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should doubt everything

我沒有想過我要寫第二篇野是關於奧運的。因為我真是唔感興趣。

網友傾談時,對一位今年已THE皮的中國女泳手四年前的驚人成績感到強烈的質疑。不用修飾,他們得清楚他們的潛台詞,「佢唔係食藥我點都唔X信」。用英文翻譯他們的立論方式就是:I strongly doubt the result, and I am 100% or close to, sure my doubt. No doubt on my doubt.

他們令我想起我那良好公民同事。他現在每天都跟其他同事講奧運,主要是講中國隊的奧運成績。和過去的輝煌。有一天講起劉翔。而我就在eavesdrop的隔壁牆。對話是這樣的。

雄(另一同事):老實我唔喜歡這個人

良好公民:點解呢?我有看過古巨基跟他的訪問

雄:因為佢,我覺得贏了一次之後的行為很假

良:但佢好利害

雄:都唔係得一個人利害的

良(帶點對同事有口難言的質疑):唔通。。。仲有人利害得過佢?

去到呢度,我差點露馬腳笑了出來。要有多盲目才可有這樣的質疑呢?即係你喜歡張學友。有人話不喜歡。你問人難道這世上還有更強的嗎一樣。盲目到一個地步,你開始堅信你所愛的是唯一。這一部你應該警覺這叫做愛。你應跟朋友傾談,看自己是否其實不清楚自己的性取向。

好笑呵。。。但另一邊廂。即使專家講那已THE皮女泳手的成就只是exceptional but explainable。藥檢又過了。你如果還是因為她是來自中國國家隊而堅持。I still hold my doubt. Nothing gonna change my doubt. 那在語理上,你的doubt其實不是doubt。而是verdict, you gave it you gave it. And there would never be an appeal. 有另一個網友,我每每覺得too misogynistic 但一個回應好中,大意是,咁你同另一邊,無論劉翔是點我都愛,是唯一,其實沒多點分別。只是你選擇恨。恨,愛,從來講緣份,沒有半點道理可講。對,沒有無故的恨。但能令你的恨持續的就是要靠當事人的意志,毅力。在這方面,你們,良,跟楊過一樣,都應去參加奧運。奧運需要你。奧運唔需要我,我害怕熱情。

又講下游泳。Michael Phelps一氣摘下七面金牌那屆,其實有段小插曲。他不滿意結果的。因為他輪了一個他以為必勝的項目。男子接力(唔記得是一百定五十自由)。十拿九穩的項目,完美的陣容,竟然輸給南非。而南非當時每一個泳手在那場比賽拆開來算都可破世界紀錄。我當時在家都嚇得呆了。尤其而我當時不知南非是誰。

學你話齋,sports is approaching to limit, no is extending the limit. 所以在那種氣氛,那種水平,那種我們想像不到的訓練,那種超精密的體育科學,拿不段產生驚喜,而disturb到你呢。本是常態,本不希奇。When doubt is certainty, there is no certainty. 到最後,我們最不明白的地方,都是人類本身,那種軟弱又剛強,又唔consistent,今日扭十個,聽日十二碼射唔入,的人類,那永遠不能說肯定的人類。

但都是嗰句,我唔睇了。我試過盲目,唔想再在這狀況下。唔擾你們雅緻。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