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隊POP BAND是如何練成的 2

上回講到,一隊BAND有個叫Vicent的senior打鼓,一個叫黑CAL的來打Bass,一個叫淦灶的我說我可負責結他,還有一個叫阿靜的天籟來唱K定做vocal我都搞不清。這樣,原來就是所謂的Band So。

回上文

“不如你試下做真的愛你個riff先啦。都好難架。" Vicent又用前輩的口吻向我說教,以為自己教緊工聯會結他班。"之前有個叫歷蘇的ON9仔,讀Year 3的,一叫他練呢個,就走左啦。好多人彈唔到架。"

屌你老母。你搵D初學書生走來學結他溝女的撚樣來跟我比較你會否可怒也左些少呢?!須知我學結他之時你唔知成受精卵未。真的愛你。。。。我話你知。作為一個Rock友是唔彈真的愛你呢D POP野的。

“咁你試下彈第二D野來聽吓啦" Vicent似想試下我可以做到D乜野出來。我就彈左我偶像 Gary Moore的 Still Got the Blues來演野。我好有感情的演譯一段後,他只冷冷的道

“好快你就會明白,冇人會得閒去研究你Bending Bend得夠唔夠2.5個notes。Solo時原來有用flat 2 音有多delicate。fe野fe得幾有energy。他們唔會想要呢D野的。他們不會懂呢D野的。他們不會覺得他們需要懂呢D野的。"

“咁他們想要咩" 這句我沒有問出口。這樣很TVB。我只望著他邊愛撫著我的結他。Band房的角落黑Cal在𢭃著阿靜傾計。但我看得出就只得黑Cal自己一個在傾計。好心你算啦毒撚Bass。呢邊Vicent似乎能看穿我想問卻問不出的TVB對白。邊扯著煙邊裝出一個Danny Summer腔出來。

“他們懂得自己是比錢請你來。要你唱乜你就唱乜。要你彈乜你就彈乜就夠。"

Vicent的電話響起。

“喂。。。。。得啦。。。。而家嚟得。"

純熟的頭貼著電話行向Band So房門口,轉身跟我道別。

“你地自己玩完熄燈啦。 喂。。。。幫我叫定。。。屌你食乜我食乜啦。。。係咁。"就從門消失了。我、黑Cal,阿靜相顧。有點呆。不知這樣算不算就叫就加入了Band So了。黑Cal又繼續扮晒野教阿靜音樂。毒撚Bass學人socialize真是份外嘔心其實。

突然Vicent的頭突然從門凸回來。好像荷里活低級恐怖片的節奏般。

“星期日。老人院Book左我地show。而家練吓佢。真的愛你。萬水千山總是情。ERRRR。係咁" 個頭又縮回門外的走廊。唔係吓嘛。。。萬水千山總是情。。。。。我屌你咩。我嚟rock架。萬水千山總是情。。。。。就算係都差個keyboard 啦。。。。。黑Cal和阿靜似乎完全無理會這個show的implication. The first show….the first gig….萬水千山總是情。。。。汪阿姐。。。。REM (Residence for Elderly Motherfucker)。

結他理論第一課。CAGED。在結他頸上同一個Chord。會由前頸開始以C A G E D的禁 Chord手型交替的出現。而因為C A G E D每一個Chord的手型對應的notes在結他頸上的六弦上的次序亦是fix死的,如 C手型的對應notes由上到下的弦是notes 1 3 5 1 3. A手型的對notes由上到下的弦是 x 1 5 1 3 5. 其餘的手型亦有相似的pattern。咁即係我想講乜呢。

即係,音樂是重覆又重覆的密碼。許志安講得冇錯。音樂來來去去七個音。正確而言就只有 1 2 3 4 5 6 7 的 note,及每一個note的降度升度所產生的些微變化。而這些notes又會在結他頸上重覆又重覆的出現。只是音樂家本身是否有能力把這些重覆的排列組出一條密碼,聽的聽不到重覆。而去武斷音樂有多大的變化,有多麼的神奇。有多麼的感動。而其實這些所謂的感動,是音樂家幾百年來已經摸清摸透的不同note的走向而產生的情緒的對等式。冇例外。或幾乎無例外。就如信徒看到甚麼會感謝神,遇到甚麼會看作主的試練一樣。全由那個音樂家預料。掌控。What fun would he get? 但他依然把這玩意繼續下去。可能。看受眾的反應才是音樂家最想的。

去老人院。萬水千山總是情。受眾的反應又有甚麼好想呢?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