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 重建 CHAPTER TWELVE

我和阿馨都感到這段拾回記憶的時間不會維持太久,儘管我倆都不清楚是發生甚麼事這個"像"對我們真實的記憶的干擾會突然消失。我腦裡第一霎拾回的記憶是在阿文的實驗室裡他的演講。

「Transience⋯⋯ Transience⋯⋯AMPHAC⋯⋯Amygdala⋯⋯MPFC⋯⋯⋯⋯ACC – 產生對像的刺激而產生的所有壓力和回應,以產生交流。即是Virtual Reality⋯⋯再沒有latency。而人類對像的所有感應,達Yoctosecond⋯⋯在這個世界,這個Heaven內,甚至於你跟你身體任何一部分的互動,在"像"裡都真實的呈現。呼吸、紳展、抽煙引致的咳嗽、性交的高潮、月經的痛楚、缺水使喉嚨的乾渴、寒冷使皮膚的吉搭⋯⋯一齊一齊,都會在"像"產生。因為⋯⋯All starts with brain。腦才是一切感官、感受的主宰。」

「我們。。。需。。要。。。記。。號。」就爆破的頭使我勉強地對阿馨講這話。阿馨就只能抽搐的雙手抱著我。她也慢慢表示她有餘力產生回應:「記。。號。。。」

我在我的房間內找到我需要的東西。枱上筆筒棟著的那支綠色界刀。我立刻把阿馨推到床上,再用餘力走到枱上拿起界刀回來床上,並把界刀放在阿馨手中。

「幫我。。。。我自己。。。做不。。。來。」我說。阿馨眼神告訴我她有遲疑。但我覺得我們沒有這個時間,頭的痛開始沒那麼強烈了。我紳出我的右手放在他眼前。

「沒時間了。。。。」我說。

強烈的痛楚中,我和阿馨在血染中彼此交纏,虛脫的軀幹,昏睡。劇痛的臂彎仍堅持盛著對方的臉額、吻、和秀髮。醒來後,我只剩餘劇痛、十六歲的身軀和記憶、血跡斑爛的床。我嘗試看一看劇痛的左手手臂,看見不明所云的界刀痕,寫著X rEAL。

真不明為甚麼,原來我都會界手的。更奇怪的是,為何界手我已沒了記憶。是因為阿馨不在我身邊?但我依稀還記得昨晚阿馨才跟我做愛跟我睡。否則,我為何光著身子?考試壓力大?在我的記憶下,我不曾想過我對學業有幢景、有充勁的。那壓力從何來?因為媽媽在我很小時已不見了?這從來不是問題。算吧,還是上學吧。

自行清潔自己的房間。不怕被老豆知我界手。但總不能搞到這裡像案發現場一樣吧。梳洗、沖涼,穿著校服。臨離開房,走到房間那面全身鏡再看一次手臂內側的那刀痕的反映。X REAL。NOT REAL?但也可以是X veal。畢竟那個是r還是v很難說清。 不要想吧。還是上學吧。

回到學校操場。萬成從後搭上來,不小心使傷口擦過我裇衫旁。

「嘩!」我大聲慘叫。

「冇野吧?」萬成見我慘叫,扭曲面容地問。他看見我的界刀痕。因為擦到又再滲出血來。

「你又係咁?咩事。咁怪的?」萬成滿腦疑團的表情無法躲藏。

「咩又係咁呀?」我問,我對他的疑團感到很好奇。

「你又界手。阿馨又界手。唔知以為你倆有路添。」被說中的羞、不惜一切要隱瞞的疚、不能分享引爆炸彈的怯,使我滿臉通紅而一言不語。

「好彩阿馨嗰個是愛的宣言來的。就咁劃個文字。愛、真是痴線的。我一生都不會明白的。」

我心裡突然產生兩個圖案。文及X REAL。突然領略到一些東西。不多。但文 X REAL。這明顯能造成一個有意思的句子。文 不是 真。 文不是真的。還是沒有甚麼頭緒。但這至少是一個提醒,一個打示。文是一切的原因,一切的答案。文是隱瞞一些事的。正如我和阿馨也隱瞞一些事一樣。

這時,阿文已在遠處打招呼。我警備的收起左手轉身。看見他、萬成,和阿文拖著的阿馨。他向我們揮手。散著長髮的馨。有一點愁。和她那隻仍有血痕的左臂。那個文字清淅可見。我們不避嫌的四目交投。我知道,我倆從來是一體的。我們心領神會,我們向世人隱藏,我們埋著彼此的奧秘。

 

 

廣告

2 responses to “故事 – 重建 CHAPTER TWELVE”

  1. 漫遊者-Lu says :

    末段結尾相當有味道
    頗為喜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