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季~yingju-Lu — ~牧羊女的風鈴詩坊~

~夏季~ 南風吹著吹著,好熱,不知是高溫加速花的枯萎,還是花期已盡,蘭花已開始一朵一朵在凋萎,接著花謝。從4月12日第一朵大朵蘭花開,我便留心著蘭花的花期能有多長?結果,跨過了5月後一進入6月,花也開始謝,算算維持約2個月的時間,似乎是不錯的情況吧,但會不會衝爆的高溫加速蘭花的凋萎?我想應也是有的吧!加上我是採在最自然的情況下養蘭,從不吹冷氣,自然就沒有在冷氣房裡的調溫與舒適! 聊起花,今年寢室的紫衣酢漿草以及黃色幸運草都開得極少,尤其是紫衣酢漿草不久前只開了一小撮花之後,便不再見其蹤跡了,和往常的情況落差極大。也許是之前部分盆栽重新添土後改變了種子的分佈情況,現在只留心中一個小小的願望,希望它們的種子仍在,明年可以重新再來…。 一轉眼6月,月曆上的夏至眼看就在眼前,陽光退出我的寢室前廳後,這裡顯得很安分寂靜,再無光影如音符般的躍動,過去數星期我一直追著光將盆栽逐一往窗口移,甚至有些已搬至陽台上,但現今早已不再追逐了,只等太陽再回歸它昔時的軌道…。 ★★★★★★★ 讀過斯人(1951台灣台南)所寫的一首詩,很難讓人遺忘,我時而翻起此詩,一讀再讀。鍾玲曾對斯人的詩寫過這樣的論述「斯人的詩有些神秘主義的色彩,她像威廉–布萊克或哈特–克萊因等,扮演預言家或靈視者的角色…」。 雖然是屬於詩人早期的作品,有評論家認為風格仍在探索之中,語言也尚欠圓熟等等,但被歸為輕憂、閒愁、傷春悲秋的同期小品,讓我讀來仍充滿驚歎連連,當然也包括這首。 摘錄於此和大家一起分享,一首正符合這個時節的詩。 ~~ 我坐在懸崖俯瞰 夏季,一切真是美好 彷彿頭次的愛情 使我開裂心靈–自我頭頂 日光漏下百合與菖蒲的幽谷 延齡草穿過我的肚腹 如杏色之臘,空氣透明得像 蟬的遺蛻黏附在蟲蝕的葉脈 當它偶而被吹落到一夕變濁的河面 激起了野生薑花最後的香氣,我知道它 是我短暫而脆薄的呼吸 將隨夏而逸去–但我並不害怕 相反地,我要獨自在此 趁未結子之先 想到花開,想到花謝 想到泥中未成形的生命 想到老子無欲以觀其妙,想到 賀德齡在他無邊的孤獨,想到 馬蒂斯和他的 奢華,寧靜和愉悅 ~1976 ~夏季~ ~yingju-Lu~

透過 夏季~yingju-Lu — ~牧羊女的風鈴詩坊~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