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春天來嗎?~yingju-Lu

~二月春天來嗎?~ 二月星圖常讓我置身於永恆樂土的想像中,蒼宇如此璀璨迷人,每一顆星光明亮得宛如冰讚石,寂靜燦美的夜真讓人想永遠停留在這裡,可是一回頭想人生竟有如此多的苦難,這夜空的美對人間彷彿又是太遙遠而不真實! 且見星圖挪移了方向,正也代表此刻季節悄然改變…。 二月的天,晴時艷美,陰時濕冷,溫度也時高時低,倏忽變化令人錯愕,一來冬天的風仍不時襲來瑟瑟作響,然而春天的風也不甘寂寞,就這樣在二股截然不同的氣息間冷熱大氣在交纏。然而見太陽西沉的軌跡似乎也已偏移了不少,且在一次暖風吹拂的近30度高溫裡,我的紗窗又不由自主地發出軋軋聲響,彷彿夏天的風景已重回在眼前,那一刻真讓人相信春天已經回來。… 說也奇怪二月的天,到底是什麼原因讓屋內的建築牆面、地板不斷在流汗、彷彿有一股氣不斷從地底下冒出來,這裡的熟人聊起此事也只能驚異連連,都說這種情況雖偶爾會發生,但是彷彿今年的濕氣來得太早,且濕氣之大及次數也多到不正常。 舊曆年前的一場地震災難,早早把節慶的氣氛給帶走,年節也好像在一夕之間便結束了,假期間的聲音不若往年的喧囂熱鬧,我能注意到的只是一如往常的車行人語,一點孩童的聲音,鳥的聲音,還有晴天時的聲音,可是晴空下的溫度依然寒冷,白天時還好能曬陽光暖暖身子,但等太陽一西斜,整個屋內變像有一股寒氣迅速從地底冒放出來,我得開始添加厚外套,有時也把雪衣給穿上了,覺得自己比較像住在冷地的帳篷裡…。 就為這尚未結束的冷意,長髮仍留著,我想這應也是我近來留得最長最久的一次了吧。 但我確實早已聽見一種鳥聲,彷彿春天的信使,啾囀啼鳴在天空迴盪。… ~二月春天來嗎?~ ~yingju-Lu~ FREDERIC CHOPIN – Berceuse in D Flat Major, Op. 57 肖邦《降D大調搖籃曲》

https://yingjulu116.wordpress.com/2016/02/18/%e4%ba%8c%e6%9c%88%e6%98%a5%e5%a4%a9%e4%be%86%e5%97%8e%ef%bc%9fyingju-lu/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