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 別人的post 別人風光 RSS for this section

~庭園上的果樹~ 芒果花開了,一月底二月初的時候吧,回去竹門古厝那時就見樹上黃花串串,但其實也不是純黃色的,倒像青黃淡白之間。記得去年這裡的芒果樹沒結幾粒芒果,也不知今年情況又能如何? 倒是梨子樹今年所結的果子雖比較少,卻比較大顆,也比往年較甜。我錯過了花期,但成熟的第一顆最大的果子被我摘了,吃了,很開心! 此外還有一株移植至此的無花果樹,去年看它長得仍不怎麼樣,但這次再看已極為壯碩、高大,且葉子肥美,最近所結的果子也多,果粒也大,想很快的這些果子將會被我們採收。 庭園上的果樹目前並不多,但常在這活躍的鳥兒卻很多,而鳥兒有時常和我們爭搶果子吃,哈!我對鳥能樂在此處停留是表歡迎的態度的,牠們吃的果子其實也有限,可是我發現其他人並不全是這麼想,另一個原因也是因覺得鳥兒時常把地板弄髒。 還有一株小桑椹樹,日前看也結了幾個小桑椹果,鮮紅色的,要等到翻紫翻黑了才會甜,但恐怕那時候鳥兒應已早先一步搶走它們。這棵桑椹樹看來還不是挺穩健的,希望過些日子能更健壯一些! 已很久沒下大雨,這可能也多少影響到植物的成長狀況,老樹根部著地較深似乎遇到枯水期還能苦撐過去,但一些新種的或年輕小樹看來就沒那麼幸運! 二月中旬吧,竹門小村一帶的農業用水才會開始提供灌溉用水,也因此這期的稻作一直到過舊曆年後都遲遲未見插秧,都說我們這邊的水是最晚放的,住在別處的阿姨說他們那的稻子都已經綠油油的了。 原來台南的農業灌溉水源來自曾文、烏山頭及白河水庫等,竹門小村這一帶所取用的水以來自白河水庫的水居多,但白河水庫已是一座很老的水庫了,泥沙淤積相當嚴重,一下點大雨就得洩洪,水都留不住,沒雨時自然就是水庫快見底。用白河水庫的水似乎也挺刻苦的呢!大概也因為這樣,感覺小村裡的農民都養成了一種辛勤而認命的個性! ~庭園上的果樹~ ~yingju-Lu~

透過 庭園上的果樹~yingju-Lu — ~牧羊女的風鈴詩坊~

廣告

~小憩~ 蝴蝶慢慢輕緩地飛,掠過我窗外的陽台前,晃蕩的身姿顯得纖細而柔弱,怎飛到這麼高的地方來? 這個冬季時節田野上應有數不清的蝴蝶漫飛,尤其鮮黃嫩綠的油麻菜田上黃、白色的蝴蝶總參差飛舞,田野爛漫! 好久了,似乎沒這樣留心著蝴蝶飛來的模樣,不免也猜疑著初春的訊息將至,抑或者依然持續著冬天? ☆☆☆☆☆☆☆ 有些愛睏的午後,坐在酒紅色大木椅上假寐,把眼睛輕輕閉上。 在自己的寢室也極少有個冗長的午休時間,一方面是不習慣,非得身體疲倦不已時才會讓自己無所謂地睡上一覺,但大都時候也僅是閉目養神,休息約一刻鐘的時間而已。 記憶中,從小學開始的午休時間,沒幾次真正熟睡的,因為趴著睡覺實在太不舒服,就像有些睡姿我也適應不來一樣,比如趴睡、側睡,足讓人窒息的睡法,可真有人能擺著這樣的姿勢一覺到天亮,這些人對我而言無異是身賦異稟了吧! 但偶爾的午間小寐,其實也很不錯,能讓眼睛適時放鬆休息,寧靜的午間頗適合養精蓄銳,而我貪的更是這段喧囂的午後來臨前的沉靜,是白日中似乎唯一的一段安靜時光,一段戲劇中場的休憩! ☆☆☆☆☆☆☆ 看見久違老同學們的相片,那藏在記憶中很深的心情便浮動了出來,然而,現在的我們卻彷彿只能站在時間的肩上,重新回顧、回想那些停頓已久的,已呈片段的記憶。還是,只有我有這種感覺? 不只過去停頓的一切,我們須試著努力重新開啟,但好像開啟運轉後,我們早也已在不同的世界了。我有時,確實會這樣深深感慨,但想想,這個世界裡的人又何嘗不是多樣,所行的路何嘗不是繁複?該是,又是自己想多了吧! 前行的日子與時間繼續往後拋下諸多難以計數的回憶,人生就是這個樣子,然而,這些留下的記憶卻好似也並非十分管用…。 ~小憩~ ~yingju-Lu~

透過 小憩~yingju-Lu — ~牧羊女的風鈴詩坊~

To view more of my photography please click on http://www.rakmilphotography.com None of these photos would work particularly well in Black and White. Color in circumstances like this has power, but it has the power to overwhelm and become the story. To overcome that increasing contrast and more application of detail extraction than normal help. Both […]

透過 The Power of Color (Four Photographs) — Victor Rakmil Photograph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