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音(Plot)-第五幕

場境: 中國, 上海浦東最豪華的一間酒店上的一個club. 是LIFE亞太區總部的專屬CLUB, 叫Capernaum。 一般只可以有公司頭三層的職員才可進入.

人物: JESS, JOHN, PETER, 祖, 尖, 利迷, 加埋在大陸JESS收來的大陸低級員工, 加埋就係所謂的十二門徒. 其中一個叫奕斯嘉, 女性, 極可人的面貌及身材. 亦是JESS新請的唯一一個女性. 就係故事如願發展會出賣JESS的鬼頭仔(或女). 他們興功.

JOHN VO: 這是我人生第一次看見乜野叫做成功. 成功的指標, 就是這種高貴而腐壞的專屬. 和外人完全沒有察覺的這種榮美和神秘. 在這個樓底接近五十尺高的華麗殿堂, 正中央有兩句JESS說是LIFE的MANTRA.  ego sum Alpha et Omega

JESS: ego sum Alpha et Omega principium et finis dicit Dominus Deus qui est et qui erat et qui venturus est Omnipotens. 我是始,也是終,今在、昔在、將要來臨的那一位,是全能者。誰想當最前的, 就要站在最後. 誰想當領袖的, 就要先作眾人的僕. 另在最後的反當最前的那一位.

JOHN VO: 我呆了. 我完全唔知條友UP乜. 但只感到這人的說話每一句都充滿權威. 其他的同事都冇理過JESS, 只全副精神跟奕斯嘉嘻笑.

奕斯嘉 (普通話): 不要叫我英文名字了. 很見外. 我最不喜歡我的英文名…Monica. 但我只知道這個名字. 來LIFE時就這麼介紹了.

祖 (很撚衰的普通話): 那我們應怎麼JIA你….

利迷 (大陸落來的. 當然是比較好的普通話): 不是JUA….別那麼在女生前講色情. 是JIAO嘛.

奕 (普通話): 他沒有呢…叫我JIA JIA 可以…

(他們繼續嘻笑)

JOHN:我從沒有想過世界是咁的。

JESS: 世界是由關係組成出來的. 而LIFE真正的目的. 就是重新建構呢個關係. 你冇想過令每一個人都得到自我救贖是有多EMPOWERING. 而LIFE可以令到每個人將自己身邊的關係發揮到極致. 呢個由每一個個體建構延伸出來的網絡, 就變成一副好美麗的圖畫. 個滿足感就會使你自身完全. 就是MANTRA的ego sum Alpha et Omega.

JESS拿起華南日報. 鏡頭ZOOM落去一單新聞. 標題: 一個奇蹟-LIFE使一個天生眼疾的人開眼. 畫面轉去湖南的火車站. 鏡頭影著JESS和十二門徒的背面一路走出車站. 鏡頭轉到十二門徒上車.

祖: Emmanuel…

JESS: 其他人應該咁叫我, 因為這是我職銜. 但你地唔洗. 你地是我徒弟.

祖: 師父, 你唔跟車了?

JESS: 我有D事要去上海. 你地兩個兩個一組. 唔洗帶電腦. 唔洗單張, 亦唔洗做佈道會. 嗰度是農村. 佢地唔洗呢D. 你地去就咁講就得.  無論在哪裡,你們進了一家,就講我是LIFE,人人都當悔改就得啦。 如果有什麼地方的人不接受你們,也不聽你們,離開那裡,用地圖做個記號就得啦。

鏡頭影佢地在農村SELL野.

JOHN VO: 咁大個仔, 第一次見過比香港葵青區更易做的場. 真是唔洗SELL. 每一個都貧窮, 但每一個都願意為這個福音傾家盪產. 我又想起JESS 講過的 “舉目向前, 盡是禾田. 應求收莊稼的人". 但JESS原來同一時間就在上海做了一件更非而所思的事.

