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s talk about MacDonalds’

咁我呢D懶係事事關心的,就梗係喺呢D時候抽下水啦…唔係等幾時呢?再講,我真係有心經營下個BLOG,想谷個VIEW RATE,就唯有講下人人都關心的至HIT題目,做一做東張西望吧!(前幾個講音樂睇書呀咁,令到收看率仆直,才出此下策)

自從JAMIE OLIVER開晒鑼鼓指控老麥用豬狗都唔會食的肉做扒俾人食後,又加埋單野燒到香港後,新聞封面見得最多,唔係D唔食得人的豬哨製作圖(我好奇怪點解唔係),唔係老麥的銷售量改變,(Maybe we all know that the recent drop will be nothing more than a blip and then rising as normal shortly afterwards),都唔係老麥的真正老板(好似有巴郡份),而係一個人稱香港老麥一姐,FACEBOOK照舊有人聲討,甚麼措辭強硬,死不悔改。甚至有人把佢同馬賽比較,點解受害者的要道歉,害人的點解唔洗云云。

姑且不談消費者的責任(如:你買8蚊個包又漢堡又CHEESEY又菜咁,隔離美心個空心包入面乜都有都要賣4個半,你唔係天真嬌的以為D肉冇在成本上做過手腳吧),我反而在想,在公司,以至一姐的角度,佢全力去撐公司,反而道德的表現。喺度我講吓一個精彩的政治社會學者,1920年代的意大利共黨領袖ANTONIO GRAMSCI。佢講過社會為何需要道德,或社會點解要有一套我們所認知的道德,如:要努力讀書工作,不赴厚望。受人二分四就有責任為公司躹躬盡粹。要敬業樂業。。。他提到一切的道德規模是當權者集團(政治體加控制經濟的集團的聯盟,你們現在稱的所謂霸權 HEGEMONY)為了確保社會生產力而慢慢產生。霸權會由政治經濟慢慢申延到決定人才的選拔、學校的教程、民間組織的關注議題、文化價值、以至特定的人生價值觀。(好恐怖吧!你現在抬頭看一看香港?看一看最新的簽名數字?對經濟崩潰的歇斯底里式的恐懼?對單元式的穩定和諧繁榮的義不容辭?用見鬼一的說法,一件事恐怖,因為它就發生在你身邊而你平時又冇細心留意)

那一姐的表現其實在這企業文化下的正常表現,我做得呢個位,我收呢個人工,就梗係撐公司撐到底的。莫非要向你跪係度講對唔住,然後加句其實我平時都唔敢食老麥的才可以?至於是不是助紂為虐,支持暴政,呢個真係觀點與角度的問題。在資本主義已固化的香港,所謂的助紂為虐是否就是不道德亦值得商榷(紂王俾助年薪二三百萬你,叫你去維持治安,維護繁榮穩定,捍衛市民廣泛認同的核心價值,你唔係唔做下話?)

我無意得罪任何人,這只是我自我思想訓練,去探討道德為何物。如認為有些少冒犯,只可說大家都只是一隻棋,自我本似有還無,無謂咁上心,送首歌俾努力工作的大家: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