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s Talk about …. Hell! I’m Tough

Eddie 仔的經典自殺一刻, 我會存在自己的腦裡好一陣.

一早話左你唔好同人辯論.死都唔信. 而家真是死了. 你有否想過你平時在WHITEHALL好像可以同卡仔辯論是人地讓你, 廢事令你咁樣衰? 辯論大忌, 口齒不靈利, 你仲要是痴痢根的. 講野上來成個甜筒輝咁, 咁就不如少玩D危險野.

不過, 如果佢當時的答案是: Hell…..I’m as tough as a Labour Leader

個效果就好唔同了. 而事後孔明的看,在家現在工黨的分裂狀況,你看到EDDIE仔其實是一個有能力的人. 最起碼, 原來工黨內早就四分五裂, 黨中央領導層跟BACKBENCHER (香港冇架. 只有FIRST PAST THE POST, 議會內一個黨有好多人的情況下才能產生的不知名議員), 工黨屬下的工人談判組織, 以致地區的COUNCILOR, 志願工作者, 已達完全斷層. 黨內又有左右之爭. 爭權上街好, 還是找有錢佬射水好, 接近完全分裂的狀態下, 竟然曾有一個STAMMER甜筒輝, 可震住這裂谷, 達5年之久而唔爆鑊, 一定有個人之處. 雖然我不明白他是用甚麼方法可以做到的.

我曾看過一套叫Erin XXXXXCH 叫伊人當自強的一套戲, 就是講主角ERIN, 書讀唔多, 又做過雞, 只有胸大同長腿, 但就要同律師為中毒居民向大化廠追討賠償. 但由於好多原居民都搬走了. 大化廠律師看準她根本無能力得到足夠居民同意作為AFFIDAVIT (咁上下吧). 但ERIN竟然在兩日內做到. 對方律師覺得好驚奇, ERIN 就好風趣的講了句

I have done them blow jobs for 19 hours. It’s tiring

你就當我因為19小時內幫他們口交吧. 也頗累的.

當現代已進入只問結果不問原因, 文禮彬大可變成含你賓, 根本唔需要答PAXMAN這問題. 因為他在工黨這樣的亂七八糟下仍然生存, 仍然受交託, 已証明一齊, That told everything. 而當看到共和黨十幾個ON9齊齊所謂辯論, 我可直接講, 辯論作為選舉一環已開始不合時而. 而我亦不見英國選民會因為少場辯論直播而埋怨. 反正一開電視 PARLIAMENT頻道個個星期都有他倆的EL CLASSICO…巴塞隆納對皇馬在歐聯決賽不會使西班牙興奮一分毫.

至於CORBYN, 放心, 再等一下, 我一定會講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