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lass of Smell

最近推特興的題目叫酸臭大叔. 這令我想起一次自覺的經歷.

有一日, 有個同事話唔得閒, 報了一課程沒空上. 我說OK. 反正可以蛇一日(為何偷懶叫蛇, 裝病不上班叫射波, 做了那麼多年香港人, 不明所以, 以其言).

電腦公司EMAIL給了我已報名的電郵才知是什麼課程 – 如何防止被狗咬傷. 我不明為何他要報那個課程. 但畢竟公司有個部門要入農郊, 有很多惡狗, 本人亦經歷過, 亦很拗底獸, 欣然接受, 與段大將軍一樣回了個reply slip.

到了青衣職管局的班房, 因為我遲到(因為迷路), 就好像插班生入課室的程況. 看見班房已坐滿了人, 全都是男人, 亦相同的衣著 (出外上班的勞動者的衣著, 那種相似的款, 色, 及勞損度), 教的是一個行山裝的MISSY. 不要聯想, 不是YAMA GIRL的張秀文. 頂多是大隻了一些, 很黑的羅珏文. 但重點在, 班房的味道. 就是那股汗味, 就像入了室入了木入了牆入了檯檯凳凳一樣. 很濃, 大概就是你們講的酸臭大叔味. 我很自覺, 自己跟他們兩個世界. 回家時, 我跟老婆講 (回家可以見到老婆, 也原來不是很容易的現在說來): “你有沒有想過, 你幾耐未試過上班出汗" “少咯" “都好耐了, 耐到唔記得了, 因為我們已離開了那個會出汗的階層太久了."

這樣的反思令我想起了一次梁道長跟一個港女作家的筆戰. 港女作家題為well-heeled. 用一個男人著一對什麼的鞋去決定一男人是否值得女人去尊重. 梁道長用了街巿劏魚販的人字拖, 和印度一個窮爸爸的赤腳, 去指斥直棍港女作家的物質主義和膚淺. 如果一對鞋可反映一個人的階層的話, 我那次的經歷告訴我, 一個人的味道都會反映一個人的階層. 那是外在環境, 改不了. 但梁道長真正指的是我們應怎樣看待這種階級自覺. 那是可以改, 亦反映看的人, 感知的人, 的一份修養.

那當然時有例外, 我一位朋友是土木工程師, 一放工第一件事就是沖涼. top priority. 因為他討厭上班而來的汗味. 儘管他是我的一層.

今天去工廠區學結他, 多多少少看到那些工人. 那種味. 由家落樓, 同電梯第子女上國際學校的那些裇衫的那古龍味. 那種味. 我有想過買古龍, 但我不想當古龍人.

希望這篇對你們有溫柔的提醒. 見你們是女仔, 好溫柔了. 如果你是仔. 篇文就唔係咁架啦….

 

Special Thanks to my wife….a witty beautiful woman who ages slowly

廣告

One response to “The Class of Smell”

  1. 漫遊者-Lu says :

    這篇文章讓我想到幾天前一篇新聞報導
    有些人的職業是嗅覺師
    而他們最害怕的就是夏天味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