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cBeth Vs Josey Wales

林二汶曾經講過, 喜歡兩本書一齊睇. 咁就開始試啦. 其實都幾麻煩的. 好似精神分裂咁的.

MacBeth 你地識吖. 有點Justin Bieber, 又要威, 又做D騎呢野, 個經理人又痴線, 但同時又要扮反醒下, 又會話唔開心嗰條麻煩友啦. 當然到今日我都期望Justin Bieber可以同MacBeth一樣下場. 以下的文章就用Bieber來代號.

咁Josey Wales係邊個?

就係睇到半路嗰本 A History of Seven Killings 入面的一個壞旦. 本書入面基本上個個都是壞旦. 所以用壞旦唔適合. 大概就似黑社會第一集入面的任達華/卡士蘭. 同Bieber唔同. Bieber嗰種是典型的打壞壞旦. 又要惡, 又要告解. 呢挺人最麻煩….最後仲要撞邪添. 好古老(17世紀), 好out of touch, 好無線(還未開台過一個世紀, supposedly好現代,甚至後現代)的典型壞旦. 死時, 仲會有點高興添.

卡士蘭. 你可以話佢ruthless, 冷血, 唔尊重規距. 但其實本書透過佢的自白, 對他大佬 Papa-Lo的責斥, 描寫出一個壞旦真正的特質. 香港人所謂, 佢根本唔在乎, 唔CARE. 大佬話要和平喎. 老啦, 想做耶穌啦, 日日自慚告解啦. 想牙買家和平喎. 想要的貧民區和平喎. 我唔係唔愛我大佬, 只是, 在貧區講和平? 在貧區要停止被殺就只有話俾對方知我可以殺你, 當場殺你. 大佬, 你唔好唔記得你之前有廿單殺人, 廿單企圖殺人, 全部當庭釋放. 大佬, 你唔好唔記得你是第一個人在貧民區畫Copenhagen City呢個地盤出來的. 人人都有條頸套, 套勾著鍊, 你的自由由你條鍊的長度定的. 我冇得揀的.

當然卡士蘭梗係殺左佢大佬. 但殺佢大佬唔係因為佢想殺佢大佬, 而係CIA叫佢殺佢大佬. 佢就做了. 全部出於必然, 搵食, 生存, 真道. 無任何感覺. 或感情都要生存的. 型幾多.

點解要睇MACBETH? 話今年莎生死忌四百年, IBOOK又唔洗錢, 咪DOWNLOAD來看吧.

點解睇A HISTORY OF SEVEN KILLINGS? 因為型咯. 扮小眾咯…當然, 後來知失敗了. PAGE ONE BEST SELLER來的…SHIT. 但咩人就啱咩書. 我下層一點, 就唯有看黑社會書, 故事, 語言. 亦可學有趣英文. It’s no fun no reading book don’t suit yourself right? Grammar 錯晒但語法啱晒. 可使英文進步, 儘管不能為你帶來IELT 9.0.

真係要型, 應該看未有人提過的書. 如下:

Anthony de Mello- One Minute Nonsense

Karl Rahner

Thich Nhat Hanh

Daniel Berrigan

Edith Stein

Miroslav Volf

以上全部未看過. 是我那位真.文青基督徒朋友介紹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