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I’ve been to Paradise (8)

Chelsea自那次後開始互通電話。Chelsea不介意和她講他老婆和仔女的事,甚至不介意談及自己的容貌就像和他老婆是孖生姐妹一樣。也不介意Chelsea談及自己跟她的男朋友生得如孖生兄弟般,也不介意她講述自己跟男朋友及其家人的生活點滴。畢竟他們都知道,偷情除卻那種罪惡感和能逃避生活監控的快感外,就是普通人的連繫。連繫就是走出寂寞的唯一辦法。談各自面對的生活就是連繫的獨有逃生門。他們不能留相片、沒能selfie、不能text對方,沒法email,為的就是逃避log。用的只能是最原始的語音,把語音透過嘴,進入耳朵,再用腦去記憶。

***

三月,是Chelsea的生日。他倆相約在酒店內慶祝。Chelsea為甚麼選酒店,亦毫不忌諱的說因為想跟她做愛。而事實上,偷情的情侶,因為各自的生活,能抽身一享貪歡的機會其實非常少。這是他們的第一次。他們的關係,有一次,就應珍惜一次。Chelsea問了個很奇怪的問題:「為甚麼想同我做愛?既然我長得跟你老婆一樣,為甚麼還想跟我做愛?」想了良久,很疑惑的望著Chelsea,但雙眼又像出神,沒有聚焦在Chelsea身上:「我想知。。。你的雙腿是否也跟她的一樣。」

「如果係的。。。你就會走,返去佢身邊?」

「如果係的。。。我會明白,我避無可避。」

***

在酒店房裡,立刻跪低,雙手把Chelsea的黑絲絨由藏在她黃色的短裙內的盡頭往下拉。看見Chelsea右腿上的那倆圈交通意外造成的疤痕。好奇的撫著那條疤痕。

「點呀。。。是否雙腿也跟她一樣?」Chelsea邊雙手撫著的頭邊調情的問。

「點解會咁的?」

「好肉酸?」

抬頭,四眼交接。甚麼都沒說,把頭回到原來的位置,掀起那黃色的短裙,由裡面粉色的邊緣開始吻起來。兩人都閉上眼,享受著那有一次, 就一次的歡愉。電視沒有因此停下,播著新聞,報導員講述香港政府正計畫在九龍塘的一塊土地上,建一座樓高五十多米的宏偉建築,作所有不論本地和外國的文學的新審查機關的總部。立法會內有反對派的議員的強烈反對,但巿民普遍支持政府在文化推廣及篩選上跟內地接軌的做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