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s Talk about …..Liberalism

因為左膠思想無論對本人還是對讀者都是一件非常難消化的麥維他消化餅,亦鑑於早前聽取美國總統的意見,多看不同觀點的文章,決定多看一期經濟學人,一份非常著名的自由主義雜誌。

經濟學人的路線比我最看它時(約為2010年前,討論Dodd-Frank Act的時候)路線有改變,早已察覺,但手上那期,有Angela the First做封面女郎*的一期,其中一篇尤為顯明。它提到如何限制毒品(主要講祥哥至愛海洛英)及其禍害。它認為比起打擊毒品販賣,倒不如政府出手,搶毒臬/買家/拆家的巿場,公立營運,提供更安全的注射環境,亦可控制產品的安全劑量。

我沒想過這樣的見解可從經濟學人看到這種論述。不是說大逆不道甚麼的。我也覺得毒品有其存在價值。但自由主義者竟然相信政府比私人更為合適作為貨品提供者? 我正工作,不詳加討論。要討論你們自己討論。但我心裡也明白,對毒品,政府錢始終要洗,洗在從來都冇乜效的打擊毒品罪案,不如洗在設公立粉竇好過吧。設定又同醫院差不多,政府做慣做熟,亦有亮麗業績。係咪先?

今天看到另一篇新聞:

http://www.theguardian.com/society/2015/nov/26/iain-duncan-smith-unlawfully-dicriminated-against-the-disabled-rules-judge

英國司法覆核成功爭取工務及福利署對因照顧殘障家人而不能外出工作的人扣減福利(作為"鼓勵"上班自力更生的動力)政策是不合法。但法官的判詞非常經濟學,簡單的cost benefit analysis

The judge said the government should exempt these carers because “the cost to public funds if the cap is to be maintained is likely to outweigh to a significant extent the cost of granting the exemption”.

因為福利扣減所慳的成本會被因為福利減免所慳的成本大幅度地抵消(個官都是一舊舊)。 意義就是: 你減個照顧者福利。FINE….佢去做野咯。個殘障人士唔該你地納稅人同我搞掂去。但經驗告知通常公營機構唔係好搞得掂。又貴好多。被照顧者又唔開心,自殺又盛。

英國呢個政府不是被稱為know how to count的嗎? 不是自由主義倡導者嗎? 為什麼計數比一個律師還要差呢? 為甚麼要用大量的政府資源去減政府開支,而最後反增加了開支呢? 自由主義者不是認為政府你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嗎? 為甚麼這個自由主義政府的政策,連人們應怎樣去照顧家人都要管? 咁多事?

當然這都不是我會繼續討教的範圍。開工先!

*強烈建議下期唔好咁重口味….加惠貞BB,或法輪功之花anastasia BB 可谷高銷量。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