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 重建 CHAPTER SEVEN

那個講座沒多久後就使我進入非常放鬆的狀態,像無縫接著的就已到了類似三興村的一個地方。360度的周圍看下沒有半個人。而很搞笑的,這個模擬的三興村有很多穿崩位,令人知道這是個夢。就如我還記得三興村四處都是大葉榕樹,但這裡的樹很矮很奀瘦,像是巿區公園那些樹。又如我還記得三興村是沒有高樓的,但我遠望過去,就有幾棟高樓,是我住的地方平時在窗口望過去的那些樓。整個感覺非常滑稽。突然,這個空間傳來類似大眾廣播的聲音。

「這是Empryeal這適應階段,很接近你們一般睡覺發夢的情況。」是阿文的聲音,好像身處手術室等做手術時只有手術工具碰到大家和護士醫生細語的寧靜。我心突然怯起來:

「你不是在開我腦嘛?」

「放心,不會。你知嘛,浩,同一時間整間房都在問我類似的問題。放心,我一個人怎樣開成百個人的腦呢?但我的確使你們現在處於REM的狀態。亦開始為你們每人對DREAM INTERVENE的反應進行測試,干擾著你們的造夢區域。剛才就是deactivate了你們腦內的海馬體,使你們腦裡對三興村的記憶碎片混雜了你們其他的記憶。如果你們有誰不想繼續的話,可現在告訴我。我可在現階段終止不想繼續的人的REM。」阿文的聲線就是手術室內醫生見病人肉隨鉆檯上的那種平靜和溫柔。

「沒有嘛⋯⋯好。似乎大家都期望再繼續下去。我會繼續。現階段我對大家的DREAM INTERVENE是模擬大家平時發夢見到的影像:好零碎,沒連貫的context及邏輯,亦混雜了很多沒時間地點指向的記憶。即是在夢這個dimension裡沒有預設路標,所以人一般情況下發的夢只有像,沒有再多的metadata去解譯一套人能明白,能make sense的邏輯。在這種像的狀態下,你所見像的任何元件,只會令你有一點似曾相識的印象而沒有深刻的記憶。因為人無從記憶,無法在像的dimension中找到時地的路標,也令相識的人在夢中無法聯繫,使你們看不到大家,感應不到大家,你們的腦在這狀態會似各有各的encryption。即使看到一點,亦只會是模糊、無法確定。亦因為如此,你們即使在同一個空間 – 記憶中的三興村,但你們仍是無法遇見大家,跟大家溝通。在這個三興村的像內,你們應很孤單、無聊。這正是我過去幾十年回到這個空間的情況。 但我的研究終於在兩年前突破這個限制,可以進展到Dimension Decrypted,能為這個像找出時地人的路標及訊息的流向,再把得到的metadata,或我比較喜愛用的詞,鎖匙,放進大家腦裡的MPFC及ACC。你們就會開始見到大家,三興村亦回到跟從前一樣,大家可以溝通。三興村的一事一物、一棟一樑的重建就可以啟動。因為,我已經尋回你們。」

就在阿文講完這番話後,我眼前的雜亂無章的世界慢慢組織起秩序來。遠處那些高樓亦開始消失。同時我對那些正消失的高樓的印象及記憶亦漸漸模糊。倒是說不清是那一樣先出現。慢慢連以前三興村的田鄉味及翳熱亦漸漸出現。大葉榕、欄藤、蟬叫、紅啡色的泥土,慢慢一點一點的歸還。我在無言的問自己,是否如那個摩門上帝創造世界的傳說一樣,我腦突然想到甚麼,這個阿文成日講的像就生出甚麼來?還是這個像中的三興村生出甚麼,我的回憶就被喚召一樣的物原主義呢?我在想甚麼無謂東西呢?我腦裡彈出很多人物了,他們好像已在遠處了?不。甚麼好像呢?陳浩你活了十多年還是那麼愛白日夢胡思亂想呢!他們當然在遠處吧。他們不是每天都跟你一起嗎?我拔足向前跑,跑過兩旁的木屋及鐵皮屋。旁邊習以為常的街坊、人聲。走過發記士多必定會聽到雲媽在數街坊的不是,及發叔播著的粵曲。新馬仔的萬惡淫為首。每天都是這一首:真係震到。。。入呀心呀~~~心。酸。我仲發緊冷。這個新馬仔好像是永遠的在我世界裡存在一樣。你是否不會死的?我不明為何很想跑,但心入面有種很奇怪的感覺,就是有點掛住爸。但又好像不合邏輯一樣,好端端的我怎會掛住他呢?我跑到屋前,屋前那些雞聲,及爸最愛的譚詠麟。如真~如假~好嘈。我打開門,更嘈。嘿。是那個穿著那件譚詠麟T-Shirt的爸。

爸!他在廚房。不知怎的。我今天好像很想大聲叫他。

「阿文剛才來找你呀!」他又回去他的廚房工作。

「好熱呀!」我走去雪櫃那飲的。

「一熱就飲凍野⋯⋯」爸的回叫。

「我出去找他了!」拿著那罐碧泉就又再出門了。

「唔換埋校服先?」爸那麼一問,我才看看自己,已經濕透的裇衫。走入房。嘩!好亂呀!好像從來不知道自己的房有多亂一樣。今天的感覺硬是怪怪的。

出門,走去習以為常的那個球場。遠處幾個的身影,不知怎的,可能今天很熱,有點懞。但聲音,氣息,就是阿文季友他們。向前走,他們的臉漸漸清析。

「浩。今日阿文唔知搞乜春。基佬咁。係咁喊。」是季友。帶著一點嘲笑的關懷說道。

我眼前看見這個熱激兩行的阿文,也搞不著腦袋。我腦空空口爽爽的問:「阿文。你被阿馨鬧嗎?」

這個人雙眼定精的望著我良久。真的有點基。真的有點怪。更怪的是,他衝過來抱緊我,使我差點失平衡,不斷哭,只有更激動的哭。可能,他今天真的被阿馨痛罵。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