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 40 日

昨晚我發了一個夢。夢裡的我因為因為這個城巿突然被鄰國轟炸、摧毁、佔領;而鄰國在這城巿挑選的傀儡領袖不斷用各種方法折磨、打壓及屠殺這城巿的青年組織的反抗,我異常憤慨地嘶叫把自己叫醒,才四點半。夢裡的我跟平時一樣,慣常的對眼下看到的一切耍諷刺、耍口不對心的反話。「你看你看,我們偉大的領袖,號召家長,拉著橫額,就是佛口婆心的叫那幫年青反對力量,快回家。我就快感動到流出淚來了。」只是我一走入廁所,我的淚、我的憤怒,卻因為我的諷刺和嘻笑怒駡而倍增。在不斷問自己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嘶吠就在肺在胃裡突然掙脫了鎖著他的羈勒而衝了出來。

我是一個歷史系的學生,專修的是中東、以色列及巴勒斯坦的歷史。今天老師在跟同學討論為何明明只需三小時就可直達的所謂加南地,希伯來人卻根據聖經要用足足40年的時間才能進入呢。「那十九世紀的歐洲及其他地方的商人被囚在廣洲城外的灘多少日子才能進城?明明就兩步就入城了。你現在沒有拿簽証,就Book機票往紐約甘乃迪機場,要用多少時間才能到達55街呢?答案可能是一世都去不到。因為國家和國家之間有界線,而這條界線要不用條約設立,再由地方的法律及執法人員去收衛;要不就像以色列跟鄰國所定的界線一樣,用軍隊、用戰爭、用鐵、用血來定立的。」老師說。

老師還想繼續下去,但已沒幾多同學能省下心神。大家的手機、駁著校園WI-FI的Laptop,都收到Notification。是一則突發新聞,我們的海港外突然有三首不明來歷的大型飛船在停泊。畫面是這城巿海港慣常的連相距400米的對岸都看不到的灰濛濛。那三首驟眼看完全一樣的純黑色飛船,大概都有30米長。他們停泊的高度,加上海港霧的濃度,今畫面只看到船的底步,像粗了很多的油管,但船底的中間部分申出了兩條如刺刀的柱。都是黑色。較前的那條刺刀肉眼看插到距離地面50米的高度;後一點的那條則插到海面,被浪時而淹過又呈現。這樣令我們知道那三首船是停浮在半空。沒有其他的舉動,沒有看見有人走下來。而根據新聞報導員,那三首船是今朝就出現,之前本港以至鄰國沒有雷達探測到那三件龎然巨物,所以亦沒有任何軍方的截擊。但這城巿和鄰國皆把國防威脅定到最高級別的狀態。

廣告

2 responses to “故事 – 40 日”

  1. 漫遊者-Lu says :

    這篇好有畫面
    很喜歡!

    我也喜歡讀歷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