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e to Left- The Capital Volume III (Chapter 15)

第十五章-獲利率(the rate of profit)下跌定律的內部矛盾

這一篇是馬生針對亞當史密夫的富國論及列卡度的唔知乜野的一篇。馬生下半生就是為了在反駁他倆而生存。我害怕我下半生都如他一樣。但這篇跟其餘不同,不是間中抽下水,而是由頭到尾去解釋他倆,尤其是列卡度,的迷思:為什麼接近完美的資本主義模式,竟會為生產造成障礙呢?他為這問題用了二十多頁去解答。我只抽取最精要的去講。

獲利向下的數學模型

首先,如推講過,但無人回,profit rate下跌,只是一個數學模型,去解釋工人的生產力上升及生產因素(constant portion of productive capital) 佔產品的價值愈來愈高,及資本累積 (accumulation of capital)的資本生產歷史進程:-

profit rate (p) = surplus value (社會中所佔總產值中工人加班而無水補的部分)/ total capital value (社會總資本值)= s / C

s’ ( surplus rate / exploitation rate) = s / v (社會中所佔總產值中工人薪金部分)

C = c + v

所以,p = s / (c + v)

p ( c + v ) = s

pc + pv = s

pc / v + p = s / v = s’

p ( c / v + 1 ) = s’

即使假設 s’一直不變,但資本家會傾向使c在生產的比率上升以增加s (reminding you s’ = s / v),p在模型下必然隨年月下跌,即使s和v的絕對值上升。

馬生進一步說一個dialectics: 資本即加快獲利率下跌,但同時獲利率下跌亦加速資本家間的競爭,去集中資本,趕走低等資本家,致使在資本體積擴大去抵消獲利率下跌造成的每單位資本獲利減少。

馬生的這個模型,充分反映資本家生產過程的天生矛盾。

在資本主義下,即使你可以不斷渣取s,剝削勞工去減低生產成本,但不代表就能獲利。而獲利的唯一方法是把貨品出售,而出售的價格夠高而包含s。而這則人大一弓口靠社會各階級(而主要是勞工)的購買力。所以在模型下,無論生產還是消費都沒有絕對話權。但這模型下勞動者消費力又偏偏受資本家以出糧這制度而嚴格限制。而資本家在每次貨品出售後得到的利益盡量回歸到生產,所謂的資本累積。這會進一步促使限制貨品中作勞動者消費的部分,變相進一步限制社會的購買力。但,這卻會影響資本家出售貨品的能力。這就是馬生的分配對抗-antagonistic conditions of distribution。

資本家只看profit,亦知道增大profit是靠兩樣:(1 )增加生產下c的比例,使v的比例相對下降,簡言就是每一單位的勞力產生更多的貨品和貨品價 (s’ rises if v falls, leading to p rise)。(2 )減低總資本C的價值 (devaluation of capital) (because p rises if C falls, s assumed constant)。

資本家如何被獲利率連成一線

載於同書的的第十章。是第二十五章的背景。資本家看不到s’,而只看到社會的平均獲利率p,並不理自己的資本所投資的產業如何,就只盲目追求這個p,或比這平均值更高的獲利率。看成自己投資應得的份。

競爭,是一個雙方鬥多對壘的遊戲。弱勢那面的個體面對強勢就似孤身作戰。相反,強勢那面就好像集結成一線的向另一方推進,施壓。聯合一起的唯一誘因就是利益。資本家追求獲利如出一轍。獲利的量夠大,就大家有錢齊齊搵。但一看到某小攝人能在某行業,某生產,用某方法,製造出平大圍更大的獲利,其他的資本家就會一窩擁去那方法,致使獲利率從社會來說都有趨向單一化,平均化,這就是為何社會不同的投資都會依照一個單一的獲利率(即上面的p)前進。

在資本主義生產模式下,手上的資本產生剩餘價值/獲利,而這獲利按比例跟其他資本一樣,就是唯一目的。售賣產品,就原為賣出一個價格來產生這個平均獲利。在這思維下,資本家變得很自覺自己是一個黨,亦朝著同一目標(社會總資本的平均獲利他能佔相應的份),這就是馬生的社會力量 (social power)的意思。他們從不在乎生產甚麼,他們只在意渣取勞力以產生"應得"的份。而能夠令他們達成這目標,他們必需爭取資本的投資行業及地域上完全無阻隔,及勞力可自由驅使。這就是他們強調的自由貿易,及爭取勞力的自由流動。

在資本家都在追逐平均獲利/應有的份下,只要一個人手上有資本去投資,就會集體地關心勞力的渣取多少,加班情況如何,生產力如何等這些直接影響到s’, s, 及p的因素。即使投資者不直接參與勞力管理,都會對這些發同等程度的熱心。這解釋了在資本是強勢下,即使他們彼此是競爭對手,都變得同氣連枝,同聲同氣。

資本過剩和資本家如何為獲利率而相殘

資本過剩 (overproduction of capital),相信是列卡度講過的。馬生指出,這其實只是過量的資本累積。但幾時才是絕對的overproduction of capital呢?就是社會上各行各業都資本過剩時。馬生進一步說是當多到不能再增加的時候。此時,必然有部分資本閒置,亦必然導致社會的獲利總量profit mass下跌。亦因此不會再在生產下增加勞力。同時間資本家與資本家逼於無奈要競爭。現有的資本甚至會接受短期的獲利下跌,甚至虧損,去趕走新來的資本家,細舊的資本家,以減緩資本過剩所帶來的獲利率下跌。這現象會持續至資本量回到獲利率回升為止,期間很多資本,包括當中的勞工,都不能參與生產,即失業。產業倒閉,信貸危機,生育率下跌。

資本過剩/生產過剩為何跟大規模貧窮並存

資本過剩只解作生產因素的生產過剩,當中包含勞力工具及勞工的生活所需。即可用作賺取獲利的東西。可渣取勞力的工具。但正如上述,資本過剩同時會出現多餘人口,即不能用作賺s的人口。因為資本累積的要決,或副作用,就是減少勞力的成本及投入以增大生產力。若資本要到國外,不是因為不能用於國內的勞力,而只是因為國內的勞力不能用作賺取社會平均獲利,或加大的獲利。這突顯資本的本質,生產的本質,被扭曲,不是為生產人類的需要而只是為了獲利。生產的計算只從生產的角度出發,但另一邊產品要接應的需求亦被資本以薪金牢牢控制,生產障礙就是這樣造成。最吊詭的地方,為何一面說需求缺乏,要到國外尋找巿場,但明明國內的需要欠缺照顧?這正因為在資本主義下,需求是要有利用價值才算,能變回資本才算。這就是生產的作X自縛。

亦不是對應國內的勞動人口製造太多生產工具。相反,模型製造太多被閒置的勞動力。這使社會的生產力被生產模式嚴重壓抑。

由於資本家只看到社會平均獲利率p,而看不到自己勞力,或自己的生產線的資本勞力比例(即s/v = s’),他們甚至會為增大獲利而阻礙生產單位的生產力的最大化。請留意上述的公式。當v數量下跌至最低水平,資本家甚至可以靠c的蓄意下跌而增大p。所以獲利為前題會使增加生產力的資本家原來任務扭曲。無資本家願意引入新方法去增加生產力,如果這令獲利率下跌。s’及p的相沖便是資本主義的天生基本矛盾。

 

 

廣告

Time to Left- The Capital Volume III (Chapter 15) 有 “ 2 則迴響 ”

  1. 真是隔行如隔山
    太佩服!
    老實說
    我有看沒能完全懂^^"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