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 重建 Epilogue

又係嗰句。放心。完左架la。唔洗擔心。

This is my achievement。寫得再差,再虎頭蛇尾都好,對我而言,This is my achievement。

點解呢。如果讀者有記憶的話,或有留意的話,這故事的第一章是完成於

2015年9月1日。跟著我就寫了一篇文,我決定於棄這個故事。簡單講,這原本是一個爛尾故。因為我不知道如何繼續下去。重建源於我的一個夢,而那個夢並不是第一章的畫面,卻是最後一章的畫面。那即是說,我這個project源於一個心中的渴望- 追夢。第一章後,可能自知墨水唔夠,太多靈感太多夢,無奈文筆冇幾棟。所以中途放棄了。

但自從上一個故事 – 一隊POP BAND製成期間,我聽過一個Guardian Podcast。有一個作家,唔記得名,講左個作家寫作的比喻,我很深印象- it’s like playing jenga. Every time I picked up a block at the base and tried to put it on top, I was terrified by the possibility of the whole being toppled. 正在當時,我跟一家人去了歷史博物館,那時放了一幅大JENGA給大家玩。我見一隊情侶在樂此不疲。心中就明白了。很多在推特的朋友,尤其是女的,都有習慣寫自己的夢,寫自己的恐懼,有的寫覺得寫作會令自己鑽入自己痛苦的最深處。但這個PODCAST,這副JENGA,正正令我明白另一個PERSPECTIVE- 其實挑戰自己於沒有橋的邊緣,寫作是一件很刺激好玩的事。結果另計。這PROJECT本源於追夢,夢本是沒有邏輯可言,本是支離破碎,那我為什麼要追求一個完整的行文呢?碎住去咯。。。

期間我看過一個關於Surrealism的節目,Surrealism的本源就是不問邏輯,去把自己的夢描出來,看看結果如何。我就用這個方法,一個夢,又一個夢,又一個夢,再看吓我關心的題目,不斷把Jenga堆上去,在我認為我不想再寫的時候,即已到達我的本源夢後,我就玩Jenga最興奮的環節,推爛它。Yeah。很好玩。追夢可以很好玩。

我年紀有番咁上下,自知時光有限,很多跟我同輩就如重建入面的主角一樣,追夢去尋找過去。去出席alumni 聚會。I think it’s stupid。追夢,當然是向前。尤其是現實提醒我們,追夢,結果可以很危險。本年5月,曼徹斯特,令我印象深刻的那列警車,那個10:30的深夜,沿於一班發夢想同Ariana Grande短聚的小朋友。1989年的6月4日,北京派軍方和本是用來對付鄰國襲擊的軍備,去洗平天安門,本源於一班北京大學生集體追夢。這個故事,我送給他們,和對這些事有感受的人,代表我明白,追夢不一定不需代價,不會take it for granted,我們會努力,望here and there,令世界更適合追夢,更接近人基本的權利,

以下是一些我就此故事看過的部分讀物分享:

http://www.bbc.co.uk/programmes/b08l6qd8

http://www.newyorker.com/magazine/2017/05/15/seeing-with-your-tongue

http://www.newyorker.com/magazine/2016/05/02/breakthroughs-in-epigenetics

http://www.newyorker.com/tech/elements/the-virtual-reality-app-that-turns-your-office-into-a-vacation-paradise

https://pkubbs.net/attach/boards/Dream/M…A/psych_bull_paper.pdf

 

廣告

2 responses to “故事 – 重建 Epilogue”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