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隊Pop Band是如何練成的18 (最終章)

可能因為之後變得相對得閒,我開始想,與其Hack老豆個Blog,不如開個Account,當一個陌生人咁同佢傾吓計。

你的故事有點奇怪,你可以講多一點嘛?這是我對這個叫很假肥仔的老豆的Blog Post 的第一個回應,也是第一個開場白。

“你是教徒嗎?"

“不是,不要企圖向我傳教。"

“不是。我在這裡是唯一可以無宗教的存在。你玩個一個叫我能放棄幾多的遊戲嗎?在一間房裡,幾個弟兄姐妹,在leader的帶領下,先寫出一張清單,列出自己認為生命中最重要、最引以為傲的事。幾件。然後leader會帶領大家問一個問題。生命如果冇得揀要揀一樣失去,你會選什麼。你要用一枝筆在這張清單的其中一項狠狠的擦去,直至你再看不到,象徵著你會從此永遠失去它。然後leader會繼續叫你再選另一樣拭去干淨。這個遊戲每次都會有些真心玩的人士崩潰痛哭流淚。我當時就是其中一個。你知我當時選什麼嗎?"

“家庭?信仰?愛?"

“哈。大家不是那麼熟。而且已經不重要。重要的是,人生後來的經歷告訴我,你以為當被痛哭流激情緒崩潰就是真的嗎?不是。人最麻煩的是經常高估自己的道德、仁愛,之如此類。到真真實實要作出決擇時,會發覺人唯一不能放棄的就只有自己一個。老婆仔女、天下大義,全部,全部都可用來犧牲。當人的情緒都是欺騙人欺騙自己的工具,當神經的訊息都原來是大腦負責哄騙人的抓牙,人才知道人在這個世界生活有多無奈,有多無謂。所以,自此,我跟自己講我不會再答任何假設性的問題。人生沒有假定,因為人的魔性狡猾,再多的假設都不能提早找出來治罪。他本是你生命的一部分,肉中的肉,骨中的骨,直到塵歸土才離開。"

“你似在傳教喎。"

“是嗎?我可以不傳教,但人不能逃離宗教經常圍繞的問題。個問題就是我是一個怎樣的人。我應該要做一個怎樣的人,和我能否如願做一個我想做的人。當然我過了那麼多年,得到的三個答案就只是唔知唔知和唔知。"

“你好像寫過你試過上山問神旨意喎。你真是聽到啲乜?"

“聽不到。什麼都聽不到。當天我體會到的是,Let’s face it。只要是要做重要決定,人就明白所謂的神的心意有多absurd。人要做好決定,先要學的是。人很孤單。人亦要接受孤單。做決定時,永遠是自己一個。"

“你老婆呢?"

“哈哈。我在這裡寫的那一次,關乎終不終止懷孕。告訴你,我跟老婆不知吵了多少次。平時可以和平解決任何分歧是因為總有中間路線可令雙方含糊地拿到大家想要的立場。但墮胎不同。只有keep it同not keep it。當時我倆各據一方。即只有一方能勝,另一方必然要跪下。你知嘛。最滿天神佛就是嗰時。什麼神有祂的大能呀。神有醫治你信嗎呀。耶穌會保守呀。上帝聽禱告呀。神的手很溫柔呀。you name it。但自己講完自己都唔信。因為心入面很清楚。做這決定人很孤單,很自私,但亦只得這樣行。人不為己。哈。老婆有句說話很深刻。當我說,神給一個天然殘缺的人一定有恩典的,我們應該相信。老婆一語道破:如果冇呢?如果冇咁點呀?咁她的人生就只有詛咒。我們有權對她那麼殘忍嗎?信一個神就有這麼殘忍嗎?那難怪街外的人都說我們基督徒是冷血之徒。她這一句話點醒我一人有多卑賤無耻。我再回想,我們天天都是滿口為神作工,做甚麼事都走出來作見証。我自此知道有多無謂,有多諷刺,有多討厭。"

“那你為什麼不走?你知萬花筒是什麼原理嗎?就是一舊平平無奇的東西在三面極狹窄的鏡內不斷反射,再用盡頭的鏡反射到萬花筒另一端的那個voyeur的眼裡。在voyeur的眼下,你是可等美麗。但若果你是筒內的那被幽閉的東西,每天看著自己不停被反射,扭曲,你會有甚麼感覺?我相信就是你們這等耶撚的情況。恕我這麼不禮貌的稱呼。而以你對自己的描述,我看不到你有對此稱呼反對的理由。"

“或許你說得對。但我沒有變成旁觀者的勇氣。"

“做旁觀者需要的勇氣最少。"

“Status Quo所需的勇氣才是最少。"

“哈。你這個人,有一隻歌很啱你。希望你有日從你的糟糕生活中走出來,不再窩囊的講句身不由己。

用這樣的方法跟那個老豆傾計確係幾過癮。我想起Rino跟我說過的一些話,我想起我跟她看過的電影,我打下以下的說話。

“我有個朋友曾經同我講過一句話,我不明白,但見到你我明白了。The curse wouldn’t curse you if you didn’t treat it as one。我看你打的野,感到你相當苦難,亦相當爭扎。你的決定未必是正確的。甚至可能你覺得你的決定令你相當fuck up。我不至老土得講人應該向好的一面看。我只說。決定做了,就如像入了賭枱放了注。贏到開巷又好,輸到仆街也好。決定已經做了。返不了轉頭。但下一注等緊你做決定,繼續還是離場,如果繼續應該點下注。時間不留人,你沒有什麼空間可以停下來反思自己是對是錯。你不能擁有現在。因為現在已推你往下一格未來。你無法慢下來,你只得繼續走。施主。一字記之曰-繼續。"

