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節的光~yingju-Lu — ~牧羊女的風鈴詩坊~

~季節的光~ 入秋後的第一道東北季風南下了,氣象資訊是這樣顯示的,這表示差不多可以換季了嗎? 難得室溫降至27.5度的陰雨天,其實雨細細綿綿的不算大,但瀰漫著天地間的蒼灰確實深不見底,看不見東邊的山,有的也僅是些許前麓絲絲寫意風雨中掃過的墨綠灰影。想起幾日前時陰時晴下看見的山群,好似綠意少了許多,稀稀疏疏隨意點狀分布的岩石山色和綠叢交錯著,和之前蒼鬱茂林頗為不同,我猜,應也是上回颱風無情掃落了太多樹葉所致,如今的山景莫名巧合也有了秋意的氛圍,只是卻變得好些陌生,突然一切都太過清晰了,少了濃郁綠意及虛實掩映的一種神祕感! 雨淅瀝嘩啦又滴滴答答落著,身著濕膩羽翼的一隻白色小蝴蝶仍在靜默庭院上一處瓜藤架上漫飛,架上一顆碩大的冬瓜條橫橫斜躺著,樣貌慵懶,似乎晴天雨天對它已一點差別也沒有,它已經成熟到不用在乎也不用計較這些陽光、雨水所能賜予下的多寡間的滋潤了吧! 我已經迫不及待想把冬裝換上,床上得鋪上暖暖的褥子,再蓋條厚實的棉被,整個寢室可以再點綴多一點暖色調,完全煥然一新。 雨天、濕氣連帶影響創作的進度,有時太多雨天確實令我困擾,但雨後空氣清新,深深呼吸口氣,便能享有令人愉悅的滿足感,如此簡單! 想起有人說她不喜歡晴天,理由像是雨天空氣品質會比較好,另一個原因應就是怕皮膚會被陽光狠狠曬黑。 台灣的陽光確實令人又愛又恨,好天氣底的風景顯得美,只要不要給人像置身沙漠般那種陽光灼地而太過枯涸難耐的情況就好。然而酷暑溽夏的情況卻也在所難免,怕被曬成小黑人也只能一直躲。在亞熱帶這裡我不常追逐光,但勉強也不算太討厭光吧,因為若比起浸泡在冗長潮濕季的雨天,長長的陰晦,心境實在也好不到哪裡去。 南部的秋冬天總不太明顯,但冬天的光相較之下確實也迷人些,好像也只有這一季的光能讓我重溫在德國時逐光的日子般! 季節的色彩不一樣,色調氣氛不一樣,光的溫度質地也不一樣,就像能感覺風的強度、柔和度、索寒度、溫度自然也依憑著四季而有所不同,經歷二地的風景,其實更能敏感於這些因季節所帶來的變化。可惜在台灣生活追逐光影的日子確實明顯少了,就算有好像也多只能躲在背光裡取景,實在不同於在德國時,我真能騎著腳踏車追太陽去! 記得讀過一則小小故事,是關於畫家葛雷柯﹙EL GRECO~1541-1614年希臘–西班牙畫家﹚。我們都知道葛雷柯的畫充斥著宗教激情般的渴望,畫面色調也常有陰晦及扭曲著不安焦慮以及神經質似的緊張等風格的人物造型。記載中顯示他是一個相當古怪的人,在陽光燦爛的日子他反而會躲進黑黝黝的暗室裡,理由卻是,怕外在現世的光會化走他的靈魂…。 您覺得呢?我突然覺得葛雷柯諸多渴望天國的圖景,那裏頭的光,可能和真實的光一點關係也沒有,甚至一點想像也沒有啊!… ~季節的光~ ~yingju-Lu~

透過 季節的光~yingju-Lu — ~牧羊女的風鈴詩坊~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