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妓回憶錄

是咁的。

屋企個小男孩很喜歡畫畫的。自己一個在家不是看卡通片,就是柄埋一邊畫卡通人物。咁順理成章就當然帶他學畫畫吧。教他油畫的阿sir,代號B,一看去就知是一個充滿藝術的人。你睇他及肩零亂的頭髮就知了。而你看他的studio的portfolio,又會知道他應該不是呃飯食的,最少不會好像某些教小朋友畫畫的所謂art jam,明明蘇力行咁的水平,就扮晒話自己的畫copy outsider artists 的風格。而阿仔又好厭尖。學畫畫又要選主題創作自主。只有這個代號B的阿Sir可以搞掂。一學就學了接近兩年。兩年在現在這等末世來說很長。你問吓現在的後生仔打工能否捱到兩年?你們家中的傭工又是否能在你家裡生存超過兩年。在代號B手上,家中小男孩學懂成畫的人物主次遠近不同的比例,用色,到現在甚至學懂好好地已經用油成了畫又再用Marker vandalise 幅畫,即係多媒體啦?有時我看見我個仔,會問自己:他第日會否變成那個Old School野黃㗎⋯⋯但有另外一個網友曾經好不客氣的說:你個仔夠大陸人爭先算啦。當然,由那日起我決定唔再fo呢條友,那種最好見到下一代仆街的schadenfreude,但見到後生仔成他貴言仆街又日日出來屌鳩人不及自己嗰代的nostalgic。加埋是nostafreude,定是schadelgic。但回想他又真是講得啱喎。而更恐怖的是他,同大陸人,同世界任何一個想靠作畫為業的人,隨時不夠電腦爭。當電腦無論同你捉圍栱定係打poka都打爆你時,那些2050年電腦會取代包括創作的中層工作真的不算甚麼預言。直頭有點鬼唔知你阿媽是女人。

https://www.theguardian.com/careers/2016/may/11/robot-jobs-automated-work

而看他文藝的外型,看他的portfolio,我相信他是有份堅持的,但又不知怎的留落新界的東西橦個牌<<可替你畫人像,200>>。有一天,我帶阿仔們去看戲 (阿拉丁夏威夷版),亦撞到他一家。他問我們看甚麼戲。是否看周星馳。我說是看阿拉丁夏威夷版。那當然問他一家看甚麼。他很難色的說—周星馳。連我老婆事後都講他好像很尷尬要跟人說看周星馳。其實呢,看周星馳咪周星馳囉。沒甚麼尷尬的。我跟老婆說,文藝就是文藝,別要分得那麼細。無論你是看西遊2,定星聲夢裡人,定黃秋生套夢中人。漫漫回家路,定陰陽路。看Ken Loach定王晶,看景甜還是積琪蓮定大波蓮。都是文藝啫。Yeah Arts are no equal,but it doesn’t mean there is any boundary between the unequal we cannot cross. This is Trump World, not Arts World. 我們總可以彈出彈入打我吖笨(如你記得是那一套戲的對白)。最近看一套叫taboo的電視劇,十分浪費光陰。Tom Hardy+Jonny Pryce拍了套爛片,就好像周潤發+張學友拍了套賭城風雲。但都不是一無事處。戲的配樂非常靚。原來是英國頂級古典樂手下的樂章。

https://www.theguardian.com/music/2017/jan/22/britain-must-embrace-classical-music-says-taboo-composer

黃偉文講得啱,填詞應該值得諾貝爾獎,只是不是林夕而已。我想填詞的第一首Inspiration都是通俗音樂詞,仲要來自咖喱芹。我爸爸成日fung佢的音樂的,我的兒時,以下的詞我特別深刻:

一杯黑咖啡 一串燈影

夜半三點的空酒瓶

通通不作聲不作一聲共我觀夜靜

是邊隻歌我已經找不到了。

所以代號B,唔洗因為周星馳尷尬。應尷尬的是他。拍笑片可以拍到我外母話中段睡著了,浪費了代號B替人畫人像的收入。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