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y

繼續講, 為何要求一個城巿, 還要是香港這等城巿, 本土化是purely absurd.

這首先要牽涉到一些A Level (現在沒有了) 關於城巿的理論和定義. 跟上次一樣. 沒興趣的. 現在CLICK左上角的制 (Mac 的 swipe一swipe 兩隻手指)離開可以了.

Central Place Theory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entral_place_theory

簡言之, 假設全方位都是平面, 人口分佈又是平均, 資源在地上的每一點都是一樣的話. 是不能產生城巿 (city)這種魔物. 因為沒需要. 只要把人生没所需的物品按照他用那些物品的頻率去分類. 你就可推算每樣物品的range (R). 假設每件物品的價值都已定, 賣物品的商店就只能用距離去避免同類競爭 (這和一般巿場理論者有別, 這理論假設人都害怕競爭). 而在這個假定的平面上一件特定的物品的商店, 跟同類的商店的距離, 就剛好等於R, 這個R確保每間商店都有足夠的客源維持他的營運, Sphere of Influence (S). 而愈不頻密(frequency (F))需要的東西, 所推論出來的R及S都要愈大. S = Rsquare Pi, while R = f(F). 用這個方法, 我們可以在一個平面平均把不同等級/頻率的物品的集散點(market), 用非常平均的方法點出來, 並按Frequency 和 Range 計算出 N個等級巿場的數量. Xn = A / Sn – where Xn = no. of markets / shops of a product at nth order; A = total area of the land; and Sn = Sphere of Influence of a product at nth order.

在這個模型下, 超級大城巿是不需要的. what for? 各斯其位就可以, 每個人, 每件貨品都有生存的空間. 這跟大城巿的結構, 本質, 是完全不同的.城巿, 正正就是表示, 亦因為, 人口不平均 (強大的吸力令一個地區的人口都集中在一點, 而這點又不繼擴張去侵佔鄰居作自己的Hinterland/vessels. 在城巿內, 每樣野都要競爭, 不論你討厭與否. 因為你不競爭, 或競爭時輸了, 就一定要離開, 高昂的租金會把你窒息 (Ground rent model, 另一個地理模型), 或離開本不是你的地方. 但同時亦因為那裡是一個廣大地域的人口集中地, 各地的人, 事, 產品, 都會被吸引來, 原因是大城巿的發展, 會吸取周邊的人口, 使周邊的地區無辦法生存, 唯一生存的辦法就只有去城巿. 所以城巿是石屎森林, 是對的. 他的生態, 就好像熱帶雨林. 所有生物都集中於一點去競爭, 土壤的養份被吸乾, 全儲在棲身這裡的生命體上. 城巿, 就標誌不平衡, 象徵著一個大地域 (e.g. 一個國家), 但亦不斷侵略蠶食這個大地域. 一個城巿不事真正的生產, 卻住著最多的人口, 需要最多的天然資源去供養, 把周邊的養份都吸乾.

在這個角度下, 城巿可以是甚麼都有 (因為甚麼都來這裡了), 但卻同時甚麼都沒有 (因為甚麼都是外圍帶來的). 所以為何各地現在都強調要做城巿. 城巿是一個地域/國家的主人公跟別個地域競爭的唯一方法. 用城巿去吸取別國的資源. 所以城巿的競爭力好重要. 因為這是一個國家的競爭力的proxy. 每個地方的政府, 其他團體都想盡辦法去壯大一個特大城巿, 不惜犠牲不在城巿範圍內的人/物. 一個城巿的勝利就是一個國家的勝利, 即使這標示其他地區全被塗空. 亦因此, 你在一個城巿, 你找到這城身處的地域的所有特色, 土產, 文化, 訊息, 乜乜物物. everything you can imagine is right here. 但這個城巿本身, 不會有太多東西是土生土長於這裡的. because everything comes here. 一個不好的比喻就是一條河的下游象徵著整個catchment的河流系統, 因為整個catchment的東西都向這裡進發, 但這下游本身, 沒有多少東西不是其他地方流進來的. 由城巿出發, 可以把很多東西的根源尋出來, 但沒多少東西的根源就是這城巿本身的. 那把一個城巿本土化, 把之抽離於整個系統, 你幻想出什麼?

落一個閘切斷這個截, 再沒有什麼可以流進來, 慢慢這一截河就會旱, 消失 being demoted to oblivion.

我不想, 亦不會去指責/取笑想本土化的人, 指他們害怕競爭云云, 無出色, 之如此類. 因為, 如上所述, 我相信, 害怕競爭, 本是人性. 充勝利者來嘲笑他們, 跟同情他們, 是一樣咁可惡, 前者surly, 後者patronising. 若一定要選, 我會選, 我不是勝利者. 因為住在城巿, 住在一個要全個地域的資源去供養, 資助的一個地方, 成一個parasite. 本就是今世的勝利者. 大家同坐一條船, 唔洗咁的. 我只用我所學的, 去指出, 採這思考方法的人, 本身有的謬論. 希望他們有一天會明白, 就如我從前曾是他們一樣.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