他沒有再覆我。連多謝都冇句頂佢個肺。

*******************

幾年後,我坐在靈魂酒店的一角。邊個死?重要咩?日日都有人死的。而死時的處理手法都是大同小異。我只可講,是住客是一個基督徒,所以儀式用基督教的崇拜儀式進行。跟婚禮很相似。大夥兒進場,在門口的枱前簽名。找位置坐,跟平日好日唔見的人扮熟吹水寒暄,伴隨溫馨的音樂,如you are beautifully white. You raise me up。跟住有啲成長片段,証實她/他一生有神的保守,whatever that means。齊人,起立,唱歌。主人家進場。主人家親友上台說故事。教會代表出來祈禱。牧師上台講人生死的意義。詩班著到如天使般的上台獻唱。祈禱,各親友上前祝福,合照(如果你想的話,我相信無人阻止)。有人講過,最好應在在生前搞喪禮,因為這樣確保主人公可以聽到人家對自己的讚美。現在看來,此立場站不住腳。Michael Jackson在生時又怎會是一代舞王呢?明明是上台拪大牌,台下搞𡃁仔的過氣歌手死變態佬。Whitney Houston在生時又怎會是美麗的歌姬呢?明明是嗰個死道友婆。梅艷芳?過氣女歌手,把聲已收皮。張國榮?著裙搏反彈的死基佬。George Michael?而我不知是誰。戴安娜?人盡可夫的淫婦影衰皇室。人還會對別人留一點口德,就只有一個信念-死者已以。不要再記。不要再計。就留個美好的回憶。潮流是時間最殘酷的展現。人因為要面對時間的殘酷,自然對舊日的懷念,聖化。因為那是尋找溫泉的唯一出口。我以前點點點。生於我個年代是怎樣怎樣。一想到這些,其實就告訴自己要向前行了。人人都向前行了。Wei Wei寄了帖來,要同雷神結婚。要我們去加拿大。實在是太過份了。我寫了以下的一封信回她。

蕙:

恭喜你。但去加拿大的事,我未必能辦到。未必請到假。

你曾經跟我講我欠你一個正正式式的告別。這是真的。但我又想,其實未必有這個需要。正式來說我們沒有別。真的,至少我未死。我們還是在同一個空間同時生活著。可能因為你在加拿大,所以我們算不同空間。但我們是共同生活著。你就當你我之間只是放了一塊黑鏡,我看你是黑色的。你看我也是一樣。但那無阻我們是共同生活著的事實。我們仍是一同面對每一天。我們仍是用同一個速度成長。歷練。項目或有不同。你彈琴。我結他。你學習如何成為人妻,我學習如何找人拍拖。你學習保護自己的中文,我學習加強自己的英文。但你我還是共同的。甚至信仰。你相信天堂,我則要尋找天堂。但大家都未看過它是怎樣的東西。一切都未完,一切還在現在。那有多好。時間繼續流,我們會老,會白頭髮,你會身形銳變成C9,我會變成咸濕伯夫,在巴士坐位上,個個女的看見我都不敢坐過來。我會跟我的伴侶淡淡然看你的facebook 想,她讚你都算後生,但其實只是因為大家都用同一速度在衰老而祕之不宣的自我安慰。或許你會跟雷神講起我的kai事而無仇無怨。no grudge no pain just mnementos here and there。

對,我欠你一個告別。人人都欠人人一個告別。或沒有人欠任何人道別。因為我們還是生活在這裡。沒有真正的需要去道別勞斯動眾。

請你加油。衷心祝福你。在黑鏡的另一邊的每一天幸福快樂。

至於Woolf Lover,反而散了Band後,我們的關係才正式的起步。我同阿靜,er,Alice更成為很好很好的朋友。她還說,叫我應承她,第日識女朋友一定要叫Alice。但又唔可以是她喎。我話,我唔想做比男朋友更親密的人喎。她的諗法是,她要她喜歡過的男仔(我?)會用明確的行動懷念她喎⋯⋯你估你真是Gothic 戰士,可以屌人屌到個個聽晒你話咩⋯⋯但好奇怪,之後我每一個女朋友都好似中邪咁,個個都叫Alice。屌你。條友識落降的⋯⋯但,Rino話齋-the curse wouldn’t curse you if you didn’t treat it as one。個個都叫Alice有樣好。唔會發口夢叫錯名嘛。Woolf Lover Alice後來真是被黑Cal搞掂。烈女仲話自己求婚,叫我借個場,就是旺角那一間整天播著Barney Kessel,裝潢極似巴黎bistro的那間茶記。她就在埋角的那個四方鋼琴坐著。講出那段其實是我抄某個英國詩人的求婚對白:

Cal。我有一架時光機。它帶我們不斷向未來推進。不停的。直到她死。但架時光機就慢D。投進的速度是一年只行364 1/4日。今天我想你跟我一起坐這首時光機。我不能証happily ever after, as there is no such fucking thing. 但我可以保証,I am here ever after. 然後她就在鋼琴上彈這首歌:

嘿。就跟我和黑cal第一次見阿靜一樣,只要她一開聲,大家都自動會做自己原本沒多大勇氣去做的事。我原本想做但沒勇氣做的是什麼?作家?音樂家?還是,只是簡單的,笑著過之後的生活。Don’t Sneak. Don’t Sneak.

完。多謝

廣告

一隊Pop Band是如何練成的18 (最終章) 有 “ 3 則迴響 ”

  1. “人最麻煩的是經常高估自己的道德、仁愛,之如此類。"
    還有萬花筒原理
    實在是太棒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