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隊POP BAND是怎樣練成的5

上回提要

主角淦灶和新成立的Band友在老人院的第一激. 仲被主角見到Angela Merkel 及靚女短褲助教. 遊緊魂的他唯有擰轉身望住Vicent.

這樣的睇神對望真的很搞笑. Vicent錯愕的眼神好像在叫我擰番過去. 但他又不是太方便開口. 或費事開口. 可能過埋今日, 以後都唔會再見到大家. 這事司空見慣. 網上約過夾野的人都知道, 十居其九, 一次之後, 下次不會有下文. 只是大家禮上往來, 俾吓面同此時此刻的here and now講聲, “你都OK吖! 冇同人夾開? 唔似喎. 似玩左好耐喎. 不如抄低電話吖…. 唔好上高登約啦. 個PM QUOTA咁少….你叫咩名話?" 這樣大家就抄了大家牌. 可能有了彼此的facebook, snapchat, instagram, tumblr, tweeter, whatsapp, line. 可能對方之後會在你的timeline上時不時出現. 甚或liver吓自己唱歌、拍拖、生日云云. 或許彼此又給彼此like 心 笑 emoji….但大家彼此再不會見面. 甚或街上撞見都不會認得. Not to mention點吓頭.

幾似 one night stand呀呵……

冇任何一個人提出去食吓tea之如此類。過去yaak碗嗱喳麵都好吖。。。都冇。個個彼此點吓頭就各自散咁鬼瀟灑的。火腩飯間茶餐廳咁的。好啦。走啦。我提著我的fender highway one行去柴灣地鐵站,如孤獨的劍客,仲要有D肚餓嗰隻。柴灣總站地鐵,是整條港島線唯一有機會有位坐的地鐵。但這日不好運。像每一卡都好像差些少。在靜止的卡車一直向前穿越,加上其間因為支highway one撞到站著扶杆或車頂上把手的乘客而產生的眼神離開手機斜啤我、有點困擾的表情及我的"唔好意思"。一直走到第一卡。終於看到曙光。唔係。唔係咁簡單。直情係oasis。那個空位的隔離就是老人院國際學校那個。。。甜。到。漏!仲要單拖。有冇搞錯。是否悲劇的序幕。Perfect Storm前的風和日麗咁呀。現在的她,已經把那個髻梳下回直長髮。Pantene咁。頭髮略帶magenta。染髮,ohh yeah。I like染髮的呢。向我一邊頭髮閣起架在耳框上。耳框上一個濶耳環。耳塞的ear plug線沿著帶紅的臉頰及咢骨一直向下引,掂著其胸口的灰色top,成了數學概念tangential 的狀態。大佬呀。。。真是有點搞撚錯。最搞撚錯的是。。。佢認得我。

Hi. Guitarist. 她笑著說。應該是同我講。嗱問題嚟啦。國際學校。助教吓。。。一陣佢全程明珠生活呢。棧柒㗎咋。自己知自己事吓。但我作為一個gentleman。唔係唔打聲招呼嘛。。。D oral是DSE後俾番晒個阿sir,但nice to meet you呢。。。都還是可以的。阿邊個話齋,香港,國際都會吖嘛。

Hi. e…can tsu e…let me se..頂你個肺。。。seat呀。。。點解會唔記得架。。。仆你個街早知平時真是去睇下明珠台。。。唔好成日掛住睇達哥上高登啦。。。仲要睇明珠台都要睇明珠生活唔睇個唔撚識讀的英文版。

Alright. 她又好似明咁。隻眼睄一睄她隔離的空位。我當然嗱嗱聲坐埋去啦。呢D時候就是你覺得支highway one最銀阻訂的時間。放邊都唔係。放邊都濕滯。

You played well…I mean your band….the….like……so much fun… 屌。今次真是shit啦。仲要listening。聽到斷吓斷下咁,實出洋相㗎嗄。好彩。跟著嗰句聽懂。接到。

The song sounds like some oldies…

yeah….it is …a song for ….e..very old TVB ..drama. 係。。。drama…事鬼旦啦。

what’s it about … is it about carnival? 呢句唔係好知佢噏乜。但都要落去的。Pink Floyd 話齋 the show…must….go….on…….

e…the song is….about love…love is er..in many mountains and water…蕭sir!救我呀蕭sir!

like love is everywhere?

yeah….蕭sir…我應承你。從今以後我會好比心機。tiger crap都learn to speak 英glish㗎啦!

wow…..lovely.

yeah…lovely…真是lovely。我指佢。但我繼續咁落去我會太funny。

e…my lame is…fire gold…..淦灶真是唔知可以點譯。蕭sir都冇用。

Fargo you mean? the drama ’bout ‘th west? 我真是知她講乜。

yeah…就是每次唔知佢講乜,或諗唔到嗰句應該點講時候的回應。

My name is Rino….喂呢個我識喎….. Sashi Rino 吖嘛…指原莉乃嘛….我雖然是一個憤世嫉俗的搖滾結他手, 但我都鍾意AKB48的. 雖然我唔怕冇女扑, 但我都怕冇女J的. 呢段唔好爆出去唔該. ….莉乃…莉乃..乃…

ha? 甜到漏/莉乃像問我在講什麼. 弊…諗野諗出聲的我……

e…it sounds Japanese 我補飛問.

yeah…sort of..you know Japanese? 呢句答唔答yes 好呢。。。。

Oh…I nearly miss it. Nice to meet you guitarist. Bye….原來不知不覺架車已到鰂魚涌。她就落車。仲要講埋我原本為自己度身訂造的對白。nice to meet you。又抄唔到牌。不過覺啦。咁樣落去年er er er 咁。我棧變janice man的啫。。。。唔知邊首流行曲歌詞類似講過,有些東西絕不可碰。我相信就是呢D。我相信wei wei在加拿大應該每日都係咁。或者她會好D又唔定。

音樂有個概念叫alteration。從scale的角度去看音樂,或把音樂分類,大概可以把音樂分成major及minor兩類。這全仗那一篇樂章用了那些chord。我們嘗試用最簡單的C D E F G A B 七個音標去分析。每個音可向上每隔一隔找一個音而形成一個三個音標為一組的chord。如下

I – CEG

II – DFA

III – EGB

IV – FAC

V – GBD

VI – ACE

VII – BDF

由於一些更複雜而我今天不想講的原因,形成以上的CHORD中,I,IV,V 的中間,或叫3rd,是原整的全度,形成了major chords。而II。III,VI。個3rd成不了原整的全度,變成minor chords。一般的樂曲,要不就把major chords環繞整首歌。作為主結構。要不就把minor chords貫穿整首歌。音樂自此撈唔埋。major minor好少可以並存。gamchuria,首歌只會變得好怪。

但中間有人想到把一個叫alteration的方法,就是gamchuria把七個音標的相互距離改變。擠壓。而產生一些奇怪的接駁和弦,來作major 和 minor的橋樑,使兩極並存。難度就在於alteration本身是非常怪的音色,其本身跟major 和 minor 都有一些不協調。

這種永遠都覺不協調的協調。就是這個故事將會發生的主調。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