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是來幫我個耳筒賣廣告的

又是這樣,一個著名的歌手死亡,作為樂迷,害怕被人笑唔識野,禮儀的看他死前的最後訪問,順便了解他死前全盛時期有幾風光,有幾多女(通常好多),有幾多的創作靈感,有幾多燴炙人口,而我從來未聽過的經典名曲。又禮儀的上Youtube聽下會否是從前唔識貨,現在才遺憾我當時年紀不可擁抱你欣賞,童年便相識,餘下日子鳩威都夠裝。

Leonard Cohen。知道的就只有Hallelujah。而從未聽過原唱,一次都冇。因為只要一見個樣,就會覺得好悶。而他真的是很悶。Bob Dylan還會用電子結他鳩Jam一兩隻歌。Leonard Cohen,根本是轍頭轍尾的一個猶太版歐瑞強。如火閃閃擦浪淘。還有的是,他天生聲音低沉,沉得很老實,根本不適宜唱歌。很多人拿他和他的好友Bob Dylan比較。以唱歌而言,他就是Hundred Acre Wood入面嗰隻Eyore, 而Bob Dylan就是一隻吹著harmonica的小熊維尼. 簡言之, 兩個都唔好聽. 但硬要選, 小熊維尼會較難入睡, 較易入耳. 雖然我知好多女仔同我講過喜歡Eyore. 出於同情還是點沒多深究.

有一日我就咁開Youtube, 就用MACBOOK PRO的原生喇叭播, 完成那種禮儀. 似終難入耳的. 俗一點, 大家都是沒有高低抑揚, 可能聽鄭伊健會較為精神. 最起碼, 心感覺倍添, 愛倍添換來這段緣 這段緣 不知怎去講 感激我遇見 還是有點吉搭的. Leonard Cohen死前的一張唱片, You want it Darker. 就這樣放棄了. 或許歌詞, 如某些樂迷而言, 如詩般美, 但一個沙啞的阿伯就咁把詩詩出來, 走來告訴你我感到很享受, 又會變回那個好假的肥仔了.

幾日前, 看了聽了這個PODCAST, 塞了SHURE425 (2千蚊到今日都未供完的425).

http://www.newyorker.com/podcast/the-new-yorker-radio-hour/episode-56-leonard-cohens-last-days-and-donald-trumps-first-term?popout=true

頭嗰段講Donald Trump 可以直飛. 但去到David Remnick訪問他老人家的那一段. 中間插播了同一張碟的幾首歌. 感覺竟然完全唔同了. 沙啞的依然沙啞, 但除Vocal外的所有, 每一條layer的設計鋪排, 就從425中幻化成那種將消逝的遺陷, 唯美. 我仲有點Aftertaste 添. 尤其是呢首.

Leaving the Table

聽的時候我還要在嘈到拆天的APM, 所以你話. 一條勁的noise iso 耳筒是幾重要呢.

延伸閱讀的呢篇http://www.newyorker.com/magazine/2016/10/17/leonard-cohen-makes-it-darker New Yorker 寫野是有一手. 繕犒都繕得型D. 跣到我買一張唱片. 但都是早前的world tour. I want it darker真是幾難頂.

 

廣告

3 responses to “其實…我是來幫我個耳筒賣廣告的”

  1. 漫遊者-Lu says :

    我孤陋寡聞
    經你介紹
    剛剛才去補了一下他的資料看
    也聽了一首他的歌^^"
    不過我想
    任何一位歌手
    總是多少會有喜歡的粉絲跟著他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