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bit of here and then

最近間唔時都會回顧一下過去寫的東西。有一天看自己曾經寫過關於Chantel Witney 模特兒及女性主義的一篇頗長文章。真的有點乍舌,有點錯愕,有點feel a bit silly of myself. 這篇文令我想起差不多的時候,一個美國的Wordpress友曾叫我小心我的Chinese English。現在再看。。。真是。。。。

咁的英文能力學人寫英文。我真是有D地方唔知你想表達D乜野。

原來,我除了沒有資格在TWITTER格格GELGEL外,亦沒有資格跟人談論如何用好的英語。因為,至少當時那個,我的英文實在有點不堪入眼。或有太大的進步空間,大得如李佳芯和吳岱融的演技一樣。所以懺悔的說句,多謝各位有看過小弟文章的人,有些還一直不離不棄的支持,講聲唔好意思。希望以後寫好D。你們對我太寬容。

因為Brexit,買了The Thick of It Boxset來看。真的很解悶。其實Yes, Minister這諷刺劇本身有套好爛的續集,叫Yes, Prime Minister。但The Think of It,我認為才是真正的繼承者,甚至是超越前者。當看到那個政府部門入面個高官Huw Herbert 的無能,及隨時隨地對身邊的人的出賣而自保。當看到他助手Glen, Ole, Toby (? 呢個唔記得)對彼此的嘲弄、憎恨、又無奈的與敵共忱;當戲中的superstar Director of Communication under PM Malcolm Tucker (Peter Capaldi)的肆虐,胡亂指揮;當上班找不到一絲積極的動力;中午看他們真是唯一的開懷時間。甚至唔需要字幕。旨在看Malcolm Fuck 來 Fuck去就已足夠大笑一番。中間的智慧真是回味無窮。

what did Prime Minister fucking say exactly? said Malcolm

Er..he said…we should do it. by Huw.

Something you should do doesn’t mean you have to do it…You get the difference?

做政府的,上面的說話真是充滿玄妙。

*********************

最近愛上Louis Theroux。上次英國朋友來港時,我都是企圖用Louis 的口腔及Mannerism來交談的。當然不知他是否感覺到。

最近他出了一套叫Louis with Savile, 回顧自己2000年為Jimmy Savile 做Documentary 時,為何沒有察覺他是變態佬。自己鞭自己鞭,抄我的佢。最尾他訪問一個十一歲被經常性侵的女性。女性問:

With that smell, with that mannerism of him, how couldn’t you sense that. Everything comes to square. It’s so obvious.

佢個女講了一句旁觀者清的說話

It’s obvious only when you have known the answer.

原來有早知冇乞衣英文是咁的。

看蕭SIR教的英語,XYZ英文點講,次次我都唔明的。Michael Chugani 的 Nail my colour on the Mast就更從來都未聽過。儘管我對其又Daily Mail的Caption教英語非常困擾。但回到我的開端:

我冇資格在英語上講任何野。我太廢了。

下次見。

廣告

4 responses to “A bit of here and then”

  1. 漫遊者-Lu says :

    進步的空間總是會有的

    我的中文書寫也是一樣
    總是希望能越來越好

  2. Jenny says :

    人少少得罪講句,蕭sir的英文我是不敢苟同的,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