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E FIVE

好攰,又唔知因為乜事訓唔著,不如講音樂吖。

不如Jazz吖⋯⋯

其實我真是唔鍾意活地雅倫的講明先。若果真是要揀一個雅倫的話,我會㨂波士頓我最愛球員雷雅倫,或者男與女的主角陳雅倫。兩個的共通點都是。。。HUM。。。膚色比較幼黑啦。

我真是唔鍾意活地雅倫的,但我竟然在三年多前,被他一隻電影原聲牒收錄的一首音樂吸引,就是Take Five。而當時我還未跟那位後生仔黃絲帶阿sir學Jazz 結他。還未想像過人生會接觸下Jazz。就是以下呢隻:

當然我非常葡萄佢啦。做導演可以出名到講句自己喜歡Jazz就有人幫他喜愛聽的Jazz結集成牒,賣俾人,再俾commission他。又可以因為他講句我只是一個Jazz clarinet 的業餘樂手,就俾隊Band 他,仲可以用他個名來搞tour,仲要有人睇,仲要唔止一次,仲要有報紙報。搞錯呀!

https://www.theguardian.com/music/2017/jul/03/woody-allen-his-new-orleans-jazz-band-review-royal-albert-hall-london

所以鄺俊宇,我葡萄你可能表示你有跟活地雅倫的共通點。那你心足吧。

最近再聽Take Five,學懂了多一樣東西。

以前呢,我們學人夾band呢,都會有個既定的準則的。Everyone, follow the drum. He gives the rhythm. 無論你講到個主音有樂靚仔有幾好聽,個結他手有幾勁,個琴手有幾清脆,但sorry,鼓手才是樂團的領袖,所有人都是隨他打的節奏來行動的,你一玩野呢,隻歌就炒啦。從Take Five 第1分55秒開始,到大概4分20秒–即兩分幾鐘(在音樂來說是一段頗長的時間),琴手(懷疑是Dave Brubeck)要輕聲做著那個5/4的 la la so la mi so 的 小節 (而其實整首歌都是由那個小節不斷重覆而做成的);其他的樂手,如Double Bass,結他手,那個主角clarinet/saxophone,都要隨著那個la la so la mi so 小節的拍子、節奏和速度去準備或配合。最離譜的是個鼓手,一直我們認為要跟著司令的那個鼓手,基本上唯一的作用就是用他純熟的鼓技去trick鳩其他的樂手。萬一其中一個心入面數錯那個la la so la mi so 的小節呢,成隻歌就會在4分20秒自爆。記得我上次講嘛。這個世界有一個神,就是音樂,他掌管著聲音、靜止和時間,所有的人都要全神貫注的在濃縮的時間內獻呈,否則我們的不敬就會被失敗和恥笑作嚴懲。而鼓手就是在這樂曲裡不作神的差使,而是其中一個驕傲又虔誠又妒忌其他信徒的信徒、把最好的呈獻給神。

但我對Jazz 始終停留在識條毛的階段,故無貨繼續下去。只望你們用另一種角度去看一般你們認為樂曲比較唔知佢做乜的部分。

晚安。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