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網起伏 — JanAgora

教我跳aerobics的54歲摵匙近日和我談起深網,令我汗顏又沾光同時,我再次下載洋蔥器。對上一次開洋蔥,應該都有兩三年前,那時facebook未收購instagram,亦未有洋蔥版介面。對摵匙而言,入深網就是販賣人口、凌遲囚犯、將女童活體取器官(法輪功要聲討麼?)等等相片影片。我想這是每位閒遊深網客人都曾到訪以示好奇的著名景點。但就如看得多Julia式動作片都會悶,我實在好有興趣這些過客看完暴力視頻後會幹啥。「無㗎,點識啫!又無得上yahoo查!」 哦,還好。不然你太聰明就顯得我更弱弱的了。 記得當初因為覺得網絡世界太易留下digital footprints太危險,於是上深網找了各式各樣的加密大典,當然也開了好幾個暗郵,維基解密的mirror site(其實clearnet才是parody)也看到更多資訊。後來PGP普及,紀錄片《第四公民》引起公眾廣泛搜索,在光明世界也有基本可接受的加密方式,於是就上少了深網。2016年9月11日凌晨,當大家還對facebook挪用whatsapp用戶資料呱呱叫時,我又重新走入深網。很多從前好熱門的英文網站都已關閉(可能和美國即將大選有關),而阿拉伯文及俄文網站愈來愈多愈來愈重要。我好像見證深網由白人區蓬勃到其他戰鬥大國掘起的盛衰,也覺得要不學朱凱迪去德黑蘭學阿拉伯文,要不就乖乖學好俄語烏語。

透過 深網起伏 — JanAgora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