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隊pop band 是如何練成的8

上回

上回講過,只要用Circle of V/Fifth呢個Chart,就可以把世界超過8成的流行曲的Chord Progression,I-IV-V / II-V-VI-I,或更layman的用語-骨架-砌出。

現在再講得深一點,每一個chord,I, II, III, IV, V, VI, VII, I,入面都再蘊藏七個音/notes,1,2,3,4,5,6,7,1 / 1, 2, b3, 4, 5, b6, b7, 1,或更layman的用語,do re me fa so la ti do / la ti do re me fa so la。但音樂家發現,有好多音,如2, 4, 其實對做和諧效果/harmonisation,其實沒有幾多作用,我們所講的,bland notes。大致我們都會用一個chord的1,3,5,7 note去做harmony,而一個chord轉去另一個chord的中間,旋律,即你們聽到人唱嗰D notes,都大致會用之前定下的chords入面的1,3,5,7 notes組成。用數學公式去表達的話,就是the following:

I (1,3,5,7) – IV (1,3,5,7) – V (1,3,5,b7);或

II(1,b3, 5, b7) – V (1,3,5,b7) – VI (1, b3, 5, b7) – I (1,3,5,7)

例子:

C (c,e,g,b) – F(f,a,c,e) – G(g,b,d,fb); 或

D(d,f,a,eb) – G(g,b,d,fb) – A(a,c,e,gb)-C(c,e,g,b)

或可以再簡單一點的數學公式:

I(x, x+2, x+4, x+6) – I+3(x, x+2, x+4, x+6) – I+4(x, x+2, x+4, x+6);

I+1(x, x+2, x+4, x+6) – I+4(x, x+2, x+4, x+6) – I+5(x, x+2, x+4, x+6)-I(x, x+2, x+4, x+6)

用以上的數學公式,只要你定到Circle of V中的I chord這個variable,就自然作到歌了,數學公式就是:

M = f(N(x))

M- a song; N-任何一個note你定為I;x – (x, x+2, x+4, x+6)

再簡單點,音樂,就只是algebra/方程式,可以用電腦計算的組合排列。但現在有更懶更方便和更即食的計算方法。把歌分做,開始(introduction),首句(verse),副歌準備(pre-chorus),副歌 (chorus)。只要你在大量的現存歌海入面對應抄襲,歌亦可以完成。數學公式是the following:

M’= Intro (x/P) + Verse (y/(P-1)) + Pre-chorus (z/(P-2))+ Chorus (c/(P-3))。

M’ – a copy song; x,y,z,c – 你對應抄襲的段落;P – 一個可供創作人抄襲/參考的總存量。

P愈大聽者愈難知你是抄,創作人的表面原創性/偽原創性就愈高,即the following的數學關係:

M’>M when P > U

U – 整個音樂庫的總存。

而所謂的intro, verse, pre-chorus, chorus都是由f(N(x))這個簡單原理組成。所以the following:

x, y , z, c > f(N(x)) when P > U。

這是最灰暗的啟示,只要你抄得愈多,你就愈接近識作曲,識音樂。所以現代有很多數不盡的音樂才子,而當中不知有多少個真是明白M = f(N(x)) 究竟是什麼。所以才有許志安的名句,音樂來來去去七個音。因為只要抄得多,效果會愈接近一樣,而社會都是看結果,不看原意。冇人在意你是如何得到你的作品,亦冇人在意你想用音樂表達什麼,他們只需要一個結果,就是香港人好喜歡講,成日講的,隻歌好中我的感受㖿。。。。。

Feel, 當feel變成音樂人和受眾, 表演者和受眾之間唯一的連系, 任何一種genre(音樂類型), 任何一個創作者的出生背景, 創作動力, 遇過的人, 事, 受過的刺激, 食過的葯, 俾阿爸毒打過幾多次, 逃學逃過幾多次, 他的歷史, 他和他身邊的人的歷史, 社會發生過的事, 政治, 法治, 以至人事, 推阿婆過馬路,或推阿婆出馬路, 都不再需要有人去在意, 連創作人自己都不會再在意, 都幻化, 都扭曲, 都物化, 都壓縮, 變成one direction / one dimension 的feel. 都變成x, y , z, c = f(N(x))=$, 這就是現今音樂的唯一意義存在. 所以即使有報紙大大篇報導,指出全球billboard 100 大的流行曲, 不論任何音樂類型, 不論國藉, 不論語言, 創作的來源,都是同一班人, 甚至是同一個人, 甚至是同一部電腦,同一個程式, 都不會有人在意. 即使在意, 亦不會有人覺得有任何不妥, 原因就是, 音樂, 本是一條簡單的方程式.

那…我的存在, 我的起起跌跌, 還有甚麼意義呢? 我, 看見千人宴一個又一個無聊的表演, 楝篤笑, 韓色舞蹈, Hip Hop, 大抽奬. 以至之後主持好猶豫的介紹我們, 不知是 wolf lover 還是woolf lover 好. 以至我們上台, 以至Vicent為減輕活著ViVA 的急亂感覺而刻意減慢首歌的速度達10個bpm. 以至黑Cal為更強首歌的depth而刻意放強及複雜化條bassline, 即使我成隻歌乜柒都唔做, 即使阿靜因為唔轉KEY格硬嗌到喉沙. 台下都在business as usual各自各他們的feel. 你甚至會聽到台下有聲音說, 屌…上面好撚嘈阻住我食飯吹水. 我們這隊本是名稱都搞不清, 又沒有甚麼交流的拉雜成軍, 隊友與隊友之間, 產生出一種默契. 大家都不想繼續, 大家都找不到動力繼續, 大家都想講, 完了吧如無意外. 大家都無奈地連成一線.

第一隻歌終於完結後. 台下都是那種feel. 台上的存在, 變化與我何干. 我們都瞬間產生莫明的興奮. 甚至主音阿靜變得非常俏皮.

“各位….唔阻你們好耐. 因為我都唔係好想再見到你地….之後呢隻歌…..是我認為我們呢一代的寫照…..我有我繼續唱, 你有你繼續硬膠膠…..多謝. the importance of being idle"

台上的一切都完結,好彩,原來表現單位有得食的。叫做大家散band前有餐食吓。比起上次叫好有進步。四圍都好吵,尤其個pa系統,時不時傳來咪撞咪的旺旺聲。才發現頭先應該很吵耳。"rehearsal 時都不是這樣的"黑cal拿著自己杯生啤嗌了出來。時不時有一兩個工作人員會走來跟vicent 說good show,而我看出講的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講了。

其實個隊名是點解的。我間vicent。散band前席問了甘心一點。vicent 爬著自己碗炒麵,放低,眼放到最遠的大會強光,說: 我聽過一個電台節目,話一個作家,在一間非常up dup 的酒吧,跟一個司機吹水。點知個司機話,他最喜歡做的事,是在這酒吧看Virginia Woolf 的 to the lighthouse 。我覺得那個情境很滑稽,反差很大,想起就改了。

可能酒力發作,又可能想起之前話人串錯字,我發覺我塊面好興。vicent繼續爬他碗炒麵。突然間個場有點起哄。原來真是有supper moment 。台下有點。。。怎樣說呢。好像我是歌手入面鏡頭zoom嗰尐觀眾咁。除了我們四個。太肚餓。繼續食。突然後面有人拍一拍我。我向我膊頭擰去。

是rino 。架著眼鏡的rino。

************************************

廣告

One response to “一隊pop band 是如何練成的8”

  1. 漫遊者-Lu says :

    天書
    好專業啊!
    你怎麼這麼厲害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