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I’ve been to Paradise (14)

「婷呀!」Chelsea嘗試從跟她大叫的聲音方向看去,終於見到一個女人的臉。她知道這個女人應是那個叫阿婷的自己的媽媽。她亦在心中很清楚自己當刻就是阿婷。那個阿婷的記憶、那個肚裡懷著那個香港人的進入第二個月的重量、那份對那個香港人孤注一擲的期盼、那份將要離開自己故鄉的前路茫茫,全都已進駐她的腦內,變成自己的一部分,自己的定性。她低聲又羞愧的叫了一聲媽,知道可能是最後一次叫的那一聲媽。

「你就這樣走了嗎?」

「他在火車站了。我到步後再給你電話。我沒辦法了。」

畫面由婷的家裡轉到她趕往張家界車站的路上。那是一九九七年的七月。很熱。婷的腦內充滿著往往跟那香港人一起生活的所有恐懼和矛盾。那香港人在張家界辦旅遊,在酒店跟她相識,跟她發生關係。婷不是不知道那人在香港有老婆。婷也不是愛他愛到山盟海誓。跟那香港人談這途時他也不是十分願意。但有了小孩,她不得不為他想。

走到小馬路和火車軌的交界,婷被另一把聲音叫停:「你就是阿婷嘛?」是一把很粗糙的男人的聲音。陽光猛烈照出的影子估算應該很高。但陽光太強,她看不到那人的容貌,只回了一句「甚麼事」。

「文哥跟我說,妳不可以到香港。」

「他找一個陌生人跟我講?他人呢?」

「你不再需要知道了。」

還未懂得回應,婷已被那人踏到路軌上。人撞到頭,暈眩,無力。在酷熱下爬起身,已趕不及離開,眼前的一輛直通火車已迎面撞過來。那班回程的直通車也被逼剎停。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