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I’ve been to Paradise (7)

一月新年後有一晚,跟平常一樣的時間收工,在工作地方附近的拉麵店吃晚飯,店鋪內坐著五六個大概跟自己一樣的一月OT後的晚飯、輕鬆。耳朵塞著的耳筒播著伊朗的局勢。在拉麵店的角落竟坐著Chelsea,戴著她的耳筒及口罩,弄著她的耳機,一個人。靠過去寒喧兩句,這是他原來的計劃。

「妳咁夜的?」

「係呀。原本等人,但他爽約了。」好不要臉的就這樣坐著Chelsea對面。性慾的刺激能使很多不要臉的事都發生。

「最近點呀?你個Department?」仍然是那個平常都不說話的在說話。

「咪做到咁囉…」Chelsea抬頭,指著自己那個口罩。腦內產生被拒絕的感覺,不敢再多話。

兩人的拉麵都到後,Chelsea拉開她的口罩,偷窺被熱湯的煙煙得濛濛的那面的下半部分。熱湯的煙,跟睡火山的煙一樣,似正常不過,但又不能預測會不會,在哪一的下一秒,爆破。

「講真喎,」Chelsea邊吹著熱湯邊說:「你以前個頭留髮留得長長的,又經常戴口罩,看去很像沒有精神的。現在剪了髮,看去精神了很多。」

「我老婆話樣衰嘛…咪剪囉…」的回應似抖了Chelsea一笑,但還是被熱湯的煙掩著。

****

飯後堅持著車Chelsea回去,而她亦沒有表示抗拒。抵步後,或許是那些薰煙還未散去,突然鼓起勇氣把自己向precipice再推上一步︰「我可以要你電話嘛…」

戴著口罩的Chelsea有點驚異的拎過頭去,望著那個的側面,在他的世界突然紅色的竉罩消失了。不自覺的說﹕「嗯。6897 ****」

側面的眼簾下垂了三至四秒。像自言自語道:「我好久沒有記過電話了,但你的我會記住。」這當然是出於現實的考慮。到目前的科技為止,最有效逃過監控,在世界要罪行不留足印,還得只有靠自己的記憶。Chelsea望著那個沒有了紅色的世界,搶回一句﹕「那你的電話是…」 回了自己的號碼後,Chelsea自顧自的邊開車門邊說﹕「我也好久沒有記過電話了…」車外的嘈雜掩蓋了Chelsea之後的話。大家都變回自顧自的一個。

跟睡火山的煙一樣,似正常不過,但又不能預測會不會,在哪一的下一秒,爆破。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