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 Cultural Reference

當冇乜人有興趣我實在講甚麼,Let’s Talk about What已經再沒有任何意義。還是當這平台是完全屬於我的。

我的又一個失眠夜,又一套電影。今次itunes真是有好野。Me and Earl and the Dying Girl。

http://www.imdb.com/title/tt2582496/

看完衛報那篇文章後,我拋開所有包袱。唔再暗示自己pretentious。唔再自責自己pretentious。而是直接承認自己的改變。我就是很想很想跟主流畫一條很清楚的界線。To some there is high culture and there is low culture. To a pretentious like me, there are two cultures – culture for me, (my culture) and culture for others. 我直接承認,我好想扮野。我會無所不用其極的去扮野。所以今次我是看到sundance film festival的牌頭才download的。因為在我的文化裡,我討厭Oscars, SAG, BAFTA, 香港電影頒獎禮。而sundance的電影我一套都冇睇過,這令我好奇。

同以前一樣,我不想寫影評。因為我唔識拍戲。我只是看很多野都唔覺悶。所以這套戲我只come up with a comment. Click and Watch it. Worth it. 反正若你失眠,你都冇野做。對不?

套戲好想給你一種cult的感覺。但整套戲最cult就是第一秒:

西班牙文嚟的?

ohh….英文來的。因為APPLE某些白痴原因而預設成西班牙文啫。

之後,套戲只是用好順暢純熟的手法去扮cult,交代一個老生常談。如何面對自己的未來。包括死亡。用一個很幽默的手法去交代一個好嚴肅的主旨。故事交代高中的鄧一君是一個討厭自己的中學生,面對大學的不定。有一日,鄧一君老豆曾至偉和老母顧老闆告訴鄧一君他有個同學童愛玲罹患leukemia。叫鄧一君去同佢做朋友。鄧一君sacastic 的道: Hey I heard you’ve got a cancer. Er…then can I have a date with you? (這部分笑到仆⋯⋯)。期後鄧一君與佢的老友為了童愛玲而拍一套關於她的電影為離別曲。

Sorry。我真是香港大。我每看一套西片,都會嘗試用一套港產片去和之做比較,等自己容易適應陌生的環境。當然,Me and Earl and the Dying Girl比記得香蕉成熟時拍得好好多。但,主題都是咁上下的。而男主角在很多的演譯上都跟鄧一君當時如出一轍的。妖。。。。鬼佬抄人的。

但無損我對此片的感覺。就是鄧一君諗點拍時的一句。It’s hard a find a word. Word… 咁上下。對未來,對生死,對離別。最不能表達的其實就用語言。

Click and Watch it. Worth it.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