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重建 CHAPTER NINE

陳浩在他身處好像時光停頓了的房內,呆望著那扇被白紗遮著的窗,那房,甚至整個單位唯一的自然光源,不發一言。像外面有無限壯麗的風光可以把人生漫延地消磨;或像雀鳥觀賞發燒友發現稀有品種候鳥夠讓他靈魂出竅。但我隔著他的背看那扇窗,只能看到煞白的閃光燈白光,強得蓋過窗外的一切而使它們都融為天國的純白,只剩下嚴重背光的陳浩背面被強光勾勒的黑影及邊緣對比干脆可見。

「那一日的下午,跟阿馨做了兩次後,…我和她就在房內看著唯一的那道窗外面的"像",不知有多久。」陳浩對那個"像"的回憶斷續的又再勾起。

**********************************

「你覺唔覺得這裡突然變得好奇怪呀?」阿馨呆望著我房那扇唯一的窗在自言自語的,但我知道她是在問我。今天很熱。三十五度的四點半,一點黃昏的感覺都沒有。熱得即使大家對大家剛才做的事有點羞澀,有點羞愧,有點對阿文的內疚,有點害怕老豆提早放工回家的東窗事發,有點還未搞清楚究竟是甚麼一回事,有點明明是初嘗禁果但對做愛的一切細節如行雲流水的熟練而生的驚奇,有點高溫而產生的汗及身體磨擦時感到的不自在的濕竝,但大家都沒有一絲意圖找床上亂成一團的衣物閉體。我看著阿馨的頸、肩膊的汗珠有些已抵不住吸力而沿著她撐著床鋪的雙手滑坡。

「今天你在這裡本是很奇怪是嗎?」我就在她身後回應。

「我不是說這些。」沒有看情色電影所期的女性完事後聲音的嫵媚,有點失望,她反而聲音變得科學家的冰冷及切割。

「那你是指甚麼呢?」

「我是指這個三興村。所有的人。所有的事。接觸。氣氛。所產生的感覺。對阿文、季友、大富牛、魯SIR、我爸爸媽媽,以至你,好怪,好像一切都不一樣似的。仲有大富⋯⋯

「大富真是好奇怪。」我搶著接,開始掌握到她說甚麼。

「你都知大富咩事?」阿馨突然稍甩她的右手,從右掉轉上半身來問,連著急速晃動的右邊乳房。這件事反而令我有點尷尬,但我看阿馨她的面容她沒有絲毫感覺,或她應有的些微感覺像已被她更強烈的感覺蓋過。而這感覺,從我看她的神情,就像是一個暈了的人醒時的迷失。

「前幾日大富他在班房大發偉論,又整個人都變得陰沉,跟我認識的他變化太大了。」我回應她。

「我都見到。但不是這些。」阿馨還未等我來得切作回應已搶閘:

「他走左。」

「吓?」

「我今朝就是覺得因為他最近太古怪,突然想起想找他一起上學,了解一下。但我走到他家門口,發覺門打開不但只,整間屋的氣氛就是那些很久沒有住過的丟空的感覺。我走進他屋內,一磚一瓦都像是很久沒人打理過似的。所有的家具都封著厚厚的塵及蜘蛛絲。但在這屋內我發現一樣野。」

「是⋯⋯」

「間屋一幅相都冇。掛牆的,放茶基的,組合櫃的玻璃櫃,甚至大富的房內、床頭,大富的家姐的房又是咁,他們媽媽又是咁。更奇怪的是,所有的房海報擺設沒有。我覺得似大富一家從來沒有住過一樣。我有出去問隔離屋阿嬸,她只是話,『我冇見過佢地』。」

說道這裡,阿馨已經不知不覺地把自己的身體撐回只剩下背影的勾劃。窗外的世界顏色亦已漸漸發黃。但翳熱沒有絲毫減退。隔離屋不知不覺聲量放大,在播南音。「涼風有迅⋯⋯」

「仲有⋯⋯」

「仲有,點解我地會咁?點解你會知我喜歡你?」

「呢樣反而我很直覺。上床好閒啫⋯⋯」阿馨的回應我完全找不著頭緒。這像一個十五歲的女仔上完床的回應嗎?但的確,這幾天看見阿馨,好像看見很多年的糾纏似的。現在的汗如豆雨的這個背面,就像盛載著飽經風雨,身經百戰的人生,卻硬生生欽在這個十五歲身軀身上一樣。

「我老豆⋯⋯時不時都走來搞我的。你不記得我講過你知咩?」

*******************************************************

「『我老豆⋯⋯時不時都走過來搞我的』是她成日講的。不過⋯⋯」陳浩坐在床上,但仍是看著那個窗紗的白矇矇,分別只是我看到他的眼鏡和他回顧那個"像",及回眸他的過往的神情。是落莫,又疑團。

「不過,不應是十五歲時說的。當時我唔知的。」

「吓?」我不禁拋開了記者的專業。

「是之後我地出嚟做野。見番。她已經結婚,有細路,幾歲。我又已經結婚。約出來。時不時大家默契地按耐不住。每次做完。她都唔趕住走的。就是咁坐喺張床度,靜靜咁講她的生活我知。老公點樣。奶奶有幾仆街。老爺病、死、個仔讀書,小學、中學。同老公嘈。老公有時唔返屋企。就是咁幾十年。後來我離婚,講她知因為老婆知道左。佢就是咁樣講,『上床好閒啫。又唔代表是我中意邊個定點。我老豆都是咁⋯⋯』。所以,我好耐之後先知她老豆搞她的事。耐到⋯⋯我估,耐到她已經再不難堪,或者說,耐到對這事產生抗體,才淡淡然提起。」

「所以在那個"像"你聽到她咁講,你當時覺得奇怪?」我尋回記者訪問的專業問道。

「是掛⋯⋯我不是太肯定。但那刻,我決定了靠過去抱住她不讓她走。而她亦向我靠過來,手扭著我的手臂。我當時心裡知道這只是一個夢。心裡已經感到我們的未來會使我們變得窩囊,就像看到大家的人生的重演一樣,分開,再遇,有太多的包袱,有太多的糾結,有太多的自私自利,有太多的顧慮自憐,以至大家只能到此。但就在這個夢,還是想奮力去嘗試捉緊真正想捉緊的,去嘗試講我知道夢一醒就不會講的。一世都不會講的。」

***************************************

「我想永遠都這樣抱緊你。我愛你。」

「我愛你。」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