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重建CHAPTER FOUR

「離開、去一個新的屋邨住、唔再讀書、出來搵野做、結婚、生仔。你曾經日日都見,日日都慣見,日日都好想見的人,慢慢你唔會再見,亦唔想再見,甚至乎,你諗起就厭惡。」陳生繼續漫無目的地講自己。應該是在講三興村清拆後的歷程。

「但你有冇再搵他們呢?」我問。陳生又托著頭眼反白的望著天花板。

「好似,阿文是返過來找我們的。」他突然瞪大雙眼看著我說出他的記憶,然後又回到原來失焦的那種神態。「但,好冇癮的。我記得他都是講,『喂,記唔記得我話過要買回整條三興村呀?』我呀、季友呀、阿成呀、阿馨都喺度嗰次。個個都唔係好想理他。問他加拿大嗰邊點呢?就支唔爾對咁。季友個人就最愁。玩件樂器都愁過人的。他話唔知邊個教他蘇格蘭風笛喎。有一晚出來飲野。他真是夜媽媽喺個公眾碼頭度吹。又似D打,又嘈。我喺他側邊望著他吹,真是好落莫。好似想召返啲咩回來咁。」

我見陳生的情況,唔認為繼續坐在這翳熱的房裡會再問到些什麼眉目出來,說我有點事,再約會來訪問。同時我說我放一本筆記簿在他身旁。若果關於這事的,都可以寫低。就走了。

*********************************************

多謝那位記者送的那本黃皮無線筆記簿給我,讓我記低我想記低的。

我是陳浩。我是甚麼人已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我看見懷念。Nostalgia。當懷念去到一個極端,再沒有現實局限時,可以如地獄一般。而我,我是地獄裡走出來的那個人。

阿文。無論期後見多少次,還是問同一個問題:記不記得,他要帶我們回去那條村。我不厭其煩的重覆-返唔到去的。他說:「發個夢都唔得?可唔可以同他發一個夢?」我帶點憤怒的回他:「這裡最不需要的就是夢。」但到下一次,他仍是同一個問題。

直到有一次,我跌進這個夢裡面。身體、思想、狀態、情懷,都好像原全回到那個時光一樣。就好像,一切一切,都得到重建一樣。

廣告

One response to “故事-重建CHAPTER FOUR”

  1. 漫遊者-Lu says :

    “我是甚麼人已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我看見懷念。Nostalgia。當懷念去到一個極端,再沒有現實局限時,可以如地獄一般。而我,我是地獄裡走出來的那個人。"

    覺得這段話很有意思,讓人思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