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e been to Paradise – the making of

首先,我想講講這故事的Lineage。原意是這是我寫的香港政治三部曲的Prequel﹕四十天講香港和中國現在的關係和香港人對中共夾縫於倚賴與恐懼之間的拖拉。50年講一個假設,假設最壞的將來出現,即香港真的完全消失了(figuratively and literally),我們應如何面對。I’ve been to Paradise呢…就試出我不是一個很好的作者,我寫寫吓就知唔對路,橫看豎起,也看不到一點政治味來。那當然是有readership的計算–其中一個推銷點推特,會看中文的有很多男性,每天的口頭禪就是「唔好搞同事」,根據Zigmund Freud,你越係叫自己唔好,就表示你越想試。事實上數據顯示,婚外情中大部份都來自搞同事。其實很正常,工時的關係,我們每天在工作崗位十四五小時閒閒地,加班加上星期六日有時特別任務,根本工作入面見到的人就最頻密。所謂搞同事的機會就因此提高了。我在這樣的估算下,認為搞同事這個concept有得做,就求仁得仁寫個搞同事故。可惜的是我的計算永遠不似如期,may be my male pals are too shy, may be my story about affairs is too real that reflects their experience, or may be….the story is simply too crap to them。這不打緊吧,但這故事我是想寫香港人的過去的,由90年代,香港作為人眼中的capitalist paradise,是怎樣來到今天如廝的田地。每天還是死撐香港還是很好的人隨便繼續撐,你亦可能是對的。只是我和其他支持/支持過雨傘運動的人不這樣認為罷了。

那為什麼是I’ve been to Paradise呢?其實要鳴謝我老婆。她是一個周慧敏的歌迷。每天都youtube她的歌(她還給過我看她偶像的yescard珍藏呢)。其中一隻常播的歌叫孤單的心痛。實在唱得太難聽,我才找一找原來的版本,I’ve never been to me﹕

都唔係話特別好。但歌詞是幾得意的,而我寫吓寫吓才發覺,我原來在re-adapt那首歌詞內的關於一個女孩子的事﹕一個不滿現狀的媽媽、老婆,懷著過去不快的回憶,一心出走,走過自己認為最自由的地方,做過自己認為最叛逆的事,Georgia、在加州海灘跟有婦之牧把臂、做愛﹔去尼斯打過水怪、蒙地卡羅賭場做妓女,但回到老問題,亦是最根本的問題– I’ve been to Paradise, but I’ve never been to me。跟我看見香港最近的發展一樣,我們為了自由,做過我們原以為不可能的事,打過我們原想也不去想的仗,宣揚人人都認為大逆不道的想法,I’ve been to Paradise, but 我們好像從沒認認真真去想﹐其實我們真真正正的自己想要什麼。我自己都唔清楚,所以我沒有著意的去為故事的主角去作決定。所以呀…到最尾你們都會覺得唔清唔楚、糊里糊塗。

另一個我想探究的問題,甚麼才是輪迴呢?是否一定要投胎才得輪迴呢?時間回到我的童年,十歲的時候,看8964的新聞天安門直播。是晚上,整個畫面不是黑色的走動人影,就是底色的火光紅。槍聲的background下電視播著血染的風采。當時的我根本不知道發生甚麼事,但我的眼眶流出淚來。我相信當時跟我同一時空看無線電視的人,都會有這樣的感覺。那些在北京死的人,逃的人,在坦克面前停的人,他們的過去當刻和使命,就好像上了身一樣的成為自己的一部分。儘管我們不懂那些人,甚至根本不清楚是甚麼事。我就概括成輪迴,遠方的人,不在同一時/空的人,成了我一部分。就是Michael Sandel講過的Shared morality/brethenhood。或更現代的je sui XYZ。這種輪迴就是,同樣是即使我理性上不知跟那陌生人有甚麼聯繫,但我冇得揀,因為他上了我身,成了我的命運。而一幫人都有相似的上身經歷的話,有人說這是命運共同體。我喜歡這個名字,這Concept,所以我想用這個故事記低。

但我不認為命運共同體內的人全都要一樣的行動,一樣的選擇,要跟那個/幫前生有相同的犠牲經歷。始終我們是個體,結局是怎樣是自己決定。差不多相同的時間,89年,命運共同體一部分的東歐就選擇了一條完全不同的軌跡。回看是好是壞不能單向評論,至少我不能,但就是唔同咯。用這樣理解命運共同體的話,我們下次je sui XYZ就要小心一點。太輕率的話,有太多重疊命運以至互相排斥的話,這並不是好事。

這個角色是串自己的,每天怨聲載道,但當有自由去選擇時,卻又甚麼都不做,抽手旁觀的去磋跎歲月。我原寫這故事是基於我2017年認為最出色的電視劇 End of the Fxxking World 做藍本的(套野又冇人講架喎…呵)。但當然原本的好很多啦。原本的主角最初以為自己是不能愛,不能感受。到最後才發現自己感受極端的痛楚。我個主角則由頭到尾都只是一個自私自利呃蝦條的仆街。在這裡分享戲內我最喜歡的一隻soundtrack,你不難發現,Chelsea的貪戀,其實各自都很寂寞就如那首歌一樣,lonesome:

再一次非常感激一直支持到最後的讀者。我自知自己是一個很爛的作家。故事亦不怎麼特別。你們的閱讀是我的力量。我為甚麼那麼爛都要寫呢?最近聽Jerry Seinfeld的訪問,主持都問佢第一次你點確定你會上去講笑話。佢答,我可能是一個極出色的comedian,但更可能是一個極爛的comedian,但我當時想,那有甚麼分別,what’s the point what’s the difference. I just love it。極出色的人講當然鼓舞,但極爛的人我相信都有權說的,I just love it。唔鍾意唔好睇咯屌。

但我始終很爛。完成了三部曲。我還有沒有力量去寫下一個呢?我都唔知,可能this is the last song for you。希望有這樣的一天。多謝。

廣告

標籤:

2 responses to “I’ve been to Paradise – the making of”

  1. 漫遊者-Lu says :

    也謝謝你
    讓我們看見一個腦袋裡裝了如此多故事的作家
    實在非常的不簡單!

    這一篇讓我們更了解了你的創作由來或者說是靈感來源
    這樣看你的文章覺得能更深入些
    非常感謝!^^

    相信你持續會有故事出現
    也祝福你的寫作蒸蒸日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