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 重建 CHAPTER FOURTEEN

「人的腦,一直被科學斷定是生命的主宰。他停頓的一天,就會停止處理資訊,停止指揮心臟及其他主要的器官,那人就斷定為死亡。在過去的科學,我們斷定腦袋及裡面的神經細胞,是讀取和發放資訊和指令的電腦。所以腦死﹒人亡。但我們現在的實驗証明,腦,某程度上,是不會停頓,不會死亡的。腦神經細胞有一種物質,我們現在的代號是Histone-91,是不能分解的。而這種物質即使不再被人體的其他物質黏合,分散,如其他的塵埃一樣飄浮,他們仍然可以互相傳遞資料,及和外界的刺激產生作用,並能把這些刺激以變形來記低。那就是說﹕人可以說是會死,亦可以說是不會死。記憶,知識,透過人的身軀接觸到的刺激,是以Histone-91留存下來。你可以叫心靈感應,你可以叫永恒,你可以叫前世今生,你可以叫通靈,whatever you coin it…」這就是有一次"像"當機時劇痛的知覺的回憶。是阿文在那次召集眾人時講過的其中一樣理論。他像用一生的精力去製造永恒的世界。

人在被囚禁的時候總會覺得世界只有一個人,或在我的情況,兩個人,三個人,明瞭這幽团的狀況。但這其實是十分傻的看法。這樣的當機,這樣的劇痛,又怎會只有一兩個人感受到呢?這個夢去到後期,我和阿馨發現,其實每一個在"像"裡的人都用他們的方法去記低當機時腦內產生的對逃離囚禁這種出於本能,毫不理性的呼喚。當然大部分的同學都用界刀界身體的方法去記錄。到最後跟阿文攤牌的一次,我看到記低真實記憶的不同圖騰。有些同學甚至刻了真實世界的東西來作紀實。我們的革命已經成熟。只是,在"像"裡的同學,不知道有幾多個在真實世界已經死了。每次當機時的劇痛連帶的都是極端恐怖和惡臭的屍化味。

最後也是我、季友、阿馨和萬成四個,帶領著其他或在生或已死的同學,在那所學校上找阿文對質。

「你究竟是"像"裡的人還是"像"外的人?」我問阿文。

「無分別的…最重要的是,我們可以喺番埋一齊吧。」

「你想我地成為你的陪葬?」

「我們在這裡是不會死的。」

「我們在這裡已經不知幾多個已經死了喇!冇乜野可以重建架!冇乜野需要再做多次架!傷口唔需要再去抓爛去重溫架阿文!」

以上是我和阿文的對質。後來萬成加入在內。

「點解你咁喜歡返嚟呢個鬼地方呀?你知不知道這裡是幾多人的傷痛,幾多人的不堪回首,幾多人在這種每晚發夢都要離開這裡呀?」

阿文只垂頭自言自語﹕「但你們都不是來了是嗎?回憶不是因為大家都害怕失去嗎?不是大家都曾摸著瀕死的身軀每天嘆息不能從來嗎?我爸爸講得啱,人類是死不足惜的生物,永遠都不滿足,即使在夢裡,即使在垂死,都得一想二…」

季友衝前雙手扯著阿文的衫領,竭撕抵里的咆哮﹕「講呀!怎樣可以離開呀!」

「冇架…冇得離開架…我的助手已經把我們放在很安全的地方自行走啦…冇人可以停止這個夢…」

就在這時萬成再沒多講半句就衝前把阿文推倒,季友和萬成不斷向倒在地的阿文揮拳。在這刻當機又再次來臨。腦內奏起Bob Marley 的 High Tide Or Low Tide

In high seas or in low seas
I’m gonna be your friend
I’m gonna be your friend
In high seas or in low seas
I’ll be by your side
I’ll be by your side
I heard her praying, praying, praying
I said, I heard my mother
She was praying (praying, praying, praying) yeah, and I
And the words that she said (the words that she said)
They still-a lingers in my head (lingers in my head)
She said “a child is born in this world
He needs protection." Wo-oh
God guide and protect us
When we’re wrong, please correct us (when we’re wrong, correct us)
And stand by me
被打至面目全非的阿文仍然念著﹕「冇用架…呢度是永恒架…冇用架…」
在這裡很多人都開始恐慌而出現很多超乎大家想像的事,潛意識很討厭的人,現在可以不問情由的去歐打對方。知道永遠得不到的女人,現在可以不問情由的去強姦,包括阿馨。我看著不斷被柔淪的阿馨,感覺到被不斷歐打,頭被不知那一個的鞋踏著,才知道我是有多討厭的。一切應該令人崩潰的事在眼前發生,我都不覺得一回事,再沒有感覺。畢竟這是一個夢,人總不能連發夢都默守著現實的刻板的。我像爆烈的腦已好再沒那麼痛了。因為,畢竟這不是真實的。這是當機吧。還是機器如常運作,只以一點現實的劇痛當是折磨?還是,這才是真實,而間或一些當機式的虛幻?我已經搞不清楚了。大概,這就是永恒吧。只知道,腦內充滿著BOB MARLEY的音樂:
All my good life I’ve been a lonely man,
Teachin’ my people who don’t understand;
And even though I tried my best,
I still can’t find no happiness.
So I got to say:
Stop that train: I’m leavin’ – oh, baby now!
Stop that train: I’m leavin’ – don’t care what you say!
Stop that train: I’m leavin’. And I said:
It won’t be too long whether I’m right or wrong;
Said, it won’t be too long whether I’m right or wrong.
隱約聽到救護車和警車的響,好像很遠。很微弱。但慢慢我的腦再沒有痛楚。只剩下屍臭,和已再沒有能力數的,幾多個我還沒有好好道別的,朋友,和過去。
好多謝你,JOE。多謝你多日來的探訪,儘管我沒有什麼有新聞價值的事可以給你。而警方亦找不到有關這個EMPYREAL的計劃的任何資料。而那所實驗室他們亦找不到。就好像,這場夢從沒有發生過一樣。哈。夢,又為何可以找到痕跡呢?以上所有所有,就當是一個surrealist描繪的一幅畫給你做紀念吧。我不知道這對你會否有用。但我都送給你。JOE。我相信,這兒很快會再次聽到救護車和警車的響,很好。這正是救我重回這裡的聲響。我希望今次這聲響能帶我真真正正回去真正的永恒跟他們團聚。再見。
******************************************************************
廣告

2 responses to “故事 – 重建 CHAPTER FOURTEEN”

  1. 漫遊者-Lu says :

    我很喜歡第一段文
    某些想法讓人一想再想!

    覺得你腦裡裝的東西好多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