繾綣冬陽~yingju-Lu

~牧羊女的風鈴詩坊~

~繾綣冬陽~

2016年入冬後寢室第一朵紫衣酢漿草花 2016年入冬後寢室第一朵紫衣酢漿草花

冷風尚未南下,第一朵粉紅色的酢漿草花已在寢室前廳綻放光采。

這是八、九年來最晚入冬的一年吧,如果沒有記錯的話,氣象局是這麼說的。沒有冷鋒面,且冷日似乎也越來越往後推移,失去冬味的2017年啊!

於是白日艷陽高照的晴天後,夜晚的天空好美,有一陣子夜夜如是,星光熠熠,浮雲飄晃和月兒嬉鬧。靜夜也將宇宙的訊息傳遞得深邃遙遠,著實迷人,但這一切卻感覺又太過安寧了,反而令人不安。

時序已來到12月中旬,再過幾天,紛擾的2016年也即將走入歷史的長河之中,不知怎麼地覺得今年特別像一場夢境,真假都是夢…。

寢室風景 寢室風景

聊著夢,才發現以為稀鬆平常的視鏡竟也如此不同。借格友奧斯卡(Lady Oscar)小姐的提問,也問了姊妹「能在夢中看見自己嗎?」才驚訝發現「怎麼可能?」都是她們最直覺的反應,然後才會再補充說明能看見自己的機會很少,不都是透過自己的眼睛看夢世界嗎?又如何能看見自己的身影?…能看見自己的夢都是特例啊!

原來,我夢中的視野真的和姐妹們不太一樣,我能看見我自己啊,很常!

冬日晴天 冬日晴天

幾近30度的冬日晴天,情境雖美,溫度卻高得誇張,但美麗的東西確實也令人賞心悅目。

這日天空清藍,遠山帶著朦朧的灰藍色調,一些清冷,有舒緩的浮雲貼著山頭繾綣。

靠著窗邊全身暖洋洋的,影子似乎也熱了,只是頎長的斜度稍微不同而已…。

每一個能思考的人,在他身上都有一個虛構的世界。

☆☆☆

靈魂的某種模糊部分是不能用言語來形容的。

詞彙有邊界,思想沒有邊界。

~雨果語錄~

~繾綣冬陽~

~yingju-Lu~

View original post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