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s Talk about …Some Podcasts

昨天不舒服,射了波,聽了這個podcast,介紹一本新書,swimming with sharks。書的作者,一個荷蘭記者,用幾年時間,為英國(和好像德國)的大銀行內的員工,即bankers,以不認名的方式,做了幾百個interview。作者喜出望外的,以為他們都是貪錢而麻木不仁的冚家,但記錄出跟華爾街之狼完全兩回事的圖畫-銀行對自己的員工,跟對銀行以外的其他人,都一樣病態式的profiteering and predating。而在裡面工作的banker都跟普通人一樣,寂寞、恐懼。都只是為一個憧憬的美好假象而每一行屍走肉。有員工更因為普羅大眾為銀行的罪孽而深感不快,寧願減薪去令自己抬起頭。有另外的banker更講出,銀行對員工都是咁,你怎能期望它會對街外人仁慈。作者直接指出不是某一個銀行家的問題,甚至不是好大粒的銀行家的問題。而是銀行本身的運作系統本是很危險的系統,而政府沒有就金融危機後引入機制,令銀行pay their own risk, wipe their own ass。

但我比較深刻的反而是作者開場白解釋為何開展這個project。他發現左翼的人大多因為各種原因:如不懂金融運作、或不屑去了解萬惡的金融運作,大多不太去看財物或金融版 (這解釋為何包括我在內,RT金融新聞的次數寥寥),作者希望透過這書為左膠們提供機會了解金融。所以書名才叫與鯊暢遊。

這點種死穴。我看經濟學人最近得到的感覺是:好XYZ悶。我甚至根本唔想理它說什麼(反正都是嗰D就是了)。但左翼要推動改變,其實更應懂金融。希臘syriza的革命一敗塗地,昨日一篇文分析,就是說因為syriza原來從來沒有想過脫歐的scenario,根本沒有為這條路如何行下去的詳細辦法。在這理解上,syriza tsipras 其實變相出賣人民。打岔:Paul Mason今年訪問過Yanis Varoufakis,前財相,直接問為何公投支持對抗緊縮政策的佔多數,Tsipraz 從歐洲回來帶一模一樣的政策,仍然贏出大選。財相用了一個比喻。類似是:一個陷怨的人要被行刑。搞完一輪知道一切都完了,絕望,無機會再申辯,只可乖乖就犯,唯有選個行刑時會行得無咁殘暴的人。唔識金融的左膠,就算掌權,都只落得好人少少的暴君的下場。我相信那暴君都不多好受,因為他一樣被打敗。

但左膠好叻計金融呢?仲敝。Naomi Klein的This Changes Everything講到炭巿場這些精密騙局(書中講,炭巿場原為用金錢鼓勵大工廠大能源公司減排。但結果是他們錢就拿了,但炭排放沒有少一分,更反過來指環保組織用炭巿場變相賄賂政客。當然賄賂的發起人就是他們了)原來就是一群計金融好叻的環保精英的發明。書中更講:當環保精英每日進出ball room board room,同大商家飲靚酒,慢慢他們都會以為自己是敵人那一邊。心在曹營心在漢;但日子一久,就會講,其實曹生是講道理的人,又欣賞我,劉備,不如一齊傾下州縣互換啦?

在這兩個危機下,我找不到屬於自己滿意的方法。最多下次看經濟學人找pad note drop下碌屎。

Source

http://www.bbc.co.uk/programmes/p03g7428

http://www.theguardian.com/membership/audio/2015/nov/24/syriza

http://www.theguardian.com/commentisfree/2016/jan/25/one-year-on-syriza-radicalism-power-euro-alexis-tsipras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