畫面轉去地區有線電視台關於上海那件奇蹟的專題報導。

電視台新聞畫面(普通話):上海巿XZ區早前發生了一單奇蹟的事. 一個自出世就瞎的青年,因為塗了一間神袐公司LIFE出品的眼膏而瞬即開眼了。

鏡頭轉到那個開眼男在新聞報導內出現。家人亦陪同。

開眼男:是。我本是在兩歲時發高熱而拼發的失明的。家人怎麼找醫生也醫不了。昨天吧。我遇到一個人。他是外來的。他沒有說名字。他只說是他來自LIFE的。給了我這支膏塗。我一塗了眼就開了。就像我從未失明一樣。我很多謝他。

開眼男家人:我很感動。(一家人擁著哭)我講不出話來。

新聞報導VO:但有關當局對LIFE的這支膏的功效有懷疑。

(當局一個醫生受訪問)

醫生:它只是一支很平凡的膏。沒有任何特別的成分可改變腦神經所致的失明。

新聞報導VO:因為那家人不是上海當戶。未能找到那男士的過往病歷。

(新聞報導FADE OUT。鏡頭剪回Capernaum,回到JESS拿著華南日報那個MOMENT)

JESS(起身,拿起酒杯):C’mon my Sheep. To them which see not might see; and that they which see might be made blind.

門徒(起身,拿起酒杯):To them which see not might see; and that they which see might be made blind.

(遠處傳來掌聲。走來幾個身光頸靚的人)

JOHN VO:後來才知道,最中間個肥佬是LIFE第二層的大佬,叫Pharo。其餘幾個都是第三層的大佬。

PHARO:JESS,做得好好。

JOHN VO:JESS個樣話我知佢同佢地有D牙齒印。後來JESS用左D隱喻交待過LIFE的真正大佬講過派佢來整走佢地。話是佢地,總公司才叫佢來。

PHARO:但你知道LIFE有他的傳統,有他的制度。唔可以你想點就點的。

JESS:身為第二層,我帶班朋友來食飯都唔得?

PHARO:你知我講乜野。佢地是你的新人。新人是唔可以嚟呢度。唔係話做幾單大的,就可以你想點就亂來的。再講,你搞單咁的野。LIFE會on their radar的。你自己死唔緊要,你D人死晒都唔緊要。但你唔好連累其他人。Now better walk your every step with your balance rod。

JESS:健康的人不需要醫生,有病的人才需要;我來不是要召高貴的人,而是要召想求變的人。當一間公司想改變,要的就是想變的人。你改革,但是D老的坐晒喺度,not workable。你帶D新人入來,但制度唔變,最後D新人又變番舊人,detrimental。要work,要兩樣一齊搞。你明的。

PHARO:總之你好自為之。(成班人走開)

JESS:繼續玩大家。

鏡頭剪到一間K房,房裡影著奕斯嘉同一班咸蟲門徒唱歌攬頭攬計。

JOHN VO:聽日要落海南。但他們想繼續玩落去。但我仍然在想JESS和那單新聞。一看就知假。但JESS可以令單野上晒報導報紙真是唔簡單。大陸一般唔容許有神怪事的傳播。一般一出就綠霸了。但呢單竟然在這裡成為viral spiral。究竟他是咩人。

鏡頭去到酒店。影著遠處JESS坐在LOUNGE,隔離有一個年約四十歲的女性,一看就知混血。那女性突然哭著走了。

JOHN 偷偷跟著走出去,跟著混血女性。

JOHN VO:我冇想過,前面呢個女人,我會由今晚開始,不停咁跟住她,直到。。。永遠。咩是永遠。死是否算永遠。還是。。。我會否因為JESS,而唔會死。

 

 

廣告

福音(Plot)-第五幕 有 “ 3 則迴響 ”

  1. 想來你也很懂聖經故事讀很多遍聖經吧
    (不好意思題外話了^^")
    真覺得你想像力很豐富

      1. 書寫有你要表達的意思
        也可以引發別人思考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