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 重建CHAPTER SIX

我來到阿文邀約我的地方,龍鼓灘入面的一個不知甚麼研究中心。龍鼓灘從來都是一個非常爛的地方。但在過去的十多二十年,政府把這地方發展成新的科研城。而可能因為這裡近心蛇口這個中國的第一研究巿和機場,這裡不再重蹈數碼港和中大科學園的覆轍,而是真的吸引了很多人來start-up。

利用阿文為我們預設的GPS,我從火車站進入了非常樸實的十層大廈大堂。我才看到阿文不只說服了我,還有季友、馨、萬成、大富牛⋯⋯差不多就是我當年讀中學見過的所有同學,師兄弟姊妹。去過同學的婚禮嗎?出席過學校甚麼週年慶典嗎?當時的情形就是這麼無謂無聊。人被逼分享上次再會後那麼多年來生活的點滴,卻其實除非常愛炫的性格外,每個人,包括我,都非常置身處地這種被逼迫的齷齪和翳悶。嘈吵、歡愉、笑聲、手舞足蹈、大堂coffee shop的罐頭中產味和廉價高尚音樂,被透過遠處一望無際的落地玻璃窗照進來的五月陽光發酵成這個令我抖不了氣的溫室。

大廈的中央廣播機組播出已分不了是人聲還是audiodroid 的廣播:「各位,對不起,費文博士要大家久等了。博士誠邀各位經本中心的升降機到博士5樓的辦公室。多謝。」升降機門打開,已不用再找,大夥已身處樓高三層,佔整層樓宇面積空間的大演講廳。演講廳沒有行道、預設凳各講台。只有微微向心的傾斜地面。地面只有很多相距看似相等間距的孔。只要那一個地方我們覺得想坐,稍稍作一個坐的姿勢,那些孔就會躬出空氣,射出來的空氣會產生足夠的承力使任何一個人都可以坐得舒適。當大家都各自各、或三五成圍的坐好,牆身的小孔組成的廣播系統就隨來阿文的聲音:「你地沒有令我失望。都來了。」而阿文穿著看下去非常夏日的夏威夷衫就不知從那兒鑽了出來。「我講過,我會帶大家回去三興村的。今天我們就準備就緒。」他眉飛色舞的在場館盤旋,介紹自己從三興村離開後,是如何以這個他的唯一目標而走到今日。他在美國及加拿大拿了生化及神經科的博士學位,並進了由2000年開設的神秘研究所G Venture,跟隨當時美國夕谷的科技頭領Bill Maris研究他唯一感興趣的題目-

「Forever」阿文指著在我們中間那團專用作廣播的氣體AIR所呈現的影像說出這個字。

「但Bill,和那一代只渴求長生不老的Guru,如Liz Blackburn,Arram Sabeti,de Grey,只想著一個方向去探求Forever這個人類自古都今都追求的理念、理想。他們的那個方向很膚淺,唔死,就代表永遠。他們甚至死前冷凍自己,求有一天回復青春的技術到達後便能insurrection。Stupid Christian。他們都錯。唔死,只會更突現,Transience這個跟Forever完全對極的概念。即使,即使,a big big if,」胸有成足的阿文一路說來卻帶著稚時那種純真、純粹。「那個不死的身軀只會令他用更激烈的手法去了結。因為Aging is not just about your body. Aging is the loss of everything else even before your body. It’s about space. It’s about time. It’s about you being forced to accept that you are ever faster being dumped, abandoned, by inch, by second。Transience。」AIR一邊在播放著從前他拍下的三興村如何急促變成廢墟、地盤、新型樓宇,又再變回凋零、廢墟,又再成地盤,新型樓宇,直至面目全非。

Transience, Transience。阿文一直在呢喃這個字,但又突然變回氣色逆轉。「有一位比較前衛的思想家,Kurzweil,卻相對走得正確,Bridge One – 減慢軀體aging。Bridge Two – Gene Re-editing,把身體的時鐘回撥,開始了解時間才是死亡衰老的關鍵。Bridge Three – 其實只是Bridge Two Point Nought。Bridge Four – Singularity. He nailed it. Finally。」阿文用食指指著自己的天凌,「Brain。真正的永恒,只有這裡。眾裡尋他,卻永遠伴隨。所以我轉而研究神經。腦。思想。夢。像。回憶。這些才是真正的永恒。真正進入永恒的匙,就是AMPHAC。Amygdala – 製造像,或Reality的碎片。MPFC – 掌控人腦對像產生的情緒反應。海馬體,Hippocampus – 為像提供的碎片和感官記憶重組Context,連成Episodal Memory。ACC – 產生對像的刺激而產生的所有壓力和回應,以產生交流。即是Virtual Reality。但一般的Virtual Reality技術達不到感官速度的要求,產生latency。而人類對像的所有感應,其實速度達Yoctosecond,即電子的作用速度。而我這研究中心,就已經建立到這個速度的像。這個像足夠令我們找回腦內的永恒。EMPYREAL – Empathetic Protocal for Yoctosecond Reality。」

我不知其他人。我竟然被他那些完全不是是什麼的Jargon,技術,人物,搞得重回希冀。

「天堂。天堂才可以永恒。但天堂一直鎖在我們體內。而我,已找到這條匙。」

 

廣告

One response to “故事 – 重建CHAPTER SIX”

  1. 漫遊者-Lu says :

    覺得你腦袋裡應有很多的故事及想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