼並唔係將尐英文歌就咁譯廣東話,而是從新編過,好nuance咁把中文歌詞同英文歌詞互相混雜,而又唔會令人(或至少令我)覺得好awry的。這就是我發現兩個主題公園的特色,也是香港真正的特點,但港人開始並不引以為榮的,中英無逢聯合。seamless sino-English integration。

根據歷史#,香港曾是鬼頭地方,官語是英語,但因為一籃子因素,香港人還是以廣東話作為daily language ,但又here and there 涉d英語詞落去,如巴士、的士、巴瀝、燕梳。到期後教學普及,香港人進一步英語提升,中間夾雜的字就更多了。但夾極都是。。。y konw,一句兩三個terms。中學雞時,唔同的媒介同我講,咁樣對中英文的發展,都唔好。應該一句全中,或全英。

Time flies,十幾年後的香港人已進化到想為自己子女的語言完全去中國化。要不好似我,只讓子女看外語節目,要不go so far to 只跟子女用英語溝通,proficiency n efficacy regardless。在此我並不想再批評各家的language policy,(我又唔係好,ain’t I )反而是想帶出語言是如何展現一個地方的自我,而這個自我由點樣因為多從因素而變得模糊。

最近差不多埋尾的書,habermas 的 theory of communicative actions functionalist critique of lifeworld ,能夠領悟的真是唔多。真是好深。但能領略的是語言有幾個功能。可以落命令,可以下要求,可以求証,可以反對對方的要求,可以辯論,可以表達心理狀況,統籌協調行動,創造共識;(呢個好梁振英)甚至於可以用言語攻擊人,用謊言誘使人做事情達到自私的目的。(呢個好令人想起梁振英)書中進一步講,因為以上的語言功能,語言就是製造人格,人際社會關係,以至人跟社會結合,產生共同智慧、習俗、禮儀、法規等的東西,(作者的term 是lifeworld)而我好簡單的稱之為某族羣的文化。

如果用以上的論述,我可進一步assert or infer 香港獨有的seamless sino-English linguistic integration ,亦定定香港這社區的獨有文化,使之跟華南文化分枝出來。(死喇,講講下咁似國師尐point嘅。。。)成為自成一格的文化。從前社會書以致傳媒標榜的華洋雜處的特色,其實現在看起來並不特別。俗尐講,如果那地只是鬼佬一堆講英文,華人一堆講華語,中間混雜一些多國語撚(或現在所講的漢奸港奸)左右逢源,那文化有何特別呢?特別的其實是這種中英無逢交替夾雜,以至以此語言為基礎,所產生的思想華洋價值習俗混雜,人稱拜下關帝又信耶穌,Halloween 時就應節整條牛利酥,兩極卻不極端,鬆散而相輪有序。

語言混雜,以變香蕉,或以跟外邦交通角度而言,當然會加點阻礙。但以定性何謂香港,何謂港人,建立共識文化來看,就是非常definitive,而有意無意的貶低這種獨特語法,就有點pejorative 了。empirical 去看,印度英文,星馬英文,以致港人天堂紐西蘭英文,都是這樣土法混合,打造自己的文化的。英人所講的localization 。

從這角度看,我唔擔心香港人英文水平會下降,unlike d 僱主所講,反而擔心的是,香港獨有的語言文化特色,會因為我們不斷矮化香港文化重點構成的其中一個quintessential element,而失去自己的uniqueness identity self whatever you call it。變成一個好dull n bland 的城市,而不是好tout 好blend的地方。就樣新的一年,Mickey 的歌聲喚醒我們的自己。not Chinese not foreign just Hong Kong . Happy 2015

* 多謝各位賭仔傾家蕩產的pool
# 只是本人道聽塗說及偏見,未經証實。Not falsity pro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