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inspotting Vs Requiem of the Dream

兩套都是朋友介紹才會看。兩套都是講毒品。今天拿來比較(sort of)。

Requiem of the Dream,中文迷上癮,認識的時期,同認識我那導演朋友同期。他說是他在香港讀多媒體創作碩士(City)的功課,要用多媒體創作一套電影。叫Amaggadon ,講當時上網打機俾人偷晒D武器而自殺的一件事。導演給我看他的作品。看著動畫在螢光幕長期分成兩份,兩個畫面長期用兩個不同的角度,高登仔叫分鏡,影著同一個主角。我說很特別,而我當時是想講他的畫功很特別(整套戲的畫面全部他人手畫再用After Effect run),但導演誤會了我覺得那種一分為二的平衡播放的手法特別,開始汪汪而談那套戲。「套戲的拍攝手法好出名好經典的」。他還燒了一隻DVD給我回家觀賞。這是我生平覺得最恐怖的電影。又心寒出來。還要當年不便影響睡的妻子,關掉所有燈,就只有MON的光。嚇到我。What an ordeal。看完之後講聲Thank God it ends finally。這個導演嚇人有番咁上下,之後的商天鵝亦充分表現出來。

Trainspotting,老實第一次看的時候是中六。老友剛在社溝了副社長,長髮五尺二,中學的少數女神之一,又拉二胡又跳舞代表,身材不賴,32介乎B和C之間。有D波路。中學時期的戀愛最需要的是電燈膽,我就是當時的那個電燈膽。跟老友一起上女神家。女神藝術有點修養,要看一套叫迷幻列車的電影,就是Trainspotting的中文。他倆在交投接耳,就只剩我一人看著這套完全唔懂欣賞,亦完全聽不明所以的電影。但幾不懂欣賞,都覺得那個光頭仔(Renton)在勁污的公廁痾屎,然後潛入個馬桶暢泳,再由馬桶出來的經典場面吸引。但其他,我真是唔知佢噏乜,就唯有拿了入樽漫畫。一間屋,一個看入樽的四眼仔,一對交投接耳的情侶,一套在獨自播放的迷幻烈車。

因知道Trainspotting 2就快上,記起那個馬桶,上Itunes找回,懷念那個馬桶。那幕馬桶依然經典,但現在知那個光頭仔叫Ewan McGregor的紅星,女主角是No Country for Old Men的Kelly McDonald。但現在知道這套戲跟迷上癮一樣,講性講毒,一樣露骨,卻少了Aronovsky 的裝模作樣扮高深,少了那份硬加的恐懼感,卻多了那種平實,蘇格蘭式的幽默感。一樣講出毒友的殘害迷途,一樣講Pass over,Detox的惡夢,卻幕幕都引你發笑。Kelly McDonald著校服那幕笑得合不攏嘴。Spud及BegBy每一幕都瘋狂。最尾唔小心界到手真是笑到痴線。總結,非常精彩。中六走寶了。我老友都走寶了,中六完結他非了女神。現在的老婆。。。。OK la。

在澳洲的時間,我想起了有個美國來的KAI子,叫Alex,每天都看著Trainspotting那本書。個頭同Tommy一樣的。唔知佢而家有冇愛滋呢。人大了,聽了BBC Scotland,有D野,套戲我還是看不明的。究竟Tommy同條女扑完野後,條女搵唔到乜野咁驚呢?Post-AntiViral Exposure? 我不知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