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 怪獸 RSS for this section

Let’s talk about My Son Again …. and ’71(Caution: Spoiler)

IMG_3868

這幅相是昨天早上七時十五分影的。拍攝現場是石硤尾某間著名直資小學。而拍攝的目的。。。

沒錯。恥笑我吧。是我到達交表申請兒子入學的地方,whatssapp俾老婆,証明到達,並告知前面只有約五十人,非常好彩。

我記得當兒子剛出世,還是未出世,我還看香港報紙的時候,有一篇港聞關於香港家長為報讀心儀小學大排長龍。我當時也是開行恥笑MODE:「洗唔洗呀?但我都想同佢地講聲加油咯。呢D咪怪獸家長咯。讀邊間學校有乜所謂呀?」(下刪萬九字)

今天,我不知多害怕有記者拍攝,並成上港聞一員。今天,我跟自己記,笑什麼?蓄牲!你也是怪獸家長。今天,我竟然跟老婆講一些我以前非常不屑的說話。「呢間學校好。舊,但話晒英文小學。小朋友學好點英語還是很重要的。」

************

昨晚,我看電影 ’71。電影好簡單,就講1971年一個住打比縣的軍人,我真是聽不到他的名字叫什麼。。。。到北愛執勤。因為MI的錯誤估算,遇上暴亂和搶槍事件,並被本土(是,是本土)的IRA追殺而留落Divide Street,的三日三夜經歷。

拍得很震撼。最震撼的地方,是。。。我兒子,還是只會看,我亦只準看,迪士尼的兒子,說不肯睡,嚷要一齊我。我只好借一邊聽筒給兒子。他看的第一幕,就是同袍無端端,死神來了式的被一名IRA近距離頸下開一槍,當場爆頭死亡。

「個人死左,比人殺左」

「死左?咁之後會點?」

「無之後,死左就冇了。」

跟著是主角被IRA兩槍手追殺。

「他們要殺他」

「點解要殺他?」

「因為他們想獨立,他們憎恨英國人,而碰巧他是英國軍人。」

仔無言。

「其實爸爸都唔明,大家都是英國人,但他們憎大家」

「點解憎大家」

「我真是唔知」

「呢幕他們造炸彈。」

「用來做什麼」

「都是用來殺人」

老婆在房間終於頂不順。著我可否修改一下詞彙。

「無法,這是歷史一部分。」我又再跟兒子說。

「總之,套戲講憎恨會令人做好多好恐怖的事。唔好憎恨。你憎一個人,你就會變成他們」

好彩,兒子亦終於頂不順,上床跟媽媽睡,還說。。。

「套戲好悶」

他走得及時,因為走遲半秒,間酒吧就爆炸了。原本還在說話的細路就變成焦體。真是好震撼。

套戲拍得好恐怖,好幽閉。好血腥,好無情。因為有情的人,要不犧牲,要不被斥責。當長官跟軍中高官會報,MI一人想肋死主角。長官講了一段很政治亦很精彩的對白。

情況太混亂。整個城巿都太混亂。你看到,和你以為你看到的,跟真實發生的,會好不同。

這句一定比Jon McDonald的「IRA是用血和堅持和犧牲換來和平的。。。如果那天的犧牲是換來少一點人再犠牲,那犠牲是值得的。」來得玄,亦沒有那麼血腥。

戲中有一句更秒。叫一個青年槍決主角。原因是:

Shoot him. We are at war. 而家打緊仗呀!是咪好熟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