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te Leave

看得脫歐新聞多,又跟一兩個網友談及東涌的情況,才發覺,真正能類比的反而是在領展下的所有公屋居民。

領展,改善當時財政緊拙的房屋署的一個方案,就是成立一間私人物業管理公司,政府以稅款注資,變成當時的領匯物業公司,以買下當時香港大部分公營房屋下的除住所和花國以外的所有物業,當時政府有個名,叫Divestment of Public Properties. 當中主要是商場,街巿和停車場。物業公司以宗源的巿場原則去營運。即只看Profit,租金收入,及股價。正式把公營房屋作為貧苦大眾的生活(Livelihood)之地(Land)這概念打碎,變成只是貧苦大眾的立腳之所(Dormitory)。他處所以外的其他土地及場所跟他的處所完全割斷。在物業管理那邊看,他亦從此再看不到他經營的地方的居民,他只看到的是Profit。用馬克斯的講法,就是我有幾多的投資,on average在其他地方應有多少的回報,我就至少要得到那個份的回報,有多冇少。都看到居民的,但就只看到他荷包內還有多少塊未洗,要擠埋出來。貪心?賺盡?冇計,他生出來就是咁的魔獸。He just lives his fate.

所以領展,就代表要加鋪租,加車位月租,改善商場街巿檔次,整走所有低檔商販。因為他是為了這樣而生存的。因為政府設計他的DNA時product design是咁的。而他要賺取「合理」的利溢就只有上面的方法。阿婆唔食mos burger,點亳到她D棺材本出來啫。要把所有商場都搞得有聲有色,如奧海城,本就是生於亂世有種責任,他冇得揀。

居民呢?都冇的,住得公屋就是領展。變相好好像要交貴一點租一樣。要不就去隔離東匯城嘆Pacific Coffee。殊途同歸。所以當你問這是領展的問題,房署的問題,居民的問題,商鋪的問題,Mos Burger的問題,還是規劃,地理,房屋政策的問題。我真是答不來。Dialectics,問題發生在以上的問題混成一體。而元凶正是當時對Divestment有聯想的所有人。

Way Out?可能就要好似英國咁,Vote Leave/Remain。政客們,與其想公投選特首,或公投建國,不如公投Leave Link。仲有Noise。至少香港超過一半人身受其苦。你至少換來掌聲。不過你要預備對家會立刻出現Better Together。雖然Together這個字在這Context下有點嘔心,但我不驚異有人支持。你又要預左對家會講因為我們Link Up,做成幾多的Achievement,街巿有冷氣,花園再冇積水,再冇沙角大排檔食物殘餘就咁倒落隔離個坑度,再冇公廁是臭到爆,點都至少連斯雅,去得,一次半次冇所謂。更多選擇,阿婆唔洗捱麫包,又有美心茶樓,又有大快活,又有mos burger,又有吉之島。你又要預左對家揭出公屋其實唔少長毛,成十皮個月住公屋。你又要預左對家論述房署對物業從來管理不善。Anyway,Vote Leave/Grassroot Out/Leave Link/De-Link 有得搞,我還看到alternatives-在富輝,在富寶,商場你會看到價格相宜的店鋪,燈光不夠的走廊,荼記,街巿,你看到商場本為該物業居民服務。你看到他們為了逃避競爭又沒有天生壟斷的能力,而構成niche market。

條橋俾左你,自己諗。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